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嚴純鈎:關於新疆種族滅絕,誰說了算?這個為六四血洗站台的華人嗎

作者:
眾議院全票通過議案,絕不是開玩笑的事,一定要有相當充份的人證和物證,才能使所有議員根據聯合國有關種族滅絕(Genocide)的定義投下贊成票。余宏榮說議員們不知道新疆在哪裏,這也太小看加拿大議員了。事實上,加拿大國會就新疆問題分別在2018及2020年做了兩個研究報告。新疆問題鬧了這麼長時間,任何一個有正義感的平民,都要去了解一下真相,作為議員更要為自己的投票負責,說他們連新疆在哪裏都不知道,暗示他們不負責任地投下神聖一票,這是對所有民選議員的公然侮辱。

余宏榮

最近在加拿大溫哥華,發生了一起小風波,它喚醒了加拿大人對中共滲透的關注。一個叫余宏榮的退休法官,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指責中共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是「謊言」。早前加拿大眾議院全票通過決議案,譴責中共對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實行「種族滅絕」,余宏榮竟說「這裏很多政客,基本上連新疆在什麼位置都不知道,所謂種族滅絕只是捏造及謊言」。

他又說:「這些所謂的證據,只是由某些人口中說出來,你怎樣證明這些人所說的是事實?」

余宏榮是卑詩省華人社區諮詢委員會委員,這個身份是卑詩省省長任命的。余宏榮的言論激起很多當地華人不滿,部分人簽署公開信,向省長抗議,要求解除余的社區諮詢委員的任命。省政府隨即表態,聲明省政府對新疆問題的立場與加拿大國會一致,並說余宏榮的看法只代表他個人,其後又說他已離開該委員會,並不會尋求連任。

余宏榮身為退休法官,對法律應有基本認識。一個新疆人如果敢在國際場合作證,指控自己的政府「種族滅絕」,他是要負法律責任,也要承擔風險的。「種族滅絕」是極其嚴重的罪行,沒有足夠的證據,單憑一個人信口開河,決不會有媒體或政府機構相信。加拿大眾議員不是普通市井之徒,他們會以一些捕風捉影的事作依據,去指控另一個國家的政府嗎?

眾議院全票通過議案,絕不是開玩笑的事,一定要有相當充份的人證和物證,才能使所有議員根據聯合國有關種族滅絕(Genocide)的定義投下贊成票。余宏榮說議員們不知道新疆在哪裏,這也太小看加拿大議員了。事實上,加拿大國會就新疆問題分別在2018及2020年做了兩個研究報告。新疆問題鬧了這麼長時間,任何一個有正義感的平民,都要去了解一下真相,作為議員更要為自己的投票負責,說他們連新疆在哪裏都不知道,暗示他們不負責任地投下神聖一票,這是對所有民選議員的公然侮辱。

余宏榮說無法證明新疆人所說的是事實,那余宏榮本人能證明他說的就是事實嗎?他有沒有就種族滅絕的指控,去新疆做過不受干擾的實地調查?任何人敢於挺身而出指控政府,都要立誓,都得接受盤問,提供時間地點與當事人的證據,那些證據要經得起核查,有任何虛構成分,對其個人的人格和社會信用都是極大的損害。余宏榮做過法官,應明白證人供詞的價值和他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他的專業認知都丟到哪裏去了?

新疆有沒有種族滅絕,只要問中共為什麼不肯讓外國媒體到新疆作獨立實地採訪,此外,如果只是職業培訓基地,為什麼不是自願參加,而要建高牆鐵絲網,只准進不准出,把一百萬人關在沒有自由的地方?

余宏榮早些年就曾為中共血洗天安門開脫。中共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把坦克車都開出來,長安街上槍聲密集,醫院裏滿是傷亡者,這些鏡頭全世界都看到了,唯獨余宏榮看不到?

多年來,中共外交官利用西方國家自由的政治環境,拉攏華人社區活躍分子,和他們「交朋友」,邀請回國訪問,給予各種好處,着實收到統戰成果,以至不少海外華人成為中共的代理人。他們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利用社會影響力,為中共搽脂抹粉,掩飾獨裁統治的罪惡,在華人社區帶輿論風向,這種現象很普遍。

中共多年統戰,各地華人社區的「愛國領袖」,和大陸小粉紅們連成一氣,長期在華人社區興風作浪,企圖以華人社區的所謂民意影響加拿大政府。據說已有人收集了200個簽名支持余宏榮,看來正義與邪惡的鬥爭,還會持續下去。

據加拿大政府公佈,去年港人移民加拿大轉移出來的資產,有二千多億港元之巨,普遍預測,今年九月之前,還有另一波香港人移民高潮。大量經歷了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勢必充實當地的正義力量,加上加拿大政府堅定站在普世價值立場,余宏榮的表演,只會更加不得人心。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427.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