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老布殊向六四屠夫送去橄欖枝 克林頓直接把中共送入世貿

—美國三次誤判中共的歷史教訓

作者:
天安門大屠殺後,美國面臨一個道義抉擇:是無條件延長中共暴政的貿易最惠國待遇,還是以強制改善人權為條件,甚至果斷終止其最惠國待遇以示懲戒?不可思議的是,老布殊總統連續三年都選擇了前者,直至其離任。

克林頓為老布殊鼓掌

如果說七十年代初是美國急於與共匪國家關係正常化,那麼建交之後,就是共匪亟需與美國實現貿易關係正常化了。

然而,美國人傻錢多,持續對中共誤判,導致美(共)匪貿易關係迅速變質、逆轉直至失控,從老布殊開始的所謂「建設性接觸」到奧巴馬的「戰略夥伴」,把一手好牌打爛,使美國被中共欺騙、滲透、同化、掏空、以至國已不國。

美國對共產中國的綏靖政策存在根本性錯誤:不應與中共暴政開展「正常」貿易

毋庸置疑,邪惡可以從對外貿易中受益而壯大,積累作惡的本錢和實力。美國對共產中國的貿易禁令始於韓戰,是對中共侵略的懲罰。美國當然知道國際貿易對繁榮國家經濟的作用,但那時美國更清楚自己的道義責任和歷史使命。中國大陸的市場再大,也不能無所顧忌地與邪惡做生意以滋養邪惡。也就是說,就通商貿易而言,對正常國家和邪惡暴政不能同等對待。

根據1975年生效的美國貿易法修正案(Jacoson-Vanik Ammendment),人權狀況惡劣的非市場國家(主要指蘇聯、東歐,也包括共產中國)不能享有貿易最惠國待遇,除非被美國總統豁免,而豁免時效僅一年。

將人權問責與共產中國的貿易掛鈎,是上天給美國的一張王牌,理應善用。七十年代末,中共經過文革十年內亂,窮困潦倒,國力衰敗,被迫向西方尤其是美國開放,通過招商引資和來料加工,獲取美國的技術,賺取美國的金錢。美國那時利用貿易槓桿,可輕易而有效地制約中共奴役和迫害國民,而這也是貿易法修正案的本意。

1980年,美國有條件批准給予共產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向共產中國世界工廠敞開大門,也為後來的貿易戰埋下伏筆。儘管那時共產中國因胡耀邦趙紫陽等開明派當政而每年都得到豁免,但國會需逐年審查其人權狀況以決定最惠國待遇是否延長。

八九六四,曾幾次登上《時代》封面的中共最高獨裁者鄧小平,派共軍血腥鎮壓學生民主運動。中共這一新的反人類罪行提醒世人,中共極權暴政的本質,不會因所謂改革開放而改變。無論毛鄧,同為共匪。

天安門大屠殺後,美國面臨一個道義抉擇:是無條件延長中共暴政的貿易最惠國待遇,還是以強制改善人權為條件,甚至果斷終止其最惠國待遇以示懲戒?不可思議的是,老布殊總統連續三年都選擇了前者,直至其離任。他對中共輕描淡寫的制裁,以及所謂建設性接觸和人權對話等虛招,根本無關中共痛癢;中共暴政得以在屠殺人民之後,無憂無慮地從美中貿易中繼續得到實惠。

老布殊總統在歷史關頭放棄原則,袒護中共也是有原因的。尼克遜在訪問北京之前,曾與基辛格商議到共產中國打前站的人選。當時他們二人都認為老布殊太軟弱而難以勝任。可老布殊後來出任美國駐中共國聯絡處主任。他到任後受到共黨的統戰招待,誤以為表面文質彬彬的共匪高官與自己是同一類人。他六四後第一時間就秘密派遣特使到北京,試圖靠私交來打動和感化本不屬於正常人類的共匪暴君儈子手,結果自取其辱,一無所獲。但他碰壁之後仍痴心不改,幫助中共度過六四危機。

克林頓競選時曾抨擊老布殊對「北京屠夫」寬容。他上台後第一年(1993),發佈行政命令,要求中共在一年內大幅改善人權,否則最惠國將不保。可一年後,在美國國務院認定共產中國人權狀況無明顯改善的情況下,克林頓卻公然反悔,自食其言。他在1994年5月26日的記者會上宣佈,儘管中(共)國人權遠未達到他一年前所規定標準,仍決定延長中共最惠國待遇,而且從此將貿易與人權評估脫鈎,因為把最惠國與人權掛鈎的政策「實用性已走到盡頭」。可事實上這一政策要麼被總統否決,要麼被總統放棄,幾年來一直只停留在紙面上或口頭上。這把懸在中共頭上的利劍,一次也沒有落下過。既然從未實行,焉可謂之無效?

不過,克林頓也採取了若干行動,如加強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的廣播,建議在華美國公司自願遵循保護人權的商業原則,支持當時在中國大陸並不存在的非政府組織傳播民主等。但這些官樣文章除了讓中共恥笑並使其作惡更大膽之外,沒有任何作用。難怪中共投桃報李,在克林頓競選連任時,向民主黨非法政治獻金,直接干預美國大選和政治走向。

2000年,即克林頓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是美國與共匪貿易關係史上的分水嶺。當年10月10日,克林頓簽署法案,實現與共產中國貿易關係正常化,並規定一旦中共加入世貿,美國貿易法修正案中的人權條款即自動失效。一年以後,共產中國在美國的幫助下果然如願混入世貿。可以說,美國放棄道義原則,執意推動美(共)匪貿易正常化,是在認同一個中國之後給中共暴政送上的又一大禮!美國國會長達近十年的有關貿易與人權的爭論,被永久性劃上句號。

美(共)匪貿易正常化標誌着美國對中共綏靖政策邁向一個新的高度。美國主動解除人權問責的利器,免除了中共的後顧之憂,為中共作惡發放了通行證。

如果從時間上看,美國與共匪貿易正常化關鍵的那幾年,也正好是共產中國人權災難異常深重的黑暗時段。1999年7月,中共開始在全國殘暴鎮壓法輪功修煉群體。一年後,克林頓簽署與中共永久貿易正常化法案。2001年1月,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導演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製造仇恨,把迫害推向高潮。同年12月,小布殊總統多此一舉地簽署公告,給予共產中國永久正常貿易國待遇。如此看來,美國何止是為中共行惡開綠燈,簡直是鼓勵迫害,獎勵暴政。

在隨後的十六年裏,共產中國的人權狀況持續惡化,但小布殊和奧巴馬政府都繼續前兩任總統的親共綏靖政策。知情者的爆料和器官移植蘑菇雲式的暴漲都顯示,共匪在按需殺人,活摘、販售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牟利。為此,法輪功曾向小布殊總統喊話請願,也給奧巴馬總統面交過陳情信,希望美國政府關注這一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惡。但是,小布殊和奧巴馬都視而不見,沉默不語。尤其是奧巴馬,甚至乾脆讓中共來制定美(共)匪外交政策,並將兩國關係升級為戰略夥伴。2009年2月,克林頓國務卿上任僅一個月就公開表示,不能讓人權問題干擾美匪兩國的其它重要議題,例如經貿、氣候變暖等。黨魁習上台後,更是加速向毛澤東時代倒退,把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手段推廣到鎮壓一切異議人士和群體,連新疆可囚禁百萬人的集中營都不再避諱,國際社會都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

美國無條件實現與共產中國貿易正常化,是美國從自由民主公平正義價值觀的大踏步後退,對美國的道義形象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

天佑美國不是無緣無故的,而是因為美國被賦予捍衛自由與人權的道義天責。在冷戰期間,美國的確沒有辜負上帝的託付,一直站在維護正義,捍衛自由,抵制邪惡的最前線。正如甘迺迪總統在就職演說所說,美國願「付出任何代價,忍受任何重負,直面任何艱辛,支持任何朋友,反對任何敵人,以確保自由的生存與勝利」。可是,從老布殊到奧巴馬的幾任總統,放棄了美國肩負的歷史使命,模糊了朋友和敵人的界限,迷失在共產中國市場的誘惑當中。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美國不惜代價與共產中國貿易正常化的政策,與中共極力鼓吹的所謂中(共)國模式,有可怕的相似之處。鄧小平所言「發展才是硬道理」,潛在含義就是一切都要為發展(經濟)讓路,包括公平正義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事實上,低人權成為一種「優勢」正是中共模式的邪惡特色。共方不遺餘力謀求經濟發展,美方不顧一切搶佔中共市場,暴政與自由,邪惡與正義,流氓與紳士,竟然完美地接軌了。杜勒斯國務卿、甘迺迪總統若再生,定難以相認如此變異親共的美國。

我們說美國與中共貿易正常化是送給中共的大禮,不僅是指中共暴政在經濟實力和外匯儲備等方面受惠,更令人擔憂的是,美國等於認可了中共邪惡扭曲的發展模式,通過經濟貿易為中共暴政輸血打氣,而且在理念上與共產邪黨靠近,甚至被部分同化。這實在是美國與自由世界的悲哀。而美國本當像1959年尼克遜與赫魯曉夫廚房辯論那樣痛斥中共,你們那一套共產發展模式是可恥的,邪惡的,反人類的!

當然,美國協助中共暴政圓了貿易正常化之夢,自己的惡夢也隨之開始。美匪貿易逆差從老布殊時期開始失衡(183億美元),到奧巴馬下台時飆升至3468億美元,呈完全失控狀態。中共通過不公平和不道德的貿易手段,掠奪美國的產業,資源和工作機會,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與此同時來自中共國的廉價劣質產品,有毒玩具,有毒狗糧,有毒藥品,及各種違禁毒品大舉進入美國。由於事關國計民生的關鍵產業鏈都被中共暴政把持,美國的國家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直到川普異軍突起,主掌白宮,誓言讓美國重歸偉大,毅然發動貿易戰反擊,情況才開始逆轉。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7/1577804.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