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戰爭逼近?俄軍壓境烏東,烏克蘭局勢一觸即發

圖為烏克蘭部隊。圖/路透社

「嫌世界不夠亂...第三次世界大戰要來了嗎?」烏克蘭東線沉寂多時的「頓巴斯戰爭」,在過去7天內急遽升溫。烏克蘭方面先是遭遇了網路資訊戰的謠言騷擾,接着4名除雷的烏克蘭工兵,也在烏東前線遭親俄軍團突襲轟殺。

俄羅斯政府隨公開指控「基輔意圖撕毀停火協議重開頓巴斯戰爭」,並以此調動大批精銳部隊前往烏俄邊境展開「聯合軍演」。誰知軍演結束後,大批俄軍重武裝部隊就直接轉進被併吞的克里米亞半島,同時北約盟軍也在北海各地偵測到了「極為密集的俄國戰機侵入領空事件」——種種異常跡象,讓美軍與歐盟各國備感驚訝,並迫使烏克蘭軍方與北約司令部連日展開緊急會議,以預備「烏東一觸即發的迫切危機」。

烏克蘭軍方表示,自從2021年1月1日以來,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離主義部隊——即「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軍」與「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軍」——已數度違反停火協議,並於前線累積擊殺了16名烏克蘭士兵。之中,最近一次的嚴重衝突發生在3月26日,頓內次克北部的舒米鎮(Shumy)對峙點。

根據烏克蘭國防部的說法,當時一批烏克蘭士兵,正奉命整理自家戰壕前的地雷區,豈料在除雷的緊張過程中,卻遭頓軍狙擊手射殺。射殺過程中,親俄分離軍不僅派出多名狙擊手射擊,更在烏克蘭救援部隊前來搶救傷兵時,大舉動用迫擊炮、火箭彈、機關炮「一網打盡」設下殺戮空間。

舒米鎮的交火衝突,最終造成了烏克蘭軍隊4人陣亡。但隨後,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卻急電德國總理梅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宏,痛斥德、法與歐盟「對烏克蘭政府缺乏管教」,指控烏克蘭正意圖撕毀《明斯克協議》,意圖「重新侵略」烏東的親俄獨立區。

圖為俄軍當時進駐克里米亞半島。圖/路透社

在拉夫羅夫高調修理梅克爾與馬克宏的同時,德法兩國也正因國內新一波疫情爆炸吃緊,而正在與莫斯科交涉欲引進俄制疫苗「史普尼克5號」(Sputnik V)。因此敏感關頭之際,巴黎與柏林也只不敢對烏東的緊張狀況多加刺激。

但與此同時,俄羅斯國防部卻突然以「大型軍事演習」為名義,從俄國各地軍區抽調了28個精銳的「營戰術群」(battalion tactical groups),並將這批武裝部隊集中在烏俄邊境——特別是俄國併吞的克里米亞半島地區——直到演習結束都未見撤離跡象,反而持續朝烏東方向不斷增援前進,甚至在俄國的社群網路上,都還能見到數百輛自走炮進駐克里米亞半島的上板畫面。

俄軍的西進軍演,照理來講只是定期文攻武嚇的正常能量發揮,但相關的軍事動態卻引發烏克蘭三軍、甚至是北約美軍的高度緊張——因為俄軍異常的營戰術群布署,以及朝邊境大舉派駐的炮兵部隊,種種戰術動作都像極了2014年俄軍秘密參戰頓巴斯戰爭時的「開戰前兆」。

除了地面大軍的異常動態,過去的1個月來,烏克蘭與俄羅斯網路上也突然出現大批異常的「烏克蘭軍事動員假消息」,聲稱基輔當局正準備召集三軍,大舉進攻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地區——此一說法,雖然不斷遭到基輔闢謠駁斥,但俄羅斯軍方卻以之為證據,控訴烏克蘭正主動「煽起對俄羅斯的侵略挑釁」。

圖為烏克蘭軍隊。圖/法新社

圖為烏東的親俄部隊。圖/美聯社

這波莫名的網路心戰,迅速把敏感的烏俄關係重新推回高度對立。對烏克蘭本國來說,群情憤慨的愛國情緒不斷被外力動員;而俄羅斯方面,則順勢把烏克蘭的氣氛解讀為「仇俄情緒」,其一方面擴大解讀烏克蘭確實有開戰意圖,另一方面也合理地下令軍方朝西線戰場大舉派兵。

除此之外,在烏東前線與俄軍的高階將領之間,過去幾星期來也不斷放出了爭議性的政治風聲。像是頓內次克共和國內,再度出現串聯訴求,呼籲「母國俄羅斯」應該在烏克蘭部隊重新侵略前「主動併吞頓巴斯地區」,以提前守護俄裔同胞。

同時,在俄國高層將領之間,亦出現極為鷹派的攻擊性言論,強調《明斯克協議》的冷戰休並註定崩潰,俄國應該抓住天時地利人和,儘早出手永久性解除烏克蘭的反俄力量,甚至是直攻烏克蘭本土、幫助烏東部隊全面開戰,「把烏克蘭驅逐出亞速海一帶,並佔領聶伯河以東的所有土地!」

雖然上述種種戰爭言論,在過去大多為俄軍鷹派武嚇的「正常能量發揮」,但除了烏俄邊境的異常狀態外,在北海-黑海-波羅的海-白令海-北冰洋與北大西洋空域,過去一星期來也出現了極為頻繁而密集的「俄國空軍侵入北約領空事件」——像是在3月29日的一天內,北約各國空軍就先後10次升空,攔截從四面八方侵入的俄軍轟炸機。

圖為3月26日,其中一枚俄羅斯核潛艇在北極冰層進行軍事演習。圖/美聯社/Russian Defense Ministry Press Service

俄國空軍。圖/路透社

俄國軍機的密集壓境,也迅速引發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與美軍歐洲司令部的高度警覺;但對此,俄國諸官媒則反稱「這只是俄軍的以牙還牙」,因為在美國總統拜登上台之後,北約空軍對於俄國本土的間諜機偵蒐就暴增了30%以上,來自海空軍事與外交新戰的各種挑釁,已讓莫斯科逐漸失去了對北約的耐心。

不過莫斯科方面的說法,卻遭到北約各國的駁斥,因為在過去兩年來,俄軍在北海地區的領空侵入行動,早已逐年增加,對於北約盟軍的空中試探與威壓,也一直不見收緩——特別是在拜登勝選之後,美俄關係直線墜入冰谷,因此俄軍短期內劇增的空中行動,才會被北約視為對美軍和歐洲盟國的壓力測試,而其中一個關鍵的舞台,則正是極不穩定且持續戰亂的烏克蘭。

在一連串的緊張事件後,烏克蘭軍隊的總司令孔姆查克將軍(Ruslan Khomchak),30日也前往烏克蘭國會作證發言,證實眼下的烏東局勢「已進入戰爭爆發的危機邊緣」,

「...俄羅斯部隊在烏東的異常活動,與2014-2015年的戰爭徵兆幾乎一模一樣。」

圖/路透社

孔姆查克將軍向國會解釋了前線狀況後,烏克蘭國會亦於同日通過了議案,認定當前與頓巴斯戰爭的停火協議已經失效,烏克蘭三軍將即刻進入高度戰備狀態;與此同時,烏克蘭外交部也試圖與莫斯克方面協商,希望以4月1日為時間點,重新談定新一版本的「頓巴斯停火協議」——但對此,俄國卻斷然拒絕了烏克蘭的停火邀請,反而回頭譴責「烏克蘭根本沒有誠意...存心盤算勾結西方、侵略開戰」。

俄國認為,烏克蘭當局根本無心履行結束戰爭的《明斯克協議》,因此再多的暫時停火都是沒有意義的拖延;但於實質政治上,俄國方面亦不承認協議中「關於俄國秘密參戰的戰爭責任」,而烏克蘭政府亦無法接受「被迫修憲」的俄方訴求,以讓烏東分離主義者取得准分裂的自治獨立地位。

種種狀況與大規模的異常軍事行動,最終也迫使美國作出反擊姿態。除了北約各國緊急召開應變會議外;根據《紐約時報》的說法,美軍歐洲司令部更於3月底默默進入最高戒備狀態,並通令駐歐美作好遭遇「立即性衝突威脅」的動員準備。

「俄羅斯已經在烏克蘭提前設下了衝突陷阱。」相關行動,也於3月31日同步由美方釋出消息給《路透社》、《金融時報》與《華爾街日報》等各大重要的西方媒體,「這將會是普京用於修理拜登政權的第一個重大戰略考驗。」

圖/路透社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轉角國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4/1576775.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