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人到中年,我在國家部委當處長的同學辭職了

人到中年,同學聚會不再拼酒、不再表白;班長微醺,老夫聊發少年狂。 很多人呆在自己的舒適區里不願出來,但不逼一把自己,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牛。

多年沒參加同學聚會了,轉眼間人到中年,畢業近20年了,突然很想見見大學同學。

同學來的很多,穿的都很普通,互相握手擁抱,不再互換名片,不再將豪車鑰匙不經意地掛在腰間或是順手擺在桌上,越是年久的同學聚會,動機與目的才越純粹,有了一定閱歷,都活得更通透了,一言以蔽之:和同學裝逼實在沒必要。

人生不惑,歲月有痕。女同學已不屑於爭奇鬥艷,戰場轉到了孩子身上,當年風情萬種的班花略施粉黛,依然難掩眼角的紋路;幾個白鬢角的大肚男正感慨於歲月是把殺豬刀,班長從容地摘掉帽子,坦然的安慰大家,白了總比沒有強。望着班長地中海頭項,白鬢角們哄然大笑,領導總是先一人步。

「啥領導,辭職不幹了。」

女同學們也瞬間圍攏過來,供職於國家部委的班長總是能給大家帶來驚喜,聚會聊天有了主題。

班長上有老、下有小,毅然放棄了體制內光鮮的官員身份,丟了穩定體面的工作,到企業重新來過,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與決絕。

但仔細想想,這未嘗不是一種好的選擇,起碼更適合他。從他的狀態中可以看出,他實現了華麗轉身。

1體製成就人,同樣也束縛人

進入機關,比創業或是私企起步顯然要高一些。工資雖然不多,但在社會中等水平,食堂、班車、年節的福利,加上管理對象的追捧,儼然高人一等,還有帶薪休假,生活質量甚是優越;特別是在國家部委,還有周轉房或經濟適用住房,皇城根下,那可是某些人一輩子的奮鬥目標啊。而此時,那些創業者或是企業員工正艱難地起步,隨時面臨失敗和被炒魷魚,一切都是零啊。

入職沒幾年,班長便是副處長了,那時他甚是得意,在同學聚會上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又過了幾年,30出頭的他已然晉升處長了,雖然刻意保持着低調,舉手投足自信瀟灑。

但時間一長,班長漸漸體會,國家部委的副處長、處長不過是個大組長,領導手下幾個人玩命的工作。

機關工作講究程序與按資排輩,真正能夠破格提撥成為大領導的畢竟是少數。從處長到副司長是個大坎,大部分人一輩子都跨不過去。

生活的鎖屑不眷顧任何人,35歲以後,本是幫他照顧孩子的母親突發腦溢血,成為需要他照顧的對象,其體力精力都大不如前,班長前面還有多個40歲左右的老處長尚未提撥,副司級基本是大多數處長們50歲以後的最佳選擇,自己的下半生就活生生地立在那裏,一眼望穿。

機關工作很磨人,大事小情,層層請示匯報,任何一個單位,說得算數的都是關鍵少數,甚至只有一人;多少碩士生、博士生,初入機關都是從收發文、端茶倒水開始的,本科生現在基本沒有機會進入國家部委。

說話辦公講究嚴謹、為人處事要求圓滑,讓新人很不適應,待到想通了、適應了,而立、不惑之年不期而至。

而此時,那些創業者,經過近二十年的積累,在本行業大都已站穩了腳跟,部分人已實現了財務自由,雖然大老闆畢竟是少數,但在機關除了以身試法外是沒有機會達到這個層次的;進入私企的,可能被炒了多次,也炒了老闆很多次,但最終都能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行業領域,部分已成為高管,拿着不菲的年薪,節假日領着家人出國旅遊,在機關只憑着工資福利達不到這個標準。

最讓人不平衡的是,這些後來居上的同學,當年大部分是將公務員作為首選的,因為名落孫山才重新找的出路。

2命運給大家開了個玩笑

一直順風順水、高人一等的班長心有不甘;工作上體現出的能力與素質也確實證實其並非凡夫俗子,但有一名話叫,官場中不與女人比容貌、不與男人比才華,機關里全是人精,越出眾,反而未必得到重視。

機關里有這樣一種特殊存在,上一代或是配偶,積聚了足夠的財富,擇一體面職業安享生活,他們開豪車、住別墅,並未將官職當成謀生手段、全身心地陷入其中;但真正提拔進步時,一般也不會落得太遠。

與之相比,在機關里奮鬥的普通人,一輩子也得不到這樣的悠閒。

更為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與水平真的得不到充分發揮,經濟學專業畢業的班長一直從事的是黨建與辦公業務,再混幾年,一身武功全廢,自己真的只能在機關里養老了。

班長的地中海髮型不全是工作的重負,更多的是內心的無奈與掙扎,他有種「鳥在籠中,恨關羽不能張飛」之感。

從嚴治黨,為官員又套上了一道緊箍咒,工作程序的規範透明、職級標準的嚴格執行,別說吃拿卡要了,就是稍一拖延都可能被群眾舉報不作為。

機關不養閒人,部委領導都天天加班,早晚打卡考勤,政治學習都安排在晚上或是休息日,被問責追責的身邊人不少;只要部委領導辦公室的燈亮着,司局長就無法按時下班,司局長的門開着,處長就不敢走,處長不走,下面的小弟小妹們就全陪着。

都說華為總部晚上燈火通明,現在國家機關同樣夜以繼日。

隊伍也不好帶。班長手下5個人,一個正處級老同志曾當副處長領導過他,一個歲數和他差不多的副處長看不到前途、對工作不太上心,一個女同志連生兩娃、出差加班根本指不上,兩個新人用起來還行,但總不能連戀愛都不讓人談吧,況且有些重要工作年輕人也拿不起來。

為了籠絡大家幹活,班長常通過個人關係為屬下聯絡就醫入托入學等事宜,處長這個層級其實決定不了屬下職級待遇問題,不身先士卒、不做點暖人心的工作,很容易成為孤家寡人。

很多處長都主動要求退長還員。

班長一度很鬱悶,到手的工資與媳婦的收入比起來少了很多,老人孩子自己還幫不上忙,多少個除夕之夜是在單位值班已記不清了。

班長笑稱「人在官場,需八戒更要悟空。「

3痛定思痛,班長決定放手一博

媳婦支持他,實在不行就給媳婦打工,媳婦的網店開展迅猛,線上線下都形成了規模,手下員工50多人,正缺個職業經理人打理。有這個托底,他辭職了,當然,對父母他沒有透露,在老人心中,官員是多麼驕傲的一個職業。

班長要證明自己,通過這些年積攢的人脈,被介紹到了一家國有金融公司,看了他的簡歷,老總給了他一個綜合辦部長的職位,年薪不菲,年底還有績效獎。

專業對口、又在機關摸爬滾打多年,在新的崗位上班長治大國如烹小鮮。辦公管理、協調組織、黨建工會等眾多工作都手到擒來,從他入職以後,全體員工一致感到連老總講話的水平都提升了N個檔次。

企業辦事看結果,程序上的東西少了不少,老總器重班長,和他說5000元以下的開銷不必請示,你定就行,有重要的情況發個微信即可,讓班長都覺得不太適應,曾經有多少次,為一點小事在司長門口排上半天早已成為習慣,原來事情可以這麼簡單。

半年以後,班長被提撥為總經理助理,成為企業高管,年薪提了一大截。最重要的是,他覺得未來無限可能。

人到中年,同學聚會不再拼酒、不再表白;班長微醺,老夫聊發少年狂。

很多人呆在自己的舒適區里不願出來,但不逼一把自己,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牛。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領導書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31/1575298.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