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協和醫院一天4台心臟移植 供體引關注

海外國際調查發現,中共軍警和醫生人為製造供體「腦死亡」,以便能活體摘取器官。

武漢協和醫院心臟移植連創紀錄。圖為武漢協和醫院一個普通手術室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第4天,協和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團隊緊急聯繫到一顆供心」,「所幸一周內匹配到20歲腦死亡男子的心臟供體」,「一天連做4台心臟移植」……這是近一年有關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武漢協和醫院)的移植新聞報導中出現的內容。

武漢協和醫院院長胡豫稱,該院的心臟移植是符合中國國情特點的「中國模式」心臟移植。而專家認為,為患者找到心臟供體的速度之快表明中共可以按需獲得器官,有龐大的活體器官庫。

追查國際的調查還顯示,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中共仍然沒有停止活摘器官的罪行。

武漢協和醫院心臟移植連創紀錄

《長江日報》2021年3月18日報導了武漢協和醫院心臟移植的一項紀錄,完成100例兒童心臟移植,例數持續居全國首位。

報導中,接受心臟移植的七歲兒童凡凡,不到一周就匹配到20歲腦死亡男子的心臟供體。

《楚天都市報》2020年8月7日以題為「全國首次!協和醫院一天完成四台『換心』手術」,報導了武漢協和醫院心臟移植的又一項紀錄。

報導說,8月6日上午10點至凌晨的14個小時內,武漢協和醫院同時完成了4台DBD(腦死亡)心臟移植手術。報導還稱,同日同一單位內完成4台腦死亡心臟移植術目前在國內尚屬首例,在全世界範圍內也極為罕見。

14個小時內,武漢協和醫院同時完成了4台DBD(腦死亡)心臟移植手術。(網頁截圖)

在2020年6月,《楚天都市報》高調報導了武漢協和醫院一個跨國心臟移植手術,該院10天之內為患者準備了4顆匹配的心臟。

女患者玲玲6月12日從日本回到武漢,3天後的6月16日就給她找到第一顆匹配心臟,在放棄手術後的第3天(6月19日)又找到另一顆匹配的心臟,6月25日一天再找到兩顆匹配心臟,最後選擇了一顆跳動十分有力的男性供體心臟。

大陸媒體報導顯示,武漢協和醫院不僅獲得匹配心臟供體的時間短,而且供體的供應充足。

武漢協和醫院院長胡豫2018年表示,該院心臟移植數連續四年全國第一。武漢協和醫院的官網上介紹,武漢協和醫院近五年連續施行心臟移植310例。

武漢協和醫院的官網上介紹,武漢協和醫院近五年連續施行心臟移植310例。(網頁截圖)

中共宣佈2015年1月1日起中國器官移植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在很多醫生擔心器官來源成問題時,武漢協和醫院心外科主任、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董念國在當年12月底表示,協和醫院器官移植數量不降反升。他還推銷說,協和醫院心臟移植費用費用全國最低,平均為28萬元,僅為美國的1/22。

據2015年12月31日《湖北日報》報導,武漢協和醫院2015年心臟移植手術突破百列,達到102例。

心臟移植中的供體獲得時間不到一周

2018年7月12日,在「國家醫療技術能力和醫療質量水平雙提升湖北新聞發佈會」上,武漢協和醫院院長胡豫專門介紹,該院的心臟移植是符合中國國情特點的「中國模式」心臟移植。

上述宣傳武漢協和醫院心臟移植成績的大陸報導內容顯示,獲得心臟供體時短是其的特點之一。武漢協和醫院獲得匹配心臟供體時間可以短到不到一周,甚至還可以為一個患者10天準備4顆心臟用於移植。

外界注意到,目前捐獻器官是器官移植的唯一來源,而武漢協和醫院超短時間獲得心臟供體與中國遺體捐獻情況不匹配。

跡象顯示,中共吹噓2015年開始的自願捐獻器官系統沒有真正運作起來。2021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中共武漢人大代表陳靜瑜向人大會議提交《將器官捐獻率列入文明城市考核標準的建議》議案,欲利用行政手段強行捐獻。雖然湖北器官捐獻數量居中國第二位,但據《湖北日報》2021年4月5日報導,武漢市器官供應缺口很大,每年需要1600具遺體,而武漢市每年遺體捐獻總約200具;遺體捐獻數量比2019年報導的還減少了100具。

與之相對應的,在器官捐獻系統完善、發達的美國,患者平均需等待6.9個月才能獲得一顆匹配的心臟。

《湖北日報》2021年4月5日報導,武漢市每年需要1600具遺體,而武漢市每年遺體捐獻總約200具。(網頁截圖)

《湖北日報》2019年4月10日報導,武漢市每年需要1600具遺體,而武漢市每年遺體捐獻總約300具。(網頁截圖)

時事評論員玉清心曾刊文認為,武漢協和醫院是器官等人的反配型現象,所以供體心臟不太可能是來自公民自願捐獻的正常渠道。

醫生反對強摘組織的顧問林曉旭博士也持一樣的觀點。他此前表示:「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找到匹配的人,這說明它實際上活體的器官庫是非常龐大的。」

他說:「這種龐大的來源就是中共在各個監獄、看守所里失去自由的這些人,是中共最大的活體器官庫,很多報導都提到中共強迫在押的良心犯做血液檢查,它們就是把這些人當作一個活體器官庫,所以它才會在這麼有限的時間內找到能夠匹配的器官源。」

醫生反對強摘組織的顧問林曉旭博士認,中國大陸有非常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圖為資料圖。(視頻截圖)

林曉旭博士認為,中國大陸的器官自願捐獻仍然處於起步階段,中共政府現在所謂的「器官移植供體的匹配」,是一種「按需分配」的黑箱模式,是由中共政府主導的產業鏈。

「中共的公檢法系統,還有「610」系統,它們實際上是一個中介,而中共的監獄、看守所等是器官的養殖場,然後醫院做器官移植,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產業鏈,是由中國(中共)政府主導的產業鏈。」他說。

大陸移植界的一個普遍現象

在大陸移植界,供體等待時間短是普遍現象,不只是武漢協和醫院的特有現象。

2019年長城會上,中國國家心臟移植質控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阜外醫院黃潔做了《心臟移植術前評估和術後管理》講座。她披露了中國移植界心臟供體等病人的現象。

她說,捐獻是一方面,因為供體還是夠的,很多病人因為沒有及時的進行評估而造成了供體的浪費。她還說,由於供體因素的限制,接受急診心臟移植患者,平均等待供體時間需要5天左右。

北京阜外醫院專家黃潔說,接受急診心臟移植患者,平均等待供體時間需要5天左右。(網頁截圖)

據新華報業網2020年9月8日報導,南京市第一醫院截至當時已完成了102例「換心」手術。其中,54歲的張先生因擴張性心肌病被送入該院,僅僅三天,8月21日,就獲得了可供移植的心臟。

據《大河報》2020年12月16日報導,鄭州市心血管病醫院在兩年半時間裏,開展心臟移植近80例。8歲女孩彤彤因左心功能衰竭住進該院,不到一周時間,專家組就接到了供體的消息,於11月11日做了心臟移植手術。

據浙江新聞客戶端2020年9月24日報導,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2020年至少開展了20例心臟移植手術。其中一位78歲的冠心病患者於2020年7月5日在家毫無預兆地突然昏倒,轉院到浙大一院;7月17日就等到一顆匹配的心臟做移植手術。

……

心臟移植中的腦死亡

武漢協和醫院院長胡豫在介紹武漢協和醫院「中國模式」心臟移植時,腦死亡心臟保護被列在技術等方面突破的第一項。

大陸媒體報導顯示,武漢協和醫院能高頻率獲得可高效利用的大量腦死亡心臟供體,如在14小時內可以獲得4個腦死亡供體心臟。

武漢協和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董念國2015年時就透露,該院心外科等待換心的病人,有80%都能等到心源實施換心手術。他還透露一個蹊蹺的現象,該院心臟移植手術有一大半手術都是在夜間進行。

據《中華首席醫學網》2004年11月12日的一篇題為《心臟移植供體心臟的選擇》的文章介紹,腦死亡供者心臟是大陸心臟移植的最主要器官來源。腦死亡緩解了器官來源的不足。而心臟器官移植主要取自嚴重腦外傷後的腦死亡供體。

中南醫院器官移植教授葉啟發在2014杭州器官移植大會上的講話。他說,有70%左右的醫院對開展公民身後捐獻器官移植沒興趣,態度消極,因為都喜歡成功率高的「活體」移植。

海外國際調查發現,中共軍警和醫生人為製造供體「腦死亡」,以便能活體摘取器官。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等人夥同第三軍醫大學,還發明了專門製造「腦死亡」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專利號:CN201120542042)。

2017年底,韓國「TV朝鮮」記錄片在對2萬名赴中國大陸移植器官的韓國人調查基礎上,製作播出了專題片《殺了才能活》。「TV朝鮮」發現,中國大陸醫院所用的器官供體,使用了王立軍發明的專利裝置,並在影片中還原製作了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韓國電視台「TV朝鮮」紀錄片《調查報告7》欄目,播出中國大陸發明的「腦死亡機」模擬圖。(電視截圖)

一個人只有一顆心臟,取一個人的心臟做移植,就意味着一個人的死亡。2021年3月21日,「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ETAC)」發佈一份最新視頻,呼籲國際醫療界切斷和中共器官移植業的聯繫,以制止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人等良心犯器官的殺人行徑,「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行動,更多人將失去生命。」

2020年3月,位於英國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發表書面判決,結論是:「(活體)強摘人體器官已在中國各地大規模發生多年,法輪功學員是其中一個——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體器官來源。」

2016年6月22日出版的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披露,在過去的十五年中,在大陸,估計進行了大約一百五十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506.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