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核心下 李克強為什麼還與習不同調?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共總理李克強出席2019年4月30日舉行的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

台北—在前不久結束的兩會期間,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關「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脫貧」的言論,疑似踩到習近平的「運動式脫貧」的痛點,而被官媒改成「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返貧」,從而再次引發人們對習李不合的揣測。不過,熟悉中國問題的分析人士指出,李克強是一位被「架空」的經濟總理,權力很小,如果將經濟官僚的發言上升至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路線分歧」,那是高估了李克強的實力。分析人士認為,兩人本質並無不同,目標都是要為中國共產黨「延壽」。

習李不同調並非空穴來風

事實上,兩會前,就有不少媒體開始預測習近平跟李克強兩人是否會「不同調」。這些猜測與觀察並非空穴來風,因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現出「不同調」,不少媒體用「分歧」、「鬥爭」來形容兩人的關係,例如2015年5月到2016年5月間,中國官媒發表了三篇頭版文章,找權威人士點評李克強的經濟政策,結果多是「否定大於肯定」,從而將習李之間的矛盾擺上枱面。

分析人士進一步指出,習李兩人在不少經濟議題上也持不同看法,例如習近平主張「國進民退」,李克強強調「國退民進」;習近平稱已實現「脫貧摘帽」,李克強卻指還有6億人口每月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幣;習近平着重以內需為主、對外為輔的「雙循環」,李克強則強調對外交流、改革開放;李克強鼓勵地攤經濟,習近平卻認為有損城市形象而驅趕。尤其在2016年兩會期間,李克強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時,習進平首度出現「三無」:沒有鼓掌、沒有交流、李宣讀完政府工作報告後沒有與之握手,也引發外界對兩人存在分歧的聯想。

獨立時評人唐靖遠(唐靖遠提供)

獨立時評人唐靖遠對美國之音說:「還有我觀察到一個最突出的,可以說達到(不同調)最高峰,就是中美爆發貿易戰的時候,按說這麼重大的經濟事件、經濟決策,李克強作為經濟總理,這方面他應該是第一責任人,居然李克強從頭到尾幾乎像消失了一樣,從頭到尾都是劉鶴這麼一個副總理在出面擔當習近平的特使。因為我們都知道劉鶴他其實是習近平的心腹,算得上是習近平的親信,實質上這個階段體現出來重大決策、經濟決策方面,已經可以說是由習近平拍板說了算的。」

只是,為什麼習李兩人會不同調呢?這些看法上的差異能代表習李路線分歧或鬥爭嗎?

「習給他什麼權,他就做什麼權」

台灣中央研究院政治所研究員蔡文軒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李克強是經濟學者出身,但習近平是「紅二代」出身,一個重經濟,一個偏政治,自然在經濟議題上會有不同的認知。譬如脫貧,李克強只是講一位國務院總理該講的話,用數據去提醒需要注意的地方,但這既不是政治鬥爭,也不是分歧;而習近平則是把脫貧當成綜合性的政治任務,所以會有政治性的發言跟論調。蔡文軒認為,「他們就是在不同位子講不同的話」。

中研院政治所研究員蔡文軒(美國之音陳筠拍攝)

蔡文軒表示:「但這種不一樣不會引起李克強跟習近平之間的衝突,因為李克強的權力比習近平小很多。習近平喊停之後,他(李克強)也只能摸着鼻子就走掉。」

蔡文軒表示,在習近平本身擔任中央深改組組長以及經濟領導小組組長後,李克強在國務院的權力和政治局常委的權力已經部分被架空,基本上就是「習近平給他什麼權,他就做什麼權」。李克強在經濟領域的權力比過去幾任前總理都還小,因此他是經濟權力很小的國務院總理,毫無能力跟習近平談「分歧」。

蔡文軒說:「用分歧這個字來看的話,有些高估李克強的實力,他沒有辦法跟習近平有什麼分歧,他不如朱鎔基、不如李鵬,甚至連溫家寶的權力都不如,他有什麼權力去跟人家分歧?習近平今天他建立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之後,他已經插手到經濟領域了,以前經濟領域是國務院總理負責,現在變成是經濟領域,習近平想要拿的他都拿走,剩下的經濟領域再給李克強,所以李克強連完整的經濟決策權都沒有,他跟人家能有什麼分歧。」

分析:習李為中共體制延壽無二致

蔡文軒並表示,即使習李兩人有外界所謂的不同調,也只是經濟技術性層面的差別,大致上的政治方針其實沒有不一樣。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也對美國之音說:「習近平想回到毛澤東時代、戰狼外交、紅衛兵時代等等,很多人會很不以為然,但這些東西沒有人敢跟他公開唱反調。這種期待共產黨本質上會分裂到什麼程度,目前來講我覺得有點困難。」

獨立時評人唐靖遠也說,習李兩人本質上並無二致,目標都是要保住中共不倒,為中共政體「延壽」,即使經濟路線的本質也差不多,都叫做國家資本主義。它的差別在於李克強基本上延續鄧小平時代的經濟政策,講求韜光養晦,希望藉助西方主義的營養來壯大社會主義的肌肉;而習近平是有想法的人,他想做一位中心聖主,如果再繼續韜光養晦下去,恐不利於他開疆拓土。

唐靖遠進一步分析說,中共的「一把手」跟「二把手」之所以會有不同調的最根本溯源,來自於習李兩人承襲了毛澤東計劃經濟跟鄧小平市場經濟路線的差異,而習近平看到了鄧小平路線「分權」的後果,相當於弱化了黨的領導,形成諸侯割據的局面,因此胡溫時代胡錦濤被架空,甚至習近平自己快登基的時候也出現過周永康意欲謀反的情勢,令習近平心生警惕,深怕危及到自己統治的合法性。

習李早期與後期不同調之差別

唐靖遠分析,李克強之所以敢勇於跟習近平不同調有兩個因素,一個是資歷,一個是背景。他說:「一方面是李克強本身從資歷上來講,他和習近平可以說是同輩的。因為我們都知道當初李克強其實是胡錦濤團派這一派所推出繼承人的候選人,而習近平是江澤民他們那一派所推出來的候選人,所以基本上他們可以說在政治地位上是對等的,只不過後來習近平勝出,而李克強做了總理二把手。另一個原因是李克強其實在習近平剛剛上任早期,他(習近平)還在反腐集權的階段,習近平還沒有能夠做到像現在這樣的大權獨攬和黨內獨裁,他在那時其實需要獲得李克強支持。在那個時候包括李克強背景,他是胡錦濤團派人馬,在習近平早期反腐時的確是採取一種支持,所以習近平那時對他還能容忍。」

但是,到了後期,情勢有所改變。據唐靖遠分析,一向被中共視為衡量統治合法性指標的經濟開始下行,再加上2015年發生了股災,又被稱為「金融政變」,背後疑有人為因素「搞鬼」,都對習近平想要成為「習核心」形成莫大的壓力。因此,此時習近平必須要採取強硬手段來削弱這些諸侯的權力,當然也包括李克強在經濟領域的權力。

那麼,為什麼在「習核心」的領導下,李克強還說出跟習近平不同的論述呢?唐靖遠認為,李克強的任期在2023年第十四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屆滿,對於一位馬上就要「到站下車」的官場人士而言,他跟習近平是否合拍或是已然得罪都無所謂了,反而敢說真話;之前畢竟兩人還要共事很多年,因此有所顧忌,但現在已經不同。因此,習李兩人早期跟後期的不同調是有差別的,李克強現在有「豁出去」的味道,但唐靖遠說,李更多的是出自於「自保」。

唐靖遠表示:「李克強因為他畢竟是經濟總理,如果經濟最後真的搞砸了,這個責任始終要由他來背的。所以李克強在後期,他有些時候偶爾還是會發出不同的聲調,他更多是在自保,他更多的是由這種方式來澄清我的意見跟你不一樣的,如果非要這樣做,要是搞砸了,出了問題,那麼責任不在我的身上,他更多是出於這種原因。」

李克強並未越過政治雷池半步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也表示:「過去因為大家(習近平跟李克強)一起上去,不知道習近平會做到什麼,所以都有點懼怕,但現在李克強已經不可能會在2022後持續連任,所以自己就比較不會有什麼顧忌,我認為這是李克強現在的心態。有很多東西如果不趁這個機會說,那未來根本連說的機會都沒有。而且講經濟上的差別,對中國相對來講,又不是在批評習本人或普世價值,講經濟上的差異,基本上大家還是可以容許的。」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美國之音陳筠拍攝)

唐靖遠強調,雖然習李不同調是客觀事實,但無論兩人怎麼不同調,都只局限在經濟領域,尤其是技術性環節,但只要是習近平拍版的政治決策,李克強從來沒有公開表現過不同調。從這個層面觀察,可以看出李克強始終小心翼翼掌握分寸,很謹慎地將自己局限在經濟職責範圍之內,並未越過政治雷池半步,也沒將兩人的差別趨向激化與惡化,可以說是做得比較好的。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8/157385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