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赫:日本「伐交」 中共驚懼

作者:
日本的「伐交」取得了顯着的成效,使中共極其忌憚。中共沒有意識到的是,正是它自己的倒行逆施,才使日本「伐交」如此順利。當然,日本柔軟的身段,靈活的外交,也是成功主因之一。

日本官員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四方會談上合影留念。

中共咄咄逼人,但日本反制中共有兩大利器,其一即是「伐交」。孫子兵法語「上兵伐謀,其次伐交」。本文粗略討論當今日本針對中共之「伐交」。

首先,日本緊緊夯實「日美基軸」。

當今世界形勢深刻變化,在一定意義上「日美基軸」已成日本的立國之本。安倍深明此理,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尚未就任之際,就打破常前往紐約拜會,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係,並力勸川普對抗中共(可參見筆者「安倍力促川普圍剿中共」一文)。現在,菅義偉又將成為拜登在白宮接見的第一位外國首腦。日本在對美關係方面,可謂煞費苦心、不遺餘力。這點大家都看得明白,本文不多說。

其次,日本力促美日印澳「四方安全機制」(The Quad),重點發展其中的雙邊軍事合作。

中共的全球擴張,印太地區國家是最先感受到壓力的,例如澳大利亞對華政策2017年起即作重大調整(詳見筆者「澳大利亞走向覺醒重擊中共」一文)。這就為美日印澳「四方安全機制」的建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因種種原因,四方安全機制」發展成「印太版北約」,還有很多的路要走,因此,日本的大策略是在印太戰略框架下,重點發展與美、印、澳的雙邊合作。

其一,日澳。2020年11月,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訪日,兩國宣佈已在原則上就簽署《互惠准入協定》(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RAA)達成一致。如若簽署,日澳將形成準軍事同盟。這將是日本與美國1960年簽訂《駐日美軍地位協定》以來,日本對外達成的第一個深度防務協定,這標誌着日本政府60年來首次允許美國之外的外國軍隊在其領土上行動。這也是亞太國家之間除美國之外的第一個類似防務協定,意義非同尋常,因此被一些媒體稱為「突破性的防務協定」。

此前,2007年,日澳建立外長防長「2+2」會談機制;同年,兩國簽署一項軍事合作協議,允許兩國進行聯合軍事演習、正式軍事交流以及日本自衛隊可以赴澳大利亞本土進行反恐練。2012年,兩國簽署情報安全協定,同意分享軍事情報。2014年,日澳關係升級為「特殊戰略夥伴關係」,雙方簽署《防務、科學和技術協議》為兩國國防技術合作提供便利。此後,在日本放鬆武器裝備出口限制後,日澳軍事合作又擴大至分享軍事物資和軍需品等。由此可見,日澳兩國軍事關係不斷獲得突破。

其二,日印。日印兩國從2005年就開始首腦互訪。2006年印度總理辛格訪日,兩國表示將構築「戰略性全球合作夥伴」關係。次年,安倍訪印,提出「自由繁榮之弧」設想(印太戰略原本),並稱「日印兩國的全球戰略夥伴關係是關鍵重點」;這年,日本自衛隊首次參加美印「馬拉巴爾」聯合軍演(Malabar2007),後2009年參加及2014年後每年參加。2008年日印度締結《安保共同宣言》,加強軍事交流,也使印度成為除美國、澳大利亞外第三個與日本有安全協議的國家。

自2014年莫迪出任印度總理以來,日印關係迅速升溫。2019年,兩國建立「特殊戰略和全球夥伴關係」(印度僅與兩國建立這種關係,另一個是俄羅斯);這年,日印建立外長防長「2+2」會談機制,印度在宣佈退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後隨即宣佈就《軍需相互支援協定》與日本達成一致意見,並強化此前簽署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和《防衛裝備及技術轉讓協定》。2020年9月9日,日印簽署該協議,評論指這「將實質性地擴大雙方軍事力量的戰略影響力:日本可以使用安達曼群島和尼科巴群島的印度設施,印度可以使用日本在吉布提的海軍設施」。印度成日本的第六個(准)軍事盟國,此前,日本已與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簽署此協議。

日印軍事合作對兩國都有重大價值。例如,日本軍事裝備研製能力強,印度又是武器裝備進口大國,一直在追求「國產化」,兩國合作為雙方在軍備武器研製方面打開了新的可能。

據日媒報道,菅義偉在訪美後,計劃於4月末出訪印度和菲律賓。日印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應該無需懷疑了。

再次,日本積極與北約中的一些大國發展軍事關係。

這裏只舉幾個事例。其一,日英。今年2月3日,日英以視頻方式舉行外交防務「2+2」會談,雙方一致同意在英國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派遣航母之際(英防長稱是「此皇家海軍一個世代以來的最重要部署」),實施與日本自衛隊的聯合訓練。報道稱,雙方在會談中圍繞東海和南海局勢約定,反對所謂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雙方還就台灣問題和緬甸問題進行了討論。顯然,針對中共的意味極強。

日本前駐英大使林景一曾將當今的日英關係稱「新型同盟」。這裏稍做回溯。2013年7月,雙方簽署了推動軍事裝備聯合開發的協定。2014年,開始有關導彈技術的聯合研究,這是日本與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首次進行導彈方面的合作研究;兩國首腦並就舉行外交與國防閣僚「2+2」會談達成共識。2016年10月至11月,英國空軍訪日,首次實現兩國聯合演習,這也是日本航空自衛隊首次在本土與美國以外的第三國進行聯合演習。2017年,兩國簽署「軍需相互支援協定」,「2+2」會談同意實施為期三年的防務合作計劃,確認明年雙方陸上和海上軍事力量分別實施首次聯合訓練。

中共的全球擴張和戰狼外交,英國已成為反制中共的新先鋒。隨着中共威脅日益增長,日英不是沒有可能向同盟方向發展。今年2月,《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刊文指,英日兩國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像新的「准聯盟」,這是「日美同盟」補充,而且英國也可能加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共同對抗中共的海上擴張。

其二,日法。鑑於中共對外擴張,尤其在南海建造人工島嶼,並將其軍事化,引起國際社會緊張,法國加強在印太的軍事存在,並於2018年出台印太戰略文件。日本則是法國印太戰略的一個重要支點。

早在2013年,時任法國總統奧朗德訪日期間兩國決定構築「互信的特殊夥伴關係」,制定「2013年〜2018年法日合作路線圖」,還建立外長加防長「2+2」磋商機制(日本成為唯一與法國建立相關機制的亞洲國家)。2015年,日法簽署一項軍事設備及技術轉讓協議。2018年,兩國簽署日本自衛隊和法軍相互融通物資與勞務的《物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ACSA)。

今年4月5號至7號,法國主導的「拉佩魯茲」海軍演習,在孟加拉灣舉行,日本、美國、澳洲、印度參加。另據日本共同社4月1日報道,日本計劃5月份與美國和法國在日本西南部的霧島軍事基地舉行聯合軍事演習,這是一場多兵種聯合作戰的戰略威懾演習,也是法軍首度參與日本境內的軍演。法國海軍參謀長表示,軍演是「發給中國(共)的信息」;《朝日新聞》引述知情人士的話透露,這三國希望加強合作,以牽制中共。無疑,日法軍事合作將越發緊密。

其三,日德。4月5日,日本讀賣新聞公佈,4月中旬日德將首次舉行「2+2」對話,這次對話預計將討論有關防禦和建立「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以及如何應對「日益強硬的」中共等議題。此前,德國還表示,將在今年8月份派出一艘驅逐艦前往亞洲訪問日本,並與日本自衛隊舉行聯合訓練,此外還將駛往南中國海參加自由航行行動。

而在3月23日,日德還簽署了《情報保護協定》。根據該協定,日德間交換軍事機密和反恐情報將變得更加便捷,也將消除日本向歐洲國家出口防衛裝備的一大障礙。在此之前,日本已與美國、英國、澳洲等國,以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簽署了類似的協定。

雖然,德國對中共態度一向溫和,德國總理默克爾是西方國家中最知名的親(中)共派。但新的局勢變化正在迫使德國改變自己的對華政策。去年9月,德國內閣批准《印太政策準則》,首度將印太區域視為德國外交的優先事項,內容包括加強與日本、澳洲等民主國家的關係,派遣軍艦到印度洋和南海巡弋,以確保該水域的自由航行等。

其實,安倍第二次就職首相之初,就積極發展日德軍事合作關係。據美國之音2017年7月28日報道,日本與德國在柏林已「秘密」簽署《防衛裝備品與技術轉移協定》(自2015年就開始談判),意圖深兩國防務技術合作。而自2014年制定《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取代禁止武器出口的《武器出口三原則》以後,日本已與美國、澳大利亞、印度、菲律賓、英國、法國、意大利七國簽署類似協定,並且德日雙方的軍事互動也早已開展。

中共專家認為,德日乃至歐洲與日本的軍事合作,主要推動力來自於日本。安倍政府上台以來一直致力於推動對外軍事合作和武器的出口,在軍事上野心勃勃。俄羅斯媒體則稱,從以往經驗看,日本想要與他國成為夥伴,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有一個顯着標誌,就是從技術合作開始。透過軍事技術合作進一步結成與他國的軍事夥伴關係,已經成為日本的「套路」。

結語

日本針對中共的「伐交」,當然遠不限於以上所述,例如,日本與俄羅斯、印度尼西亞也舉行過部長級的「2+2」會談;又如,日本的經濟外交也頗有成效,美國退出TPP後日本主導完成CPTPP,彰顯了日本的國際影響力。

事實上,日本的「伐交」取得了顯着的成效,使中共極其忌憚。中共沒有意識到的是,正是它自己的倒行逆施,才使日本「伐交」如此順利。當然,日本柔軟的身段,靈活的外交,也是成功主因之一。

日本有個特點,就是不容易確定國家目標,但是國家目標一旦確定下來,就會扎紮實實的長期的全力推進,一定要把事做成。

只要日本認清中共的本質,下定決心,應對中共的威脅對日本來說並不是不可完成的任務,雖然艱巨。除「伐交」外,日本還有反制中共的另一大利器,另篇再述。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293.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