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英媒揭中共9年前病毒研究計劃 軍方人員參與

周六(4月24日),一家英媒公開了關於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新線索: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在此之前曾與中共軍方合作,致力於一項尋找動物病毒的生物學項目。英媒《星期日郵報》報導指出,該計劃由中共中央機構指導,於九年前啟動。其目的是致力於"發現野生動物攜帶的病原體"和檢測參與傳播疾病的病毒。該項目涉及軍方官員參與,儘管中共軍方否認有任何此類聯繫。

「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網站相關報導(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周六(4月24日),一家英媒公開了關於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新線索: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在此之前曾與中共軍方合作,致力於一項尋找動物病毒的生物學項目。

英媒《星期日郵報》報導指出,該計劃由中共中央機構指導,於九年前啟動。其目的是致力於"發現野生動物攜帶的病原體"和檢測參與傳播疾病的病毒。該項目涉及軍方官員參與,儘管中共軍方否認有任何此類聯繫。

截止本台發稿前,北京政府的相關報導在「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網站上仍然可見。這一項目的中文名為「動物源病原體的發現及其對人類致病性研究」,於2012年啟動,由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由傳染病所實驗室主任徐建國院士領導,他在2019年的一次會議上吹噓說,該科學項目幫助了"一個巨大的傳染病預防和控制網絡"。

《星期日郵報》說,該計劃的五位組長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學家石正麗,以及高級軍官、衛生部反恐(生物)應急處置專家委員會委員、應對冠狀病毒疫情的軍事醫學專家組副組長曹務春(Cao Wuchun)。

就該說法,希望之聲記者發現,在題為「傳染病所徐建國院士主持的國家自然基金重大項目研究進展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的高度評價」的文章中,有一段報導表述了曹務春與石正麗在同類項目的合作關係。

「徐建國院士牽頭組織我所人獸共患病室張永振研究員、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梁國棟研究員、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曹務春研究員、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研究員等組成聯合研究團隊,選擇唯一能飛的哺乳動物蝙蝠、數量多分佈廣的蚊蟲、與人類活動關係密切的鼠類、攜帶病原體類別眾多的蜱類和烈性病原體關係密切的熱帶非人靈長類、高原喜馬拉雅旱獺等動物為主要研究對象,遴選有生態學和流行病學代表意義的地域大量採集標本,應用傳統病原體分離技術和現代高通量分子生物學技術,研究野生動物和媒介生物攜帶微生物的種類和分佈,以期發現新的微生物。項目實施以來,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

石正麗上個月否認了美國的關於軍方參與研究計劃的指控,她說:「我不知道在武漢研究所有任何軍事人員工作。這一信息是不正確的。」

根據公開資料,曹務春是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曹務春1963年8月出生,1996年畢業於荷蘭依拉姆斯(Erasmus)大學,獲博士學位。曾在英國劍橋(Cambridge)大學、瑞典卡羅琳斯卡(Karolinska)研究院、泰國馬希敦(Mahidol)大學進行客座研究。他擔任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報導稱,曹務春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他是國家最高生物防禦專家陳薇少將領導的軍事小組的第二把手,該小組在去年被派往武漢市應對病毒並負責開發疫苗。

圖左為曹務春,圖右為陳薇(資料圖片)

此外,《星期日郵報》報導引用中方報告提到,中國科學家張永振在去年1月公佈了Covid-19冠狀病毒的第一個基因序列,而這名人士在項目中擔任主要工作,他在最初的三年內與研究員團隊在湖北、浙江、新疆、北京、雲南等地採集了大量的節肢動物與嚙齒類動物,發現了143種新病毒。

相關頁面截圖

陳建國在2015年的一份對尋找新病毒項目的評論報告承認,「動物源病原體的發現及其對人類致病性研究」項目「發現了大量的新病毒,引起了國際病毒學界的極大關注」。

報告補充說,如果病原體擴散到人類和牲畜身上,它們可能引起新的傳染病,「對人類健康和生命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可能造成重大經濟損失,甚至影響社會穩定」。

徐建國還領導了調查在武漢出現的冠狀病毒第一個專家組。儘管有來自醫院的證據,他最初仍然否認了人傳人,然後在1月中旬堅持說「這種流行病是有限度的,如果下周沒有新病例,就會結束」。

他的項目在2018年的一份更新報告說,科學團隊在國際期刊上發表了許多研究結果--發現了四種新的病原體和十種新的細菌,同時'利用元基因組學技術發現了1640多種新病毒'。這種研究是基於從樣本中提取遺傳物質,例如石正麗教授在中國南部的洞穴網絡中從蝙蝠糞便和血液中收集的樣本。

《星期日郵報》認為,廣泛的取樣導致石正麗教授去年迅速發現了RaTG13,這是已知的與引起大流行的冠狀病毒新菌株最接近的親屬菌株。

這家外媒還發現,她給以前的一篇論文中確定的另一種病毒改了名字,從而掩蓋了它與三名礦工的聯繫,這三名礦工死於清理蝙蝠糞便時感染的一種特殊呼吸道疾病。

石正麗此前承認,她的團隊在蝙蝠洞中還收集到了八種不明的SARS(薩斯)冠狀病毒。該研究所於2019年9月將其病毒樣本數據庫下線,就在武漢的冠狀病毒病例爆發的幾周前。

調查組發現的病毒被指儲存在武漢實驗室,這是亞洲最大的蝙蝠冠狀病毒儲存庫。

上個月,英國、美國和其他12個國家批評北京拒絕分享關鍵疫情數據和樣本,並認為,世衛和中國對該大流行病的起源進行的聯合研究是不可信的,該研究認為武漢實驗室泄露病毒造成大流行是「極不可能的」。

倫敦國王學院的生物安全專家倫特左思(Filippa Lentzos)說,最新的披露符合來自北京的"不一致的模式"。

她說:"他們對我們仍然不透明。我們沒有關於大流行病起源的硬數據,不管它是來自動物的自然傳染導致還是某種與研究有關的意外泄漏,但我們無法得到直接的答案,這根本不能激發我們的信心。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韓連潮說,曹務春的參與引起了人們的懷疑,作為冠狀病毒專家的軍事研究人員可能也參與了生物防禦行動。

領導美國務院對疫情起源進行調查的生物、化學和核擴散問題專家大衛·阿什(David Asher)說:「中方已經明確表示,他們將生物技術視為未來混合戰爭的一個重要部分。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在這些領域的工作是進攻性的還是防禦性的。」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凌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6/1585443.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