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老布殊、克林頓、奧巴馬等是毀掉美國的罪人

—美國三次誤判中共的歷史教訓

作者:
克林頓對重建中共國貢獻最大。他的「高明」在於將助共合理化,正當化。他把競選口號「It's economy,stupid.」照搬過來對待中共,聲稱通過經濟貿易可以使中共轉向民主,從此以後,美國的綏靖政策有了一個「高尚」的理由。如果說老布殊對中共高抬貴手多少還有點內心不安,克林頓與中共暴政打得火熱則已全無愧疚羞恥。

老布殊、克林頓、奧巴馬等是毀掉美國的罪人

川普總統曾多次指出,美國重建了中(共)國。此話確是一針見血,一語中的。但更為嚴重的是,美國所付出的代價卻是幾乎毀掉了自己。這一建一毀的具體責任人,就是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和奧巴馬四位前總統。

美國毀掉自己首先表現在道義和良知的淪落。

美國不是一般的國家。五月花號上的先賢們,為了捍衛自己的信仰來到新大陸,發願建立一個在道德上高尚,正義彰顯和民主憲政的新國家。美國之所以與眾不同,就在於其立國精神包含對神的堅定信仰,也就是要遵循神定的道德規範。美國之所以「例外」,是因為上天在眷顧美國的同時,也交予其特殊的使命和責任。

作為自由和民主燈塔的美國,道德上強大就意味着當極權暴政對人民行惡時,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正如里根總統所說,只要罪孽與邪惡尚存於世,美國就受命於聖經與上帝與之全力對抗。[58]里根總統以非凡的道德勇氣和堅定信念,帶領自由世界把蘇共邪惡帝國送入歷史的垃圾堆,為美國贏得舉世公認的榮耀。

但是,老布殊總統卻很快把這份榮耀丟棄。天安門大屠殺發生後,他沒有果斷終止對中共的綏靖,反而同情獨裁者,對中共暴政的所謂制裁軟弱無力,助中共安然度過危機。一個在道義與良知上的淪落的美國,也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衰敗。

克林頓對重建中共國貢獻最大。他的「高明」在於將助共合理化,正當化。他把競選口號「It's economy,stupid.」照搬過來對待中共,聲稱通過經濟貿易可以使中共轉向民主,從此以後,美國的綏靖政策有了一個「高尚」的理由。如果說老布殊對中共高抬貴手多少還有點內心不安,克林頓與中共暴政打得火熱則已全無愧疚羞恥。

克林頓將貿易與人權永久脫鈎,全力幫助中共加入世貿,徹底移除了美國與中共暴政交往的道德底線。克林頓治下的美國形成一種普遍接受中共的社會氛圍,視其為正常國家和貿易夥伴。受中共廉價的勞動力和巨大的市場的誘惑,美國公司企業不再忌憚與劣跡斑斑的人權惡棍作交易,爭先恐後、心安理得地前往投資淘金。中共暴政利用美國和西方成全的世界工廠地位,無憂無慮地悶聲發大財,外匯儲備急劇上升。有些美國公司如雅虎、思科等甚至以遵守當地法律為由出賣良心,助紂為虐。有人曾戲稱,中共國的國父其實是克林頓。

里根總統在1983年的一次演講中說:「一個軍力和經濟上強大的美國是不夠的。世界需要看到一個擁有理念和遠見並在道德上強大的美國。這才是美國人民所要的。這才是我們無畏和成就之源。對我們而言,我們看重的是價值觀。」[59]

但是,克林頓看重的不是價值觀,而把經濟利益放在道德之上。當人權不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價值時,美國的國本根基就因此而動搖。美國開始加速變質。

小布殊在價值觀上繼續墮落,延續了克林頓的政策。他無視中共鎮壓和平請願的西藏僧侶,及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驚天罪惡,執意親赴北京出席奧運開幕式,為中共暴政站台捧場。由於忙於反恐,小布殊對真正的邪惡軸心中共採取了完全放任,甚至鼓勵的態度。他的國務卿鮑威爾曾說,中共對美國來說,不過就是在沃爾瑪多加幾個貨架而已。再加上那時中共已混入世貿,小布殊的八年,是共匪津津樂道的所謂戰略機遇期,其經濟實力極速膨脹,足以抗衡和買通美國。

這裏必須指出,儘管美國不把中共當敵人,中共可從未把美國當朋友。就好像當年國共談判,無論蔣中正釋放多少善意,中共顛覆合法政府的目標始終不變。同樣道理,無論美國對中共如何友善,中共始終視其為自身安全的巨大威脅。中共明白,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軍和超強,一旦清醒過來,改弦更張反擊,中共將無法招架。因此,中共必須利用美國昏睡的戰略機遇,把美國搞定。而只要搞定了美國,就能搞定全世界。

奧巴馬上台時,中共實際上進入對美戰略的收穫期。克林頓為中共暴政經濟輸血的惡果已經達到觸目驚心的程度。中共通過貨幣操控與出口補貼摧毀美國就業,掏空美國經濟;通過盜竊知識產權和間諜活動彎道超車,提升軍力;通過黑心商品、食品和藥品損害美國人的健康和生命;通過落戶西方的黨媒和孔子學院給美國人洗腦等,通過商業運作和台下交易,收買和培植代理人。納瓦羅在2011年就發出中(共)國有致命威脅的警告。[60]再一次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然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奧巴馬宣稱與中共結成戰略夥伴關係。作為民主和自由燈塔的美國,竟然與最邪惡的中共暴政成為戰略夥伴,也就是相當於盟友。而這一重大政策轉變的時機,恰恰是中共野心爆棚,長驅直入並已傷害到美國內臟的時候。美國和中共成為盟友,當然不是因為克林頓所幻想的中共走向民主,而是因為美國在道德和價值觀上向中共靠攏。美國已變異成所謂「中美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二者越來越相似。

美國立國先驅、第二任總統亞當斯曾告誡後人說:「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再完備的民主制度,也經不住道德墮落之人從內部的破壞,更何況制度和法律亦漏洞多多。

而中共暴政本來就是由一群人面獸心的魔鬼創建的。中共又像經過多次變異的瘟疫毒株,毒性強悍,防不勝防。美國長期的綏靖政策正好為中共腐敗勢力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想見,被美國綏靖政策養肥的中共,用中共邪惡特色的腐敗運作對付那些早已背叛美國精神,道德低下,見錢眼開的親共勢力,基本上會無往而不勝。美國與中共親密接觸幾十年不可能守身如玉。奧巴馬政府的親共舉措不會是無緣無故的。美國政府、智庫、華爾街、矽谷,荷里活,學術機構和媒體中的熊貓派也非憑空出現。

如今,美國有內鬼被中共收買已經不再是合理猜測,因為眾多證據業已曝光,包括中共自己提供的。

2009年奧巴馬的國務卿希拉里訪問北京之後,關押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共匪于姓秘密警察頭目就宣稱:「現在的共產黨,在全球範圍內,沒有我們擺不平的事。美國怎麼樣?一樣給丫的擺平了。」據他透露,希拉里拿了中共的錢之後,人權問題,高智晟問題,再不提一個字。這位秘密警察頭目還說:「希拉里國務卿公開說了,美中兩國間存在的分歧不會影響兩國關係。說的多明白!這不等於明白告訴中方:結果是結果,過程是過程。在人權問題上,你們干你們的,我們說我們的,咱們還是好哥倆。」[61]

2020年11月28日,中共人民大學外交學院副院長翟東升在上海的一次公開演講中透露,美國華爾街和政府核心圈都有中共(收買)的人,因此從1992年(克林頓當選)到2016年(奧巴馬下台),中共與美國之間的分歧都可以在兩個月內搞定。他還暗示,拜登兒子的公司,得到中共的資助,是一種交易。[62]翟是中共外交問題智囊,誤以為中共搞不定的川普會離任,有把柄在中共手中的拜登會接任下一任總統,因此才得意忘形,自曝其丑。於某和翟某的不打自招,相互印證了中共對美國上層的滲透和收買。

除了硬盤門醜聞之外,拜登曾主導推動中共公司進入美國股市掛牌,他於2013年與中共簽署備忘錄,給予赴美上市中企特權,允其免受美國上市公司監督委員會的審計。中共把在華爾街非法圈到的巨額資金,用於收買美國代理人和顛覆美國。另外,很多奧巴馬政府高層官員下台後都成立基金會,收取中共「捐款」,為中共在美國遊說,充當中共的代理人。拜登等人直接或變相收受中共賄賂,為中共利益服務。如黑幕被徹底揭開,不能排除涉嫌犯有叛國罪!

難怪美國對中共的綏靖能長達匪夷所思的近30年。原來美國各個階層領域早就有人被中共收買,甘願為中共效力,出賣美國利益。

難怪中共即將垮台的預言屢遭人嘲笑。原來不是預言不準確,而是沒有想到美國內部,甚至包括核心高層,都有中共所稱的新、老朋友暗中相助。

難怪包括前朝和當朝政客在內的美國親共勢力,對民選總統川普的仇恨甚於對中共。原來他們中的某些人與中共有利益共同體。

難怪奧巴馬、拜登行政當局對中共格外軟弱。原來他們在很多理念上與中共相近,並不真把中共當敵人。

老布殊等人淡化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之間的根本對立,在各個領域對中共邪惡勢力全面開放,用美國的資金,教育,科技,資源,設備滋養培育出一個比蘇聯更兇殘陰險的共產頑敵。可以說,他們對邪惡中共的全面綏靖和經濟扶持,成就了中共繼日本侵華而壯大之後又一次瀕死而後生、東山再起的「奇蹟」!因此,從老布殊到奧巴馬的幾任總統,都是養虎遺患,自毀國運的罪人。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481.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