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掃射、燒活人…:緬甸軍方重現酷刑戰術

「軍隊先放火燒他家,然後開槍掃射那些趕來滅火的人,最後再把倒地傷者拖行到鎮中央廣場、澆汽油、放火...接着讓無辜者被活活燒死,讓他的尖叫嘶嚎傳遍全鎮,成為殺雞儆猴的駭人警報。」

政變之後陷入嚴重動亂的緬甸,自上周末遭遇軍人節大屠殺的「國定殺戮日」後,28日陷入了全國沉默的悲憤恐懼。圖/法新社

「軍隊先放火燒他家,然後開槍掃射那些趕來滅火的人,最後再把倒地傷者拖行到鎮中央廣場、澆汽油、放火...接着讓無辜者被活活燒死,讓他的尖叫嘶嚎傳遍全鎮,成為殺雞儆猴的駭人警報。」

政變之後陷入嚴重動亂的緬甸,自上周末遭遇軍人節大屠殺的「國定殺戮日」後,28日陷入了全國沉默的悲憤恐懼,唯有殺紅了眼而耀武揚威的軍警部隊,持續擴張各方行動——像是前一日血流成河的大城仰光、曼德勒,不僅出現了警察帶頭的大規模「民宅洗劫」犯罪,示威死難者們的喪禮,更遭到軍警蓄意掃射突襲;與此同時,在緬東山區支援反政變示威,並突襲軍方基地的少數民族克倫人,28日起更遭緬甸軍方密集空襲,不斷轟炸的空軍部隊,迫使至少3,000婦孺連夜逃難。

在27日的軍人節大屠殺之後,精疲力竭的緬甸國民28日也被迫進入清點休整,除了清點數百名被軍隊抓走而消失的失蹤平民外,還得為那些死在鎮壓槍下的114名死難手足安排後事。根據《路透社》的見證報導,在仰光、曼德勒...等大城抗爭熱區,周日並沒有出現大型集會,僅有各區前線遭遇小規模的抗爭遭遇戰——但就算如此,周日全緬甸仍有至少23人遭軍警擊斃;政變後的累積死亡人數,也迅速達到了459死。

在仰光都會區,28日的氣氛讓人備感窒息。因為街頭上的軍警部隊,依然把所有沒穿軍服的行人當作「活靶」射擊,除了襲擊示威死難者的喪禮、朝唱歌致意的平民群眾「實彈掃射」以驅離民怨之外,警察還開始向街頭群眾投擲陸軍發配的「手榴彈」、沿街濫射甚至襲擊了仰光鬧區的亞洲皇家醫院(Asia Royal Hospital),種種超乎殺無赦的指令,甚至接近「戰爭罪」的瘋狂等級。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除了都會區的鎮壓持續,在邊境地區,緬甸軍政府與反政變的眾少數民族獨立軍,爆發的衝突強度也從周日開始直線加劇——像是在緬甸北部的克欽邦,誓死反抗軍政府統治的「克欽獨立軍」(KIA),29日清晨就在克欽邦與克耶邦交界的帕敢鎮(Hpakant),同步襲擊了4座警察局基地,除了殺死多名高階警官在內的20名警察外,克欽軍更劫取大批制式軍火,重創了緬甸軍政府在北方的控制威信。

緬甸內政部表示,帕敢鎮一帶似乎已被克欽軍「完全攻陷」而斷線,因此前線狀況究竟有多慘烈?軍政府至今仍搞不清楚狀況。只知道從3月27日開始,克欽軍的攻略行動開始加劇,而無力掌握動態的緬軍部隊,也不斷朝中緬邊境的克欽總部拉咱鎮(Laiza),發動地毯式的炮戰轟炸。

在克欽軍開始突襲的同時,緬甸東南方的克倫邦,另一支反抗政變的少數民族部隊「克倫民族解放軍」(KNLA),則因為27日攻佔了緬軍的高地哨戰,而自28日開始遭遇了緬甸空軍的「報復性空襲」——根據《法新社》與緬甸NGO《Myanmar Now》的報導見證,緬甸空軍的轟炸機自27日傍晚開始,就不斷空襲克倫邦農村,但這些轟炸並不針對克倫軍的軍事據點或部隊,反而都炸在一般的民宅與城鎮中心,以「殺戮平民」作為軍事報復的意圖極其明顯。

由於克倫軍目前並不俱備足以制衡緬軍戰機的反擊武力;緬甸空軍的無差別轟炸,又明顯以製造死傷數字、殺戮平民為優先政治目的。因此民間本就已經出現的逃難情緒,更因此加劇成了大規模恐慌,並自周日開始擴大成為了數千人規模的難民潮。

目前已知至少3,000難民穿越了邊境,從克倫邦逃入了泰國境內。但隨著克倫軍的反抗升級,未來幾個星期之內,破萬規模的新一波難民潮,預計很快就會抵達泰緬邊境。

緬甸空軍的轟炸機自27日傍晚開始就不斷空襲克倫邦農村,圖為逃難躲藏的當地居民。

圖/法新社/

但在四方反抗戰火起的同時,緬甸軍警的「酷刑式鎮壓」卻也急速暴力化、失控化——其中引發國際驚駭與全緬甸悲憤升級的新一出慘案,就發生在曼德勒市內的昂梅達贊區(Aungmyethazan),一名阻止鎮壓軍隊在城鎮四處縱火的社區守望相助隊員,竟被部隊開火擊傷後,遭軍人拖行至城鎮中心朝其身上潑灑汽油,在鎮民眼前活活燒死。

被殘酷殺害的死難者,是40歲的飲品小販烏艾科(U Aye Ko)。根據鄰里目擊者的說法,27日晚間9點左右,在曼德勒狂殺一晝夜的軍政府部隊,突然沖入昂梅達贊區大肆縱火,並襲擊社區的管理中心。而當社區火光沖天之際,身為守望相助義務隊員的烏艾科,才急急忙忙衝到火場,試圖搶救這把由軍警亂放、正逐漸失控的社區大火。

誰知守望相助才正要開始救火,街上的軍隊就朝無武裝的烏艾科開槍——中彈的烏艾科霎時倒地、流血呻吟,誰知慢慢上前的軍警部隊不僅毫無救人意圖,更興高采烈地把重傷的烏艾科拖行到城鎮中心,接着朝他身上潑灑汽油,一把火放下、讓烏艾科成為了高聲慘叫的燃燒火球。

「火光一起,中彈的那個人就發出了駭人的尖叫,『救我!救救我啊!媽媽,救命啊!』....直到斷氣之前,那團火焰里人影就是這樣激烈地扭曲、嘶嚎著。」

目擊者表示,軍警燒死活人的瘋狂手法,讓逃難中的所有鎮民都看傻了眼。儘管部分鄉勇手足試圖救人滅火,但圍在「火人」周邊的緬甸軍人卻持續掃射、揚言要擊斃所有膽敢上前救人的「死老百姓」。

在烈焰中痛苦掙扎的烏艾科,就這樣在黑夜中被燒成了一攤焦黑碎骨——他的上半身與顱骨被燒成了脆化的一片焦黑,全身唯一完整、可供3名小孩辨識的,僅剩下一隻大腿腳骨。

圖為軍警於3月27日在克欽邦鎮壓示威者。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鎮壓部隊喪心病狂的殺戮手法,於是再一次地引爆了曼德勒人的怒火。但由於前一日的屠殺慘況真的過於慘烈,如同昂梅達贊區事件一樣的「縱火掃射事件」,又在周末不斷上演。因此除了部分城鎮憤怒地包圍警察局要求交代,更多地社區則忙於收拾火場、甚至舉家逃難。

但諷刺的是,緬甸軍警在曼德勒等地的「放火殺戮」,實際上就是過往常見於若開邦、針對羅興亞人「種族清洗」的焦土戰術」。沒想到幾年之間,軍方殘酷屠殺的血腥之矛,竟從昔日被稱為「外來異族」的羅興亞人,全面性而無差別地施用在了「緬甸自己人」身上。

根據《路透社》與《國際特赦組織》的昔日報導與調查報告,緬甸軍隊時常在平民住宅區縱火,並以之為陷阱來逼使躲藏的平民逃出屋外、讓外圍設伏的軍隊「輕鬆打活靶」,藉此加快無差別屠殺的清鄉效率與威嚇性。

除此之外,伴隨屠殺平民的縱火,往往會對在地居民造成極為嚴重的身心創傷,各種散播的恐懼更可加強緬甸軍隊的武嚇效果,加快種族清洗效果之際,亦能順利接收逃亡者遺留下來的故鄉財產。

除了燒殺犯罪之外,緬甸記者與市民團體,也陸續發現了以警察為首的「搶劫行動」,正在各大城鎮的雜貨店、超市、商家、甚至民宅不斷上演。許多警察在日間鎮壓時,會「開小差」式地轉向洗劫民間商店,搶走各種重要的民生物資必需品——這之中,一方面顯現了緬甸軍政府徹頭徹尾的統治正當性崩壞;二方面也足見在全民不合作運動與國際加重製裁的孤立封鎖下,失能的緬甸軍政府,恐已無法維持有效的經濟運作與維生資源分配。

緬甸軍政府徹頭徹尾的統治正當性崩壞,且在全民不合作運動與國際加重製裁的孤立封鎖下,失能的緬甸軍政府恐已無法維持有效的經濟運作與維生資源分配。圖為3月27日緬甸軍警慶祝「緬甸軍人節」。圖/美聯社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轉角國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548.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