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許世友粗中有細 官場老油條!

作者:
在延安批判張國燾時,許世友一直想不通。傳說許世友不服毛澤東,準備帶兵離隊等等。對此,許世友曾說:"我敢帶兵出逃?我們黨是甚麼樣的黨?軍隊就歸你個人所有?"

許世友諳練中共官場生活

許世友雖然出身行伍,但並不是"大老粗",他膽大心細,富於機變,很熟悉中共官場的遊戲規則。他早年一直在四方面軍帶兵。1931年,張國燾任鄂豫皖中央分局書記兼軍委會主席。張國燾到任後,曾中生、許繼慎等人對張的許多做法很不滿意,他們召集過包括許世友在內的一些人開會,評論張國燾,許世友不發言。後來一定請他講話,他就說:"張國燾是中央的代表,反對他不是反對中央嗎?中央不比我們高明?"

這個會議,後來被張國燾定義為"反黨"會議,而許世友的這個講話卻大受張的歡迎。以後,張國燾對許世友大加提拔,成為四方面軍的主將之一。

許世友後來回憶說:"我覺得當兵打仗,不聽上面的要吃虧,曾中生他們太書生意氣了。黨內除了毛主席,誰也不是張國燾的對手,老張(許世友一生都稱呼張國燾為老張)手很黑,一般人鬥不過他。"

在延安批判張國燾時,許世友一直想不通。傳說許世友不服毛澤東,準備帶兵離隊等等。對此,許世友曾說:"我敢帶兵出逃?我們黨是甚麼樣的黨?軍隊就歸你個人所有?"

他的這三個疑問句,確實讓那些編故事的人無法響應。

真實的情況是:許世友的確想不通為甚麼要批判張國燾,他在一次會議上說:"張國燾就算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要不,怎麼四方面軍還會有8萬多人跟着他?"他話音剛落,立刻遭到痛打,林彪、簫華要槍斃許世友,謝富治居然把槍也拔出來了,許世友氣得大罵:"老子不幹了,老子去學梁山好漢,落草為寇去!"

其實就是這句話,後來被以訛傳訛地演繹為許氏帶兵出逃或者本人出逃。

1964年,毛澤東到南方,曾問許世友:"如果有人要走資本主義道路怎麼辦?中央出了修正主義怎麼辦?"

許世友回答:"我就帶兵進京勤王。誰反對毛主席,我就干他個驢+的,不論他是誰!"

毛澤東大為滿意:"你許世友黨性強,你的屁股始終是坐在無產階級這一邊的。"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期,林彪對毛澤東說,想動一動許世友的職位(許時任南京軍區司令),毛澤東沒說話。過了幾天,毛讓江青傳話給林彪:"主席說了,許世友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厚重少文,就是周勃一類的。"

林彪就沒敢再說甚麼。

"文革"中期,張春橋擔任南京軍區第一政委兼黨委第一書記,許世友不服氣,但在南京軍區的大會小會上,他總是說:"大家要聽張政委的指示,張政委是主席、林副主席、江青同志身邊的人,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他的話是和毛主席保持一致的。"

許世友和華國鋒的關係很好。1977年,華國鋒去南京,還專門看過許世友。1980年11月,在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鄧小平陳雲葉劍英、李先念、胡耀邦等人公開批評華國鋒,許世友還為華國鋒說過一句話:"華主席人很厚道,就是耳朵軟一點。"

那兩天,許世友想到華國鋒可能失勢,再開會的時候,他就很少發言了。

許世友還很會看人。當年,楊成武做代總參謀長的時候,十分紅火,許世友私下說:"老楊以後要翻車。"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中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6/1581648.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