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公報藏線索 解讀習近平的不自信

洪源遠的結論是,習近平政權看起來自負,中共也在極力說服中國人要對黨的領導感到「自信」,但是,如果你仔細閱讀其領導人的話,會發現——中共自知與美國仍然相距遙遠。

中共自稱當今格局是「東升西降」,「時和勢都在我們這邊」,美國政治專家通過解讀中共文件和習近平的稿件,發現這些「自豪感」背後蘊藏着小心翼翼和不安全感。

4月13日,《中國如何跳出貧困陷阱》一書的作者洪源遠(Yuen Yuen Ang)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她通過解讀中共「十四五」規劃,從四個重要線索發現了習近平的「制度不自信」。今年1月她在給美中經濟與安全委員會的證詞中,也引用了這些研究結果,來揭示中共政權面對的機遇和威脅。

中共近來在國際上頤指氣使,在阿拉斯加對美方代表指指點點,外交戰狼在國際上四處狂吠。中共政權在國內自稱控制了疫情,復甦了經濟,並在脫貧方面取得了所謂的「全面勝利」。洪源遠分析,然而這種「黨話」信心十足的措辭背後,卻透露出嚴重的不安全感,而在習近平執政早期沒出現過這種現象。

中共的政治是黑箱作業,外界只能從關鍵的政治語言中進行解讀,追蹤重要線索。根據洪源遠的研究,中共的政治與民主國家迥然不同,西方國家政治競爭激烈、直來直去,政治家們爭着發言。但是中共發出的都是「加密信號」,需要解讀其細微之處,而西方人聽起來往往不知所云。

洪源遠對2020年中共發佈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簡稱「十四五」,對2021年-2025年進行規劃)和「十三五」(對2016年-2020年進行規劃)進行對比,從言辭的微妙變化中,發現了中共意識形態的重大變化。

以下是她總結的四個重要線索:

首先,共產黨在「十四五」規劃中表示,它所面對的挑戰發生了變化。「十三五」將經濟放緩視為中共的最大威脅,但在2020年的「十四五」中卻沒有提及。取而代之的是,它們最關注的問題變成了疫情(至少提及三次)和「複雜的國際形勢」(至少提及三次),這說明中共認為中美競爭是其所面臨的挑戰。

其次,「十四五」規劃提到「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該黨在這裏還引入了一個新術語——「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另一個新短語——「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這反映了中共領導層自認為,通過疫情控制和疫情外交,中共在全球秩序中的地位上升,這似乎聽起來似乎比五年前更有信心。

第三點值得注意是,在自信滿滿的同時,中共還表現出小心翼翼和「低調」,如「十四五」專門用一整段列出了中國的國內局限性,而這是2015年公報中所沒有的。這些弱點包括「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重點領域關鍵環節改革任務仍然艱巨,創新能力不適應高質量發展要求,農業基礎還不穩固,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較大」等。

此外,習近平在自己署名發表的對「十四五」的「說明」中,他提到「我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發展仍然是我們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這跟他整篇的傲慢語調不符。

也許西方觀察家認為中共自認為「發展中國家」,是其逃避全球責任的藉口。是的,也許這是他們跟西方談判時的慣用伎倆,但是請注意,這是習近平在向國內觀眾公開承認了弱點,這跟那個平常喜歡把「偉大復興」等大詞掛在嘴邊的他不同。

最後一點,中共在「十四五」規劃中對「安全」進行了壓倒性的強調,把「安全」一詞提到四十多次,而相比之下「質量發展」、「創新」、「改革」這些詞被提了十幾次。而在2015年的規劃中,「安全」僅出現了十幾次。

習近平在自己署名的「說明」中再次親自重申了這一信息:「我們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安全是發展的前提,發展是安全的保障。」這表明習近平個人不安全感的深層隱患,是該政黨的最大優先事項。

洪源遠的結論是,習近平政權看起來自負,中共也在極力說服中國人要對黨的領導感到「自信」,但是,如果你仔細閱讀其領導人的話,會發現——中共自知與美國仍然相距遙遠。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4/158093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