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面對輿論壓力,日本還能對新疆問題保持沉默嗎?

哈爾馬特·羅孜,一個生活在日本的維吾爾族穆斯林。日本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羅孜的家鄉新疆的鎮壓。

去年夏天,居住在日本的維吾爾穆斯林哈爾馬特·羅孜(Halmat Rozi)接到了他的兄弟從中國西部新疆地區打來的視頻通話。他的兄弟說,想讓羅孜見一個人:一名中國安全官員。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應邀訪問日本,這名官員有一些問題想問。羅孜和其他的維吾爾維權人士是否正在籌劃抗議活動?該團體的負責人是誰?他們在做什麼工作?該官員在第二通視頻電話中向他保證,如果羅孜合作,他在中國的家人會得到很好的照顧。

這名官員的意圖很明確——阻止羅孜做任何可能損害中國在日本聲譽的事情。警告產生了相反的效果。羅孜邀請日本公共廣播電視機構NHK秘密錄下了第二次視頻通話,後來向數百萬的觀眾播放。

那段視頻提供了一個罕見的機會,讓人們看到北京拉攏和恐嚇海外中國少數民族的舉措,而且也有助於讓日本更好地了解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鎮壓。

多年來,日本政府對中國小心翼翼,這一事件反過來增加了該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的壓力。日本之前的謹言慎行使其與西方盟國在新疆問題上步調不一。

到目前為止,日本對維吾爾人的命運只是表達了「嚴重關切」。近幾年來,成千上萬的維吾爾人被送進了再教育營,批評人士稱,這是為了消除他們的種族認同。日本是七國集團中唯一沒有參加上個月就新疆局勢(美國政府已宣稱為種族滅絕)而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統一行動的國家。

2019年,日本大坂的維吾爾抗議者。

中國執政的共產黨否認了對新疆種族滅絕的指控,並且不太可能在其政策上屈服於任何壓力,它認為該政策對於打擊「恐怖極端主義」是必需的。但是,如果日本完全加入迫使中國結束在新疆侵犯人權行為的努力,將在這場西方國家的運動中增加關鍵的亞洲聲音。

與西方國家一樣,日本公眾對中國的看法近年來日趨強硬,包括新疆問題、北京對香港民主自由的壓制,及其在日本附近海域的軍事存在問題。

東京神田外語大學(Kanda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國問題專家興梠一郎說,在對中國多年的矛盾態度之後,「輿論已經明顯轉變」並且「突然變得極為嚴厲」。

在某些方面,日本政府對中國的語氣已經強硬起來。上個月,當兩名美國內閣官員訪問東京時,與日本官員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批評中國在亞太地區的「脅迫和破壞穩定行為」,以其違反「國際秩序」的行為。

上個月,美國國務卿安東尼·J·布林肯和日本首相菅義偉在東京會面。

但是,日本的領導人和企業有強大的理由暫緩對中國的行動,因為它是日本出口和投資的重要市場。任何被視為批評的言論都會迅速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就像瑞典時裝零售商H&M上個月得到的教訓那樣——由於對新疆棉花行業的強迫勞動指控感到擔憂,H&M成為中國民族主義者抵制的對象。

相比之下,在中國大陸擁有200多家分店的日本零售公司無印良品最近宣佈,儘管存在這些指控,它仍將繼續使用新疆的棉花。

然而,儘管存在經濟和地緣政治風險,但越來越多的立法者呼籲日本捍衛維吾爾人的權利。國會議員正在制定立法,賦予政府對侵犯人權行為實施制裁的權力。日本各界政治人士都在敦促首相菅義偉,在習近平對日本的國事訪問因新冠病毒疫情第二次推遲之前,取消這次訪問。

日本的維吾爾人群體雖然估計不到3000人,但在過去一年裏,他們敦促政府採取行動,變得引人注目起來。羅孜的故事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自從去年播出他與中國安全官員的通話以來,能說流利日語的羅孜出現在新聞媒體上,並在一個國會小組討論新疆的虐待事件。

最近幾個月,其他維吾爾人的故事也被更多的日本讀者所了解,一本暢銷繪本小說講述了曾被關押在新疆拘禁營的婦女們的證詞。

隨着日本國內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認識不斷增強,各政治派別也在日益關注中國的行為。

2018年新疆和田的一張宣傳圖片,顯示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與維吾爾老人在一起。

多年來,對中國對待少數民族的方式表達不滿,一直被認為是日本鷹派右翼勢力的事。中間派和左派人士往往將其視為日本放棄戰後和平主義、追求地區霸權的藉口。

但中國在新疆的行為迫使許多自由派人士也改變了看法。就連日本共產黨也稱其為「嚴重侵犯人權」。

「中國說這是一個國內問題,但我們必須把它當作國際問題來處理,」日本國會議員、日本共產黨最高策略師之一的笠井亮最近接受採訪時說。

去年夏天,近40名日本立法機構成員組成了一個委員會,重新思考東京與北京的關係。今年2月,一個長期致力於促進維吾爾人權利的保守派議會委員會擴大了成員範圍,將日本中左翼反對黨的議員納入其中。

在野黨議員山尾志櫻里(Shiori Yamao)說,這些組織正在推動立法機構追隨美國政府、加拿大和荷蘭議會的腳步,宣佈中國在新疆的行為是種族滅絕。

議員們表示,他們還在研究日本版的《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美國的這個法案曾被用來制裁世界各地指揮侵犯人權行為的政府官員。

目前還不清楚這些努力會發揮多大的作用。羅孜認為,立法者不會走到指責中國進行種族滅絕這一步,但他希望日本會實施制裁。

羅孜上個月在東京抗議中國的維吾爾族政策

羅孜於2005年來到日本攻讀工程學研究生課程,最後在臨近東京的千葉縣開了一家建築公司和一家烤肉店。他說,他當時不參與政治,避開任何可能被中國政府視為不利的活動。

2018年,他得知妻子的幾位家人被拘禁,隨後一切都變了。在嚴格的安全管制下,他幾乎無法與家人聯繫。

這段經歷讓羅孜確信,他需要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於是開始參加要求中國關閉拘禁營的抗議活動。不久後,他就成了日本維吾爾人社區的重要聲音,在媒體上露面,與政界人士會面,舉辦有關新疆局勢的研討會。當他意外接到兄弟的電話時,他知道自己的行動引起了中國官員的注意。

羅孜說,自從他在日本公共廣播電視機構露面以來,中國政府沒有再試圖聯繫他。他打給家人的電話也無人接聽。

他為他的親戚擔心。但他說,把事情說出來是值得的:「現在,這裏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維吾爾人的問題。」

羅孜在他位於東京郊區的烤肉店裏。他說,在妻子的家人在新疆被拘禁之前,他一直沒有參與政治活動。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4/1576974.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