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央視前主播成蕾蒙眼戴手銬現身 獄中生活曝光

澳大利亞公民成蕾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因涉嫌泄露國家機密在中國被拘留。她告訴澳大利亞外交官,自己受到警告,讓家人在媒體上對自己的案子緘口不提。

今年二月,中共當局以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正式逮捕了成蕾。(Supplied)

此前,成蕾是中國國家電視台記者和新聞節目主持人。被拘留後,她要見律師,但請求多次被拒,目前未受到指控就被關押在北京的一所監獄內。

她和另外兩個人被關在一間牢房裏,每月一次被帶到另一個房間,與澳大利亞大使傅關漢(Graeme??Fletcher)或其他澳大利亞領事官員進行高度受控的視頻通話。

本周,在最近的一次探視中,她被四名警衛帶進房間,蒙着眼、戴着口罩和手銬,其中兩名警衛身穿全套個人防護服。

從視頻探視錄像中看,當時她被要求坐在一把椅子上,膝蓋上綁着木製的約束裝置,之後被警衛摘掉眼罩和口罩,以便有關人士通過網絡攝像頭進行探視。

警衛嚴格控制着可以討論的話題,但澳大利亞領事官員了解到,中國有關方面依然不讓成蕾與在墨爾本的兩個孩子通電話,他們分別為11歲和9歲。

成蕾在中國被拘留期間,她的孩子仍留在澳大利亞。(Supplied)

之前,在三月份進行的探訪中,也就是在她的家人打破沉默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7.30》時政節目採訪幾周後,成蕾告訴澳大利亞官員,「審訊中有人設好局一步步讓她相信家人對媒體的講話最終可能會對其案件產生負面影響」。

澳大利亞官員指出,「她謹慎地提出了這個問題,並沒有就此事進一步表態」。

此前,成蕾在墨爾本的侄女路易莎·溫(Louisa Wen)代表她的家人呼籲中共當局「表現出同情心」。

奇怪的微信帖子令人疑竇叢生

自今年二月證實成蕾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而接受調查以來,中國政府一直沒有就此案提供其他細節。

官方媒體就這個簡短的正式聲明進行了報道。

成蕾在上海採訪美國評論員雷小山的照片,成蕾當時是中共官方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英語頻道的主持人。(Supplied)

但最近幾個月,在微信平台的幾個小公眾號上出現了一系列的帖子和視頻,譴責成蕾是「間諜」,這些帖子中關於成蕾的內容遠比官方媒體提供的信息更為詳細。

四月初,在一個由一名黑龍江女性註冊的「北國小香瓜」微信公眾號上,一篇文章詳述了成蕾的生平經歷,標題是:「名為中國央視主播,暗為他國間諜」。

作者深挖了成蕾在微信和臉書上發佈的帖子,指責她在2020年初在臉書上表達了對其家人感染新冠風險的擔憂是「兩面派」,並稱成蕾此舉是批評中國遏制病毒的努力,是不愛國的表現。

這篇冗長的帖子還深挖了她的個人和職業生平,一些細節存在錯誤,另一些細節純屬捏造,帖子稱「中國對你仁至義盡,你卻反咬一口,末了,還甘當敵人工具,可悲可恨!」。

澳大利亞記者許秀中也在微信上被批評。(ABC News: Andrew Kennedy)

今年早些時候,這一公眾號還被用來譴責澳大利亞華人作家兼政治評論員許秀中是「漢奸」。

更多神秘帖子出現

在最初關於成蕾的帖子發佈四天後,一個類似的微信號發佈了另一篇內容差不多的帖子。這一公眾號名為「電影369」(Movies369),通常發佈關於名人和電影的內容,關於成蕾的內容和這一慣例不太相符。

後來又出現了幾個帖子,有些把基本細節都弄錯了,包括她的名字。

過去一周,又有人發了一個視頻,名為「臥底央視20年,她因口誤暴露間諜身份」。

「這些帖子是由國安部的人寫的,以設定公眾基調,」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研究專家馮崇義說,他本人在四年前訪問中國期間被拘留了一周。

網上發佈的視頻稱,成蕾是一名間諜,在被拘留後她現在「無恥地聲稱不公正」。(Supplied)

「國安部有自己的宣傳部門,他們決定用什麼方式來妖魔化被告。」

馮崇義還指出,中國政府的主流媒體渠道通常只報道法院正式發佈的信息。

「這就是中國宣傳的妙處——讓宣傳內容看起來只是民眾的觀點,」他告訴ABC。

「[國安部]在暗中工作。他們在微信上創造那些花哨的名字來隱藏自己的身份。

「人們需要明白,我們面對的是一群流氓,而不是一個正常的政府。」

這些帖子暗示了成蕾的命運

馮教授認為,這些公開信息的傳播可能意味着當局正準備起訴成蕾,儘管他們可以繼續申請延期。

中國的刑事定罪率超過99%。

一些支持者認為,相對快速的審判、定罪和判決較短的刑期,包括驅逐出境前的服刑時間,是受審判的人在這一糟糕處境中能看到的最好的情況了。

但另一名因國家安全罪被拘留在北京的澳大利亞人楊恆均至今未經審判已在獄中度過了兩年多時間。

其他專家對此持謹慎態度,認為微信帖子可能只是吸引點擊率的標題黨。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 n Strategic PolicyInstitute)的網絡分析師弗格斯·瑞安(FergusRyan)表示:「這些信息看起來很容易從成蕾之前的採訪中獲得,或者從她的社交媒體賬號中收集。」

「如果最初發佈這篇帖子的微信號和最早發佈有關許秀中內容的是同一個——看起來確實如此。那麼,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表明國安部參與其中。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有理由得出這樣的結論,即國安部正在將這些信息植入中文信息空間,以便未來可以出於宣傳目的將其武器化。」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澳洲A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30/158713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