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赫:歐盟制裁中共的兩大影響 不可不知

作者:
由於種種原因,歐盟長期自我蒙蔽,被迫承受中共一定程度上的經濟脅迫。現在,歐盟已經意識到,如果貿易「武器化」,歐盟比中共更有力量(就雙邊貿易而言,中共對歐盟的依賴度高過歐盟對中共的依賴度(2020年歐盟從中國進口商品3835億歐元,向中國出口商品2025億歐元,歐盟逆差1810億歐元)。如此,攻守之勢易位,《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反而變成了歐盟的威懾武器,中共就相當被動了。

王赫:歐盟制裁中共的兩大影響 圖為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大樓

3月22日,歐盟針對新疆的大規模人權侵害,宣佈制裁中共。四名新疆高級官員和一家實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公安局),被實施旅遊禁令與凍結資產。這是自1989年「六四」以來的首次。

中共則在第一時間反制裁,包括歐洲的八名民意代表(5名歐洲議會議員,荷蘭、比利時、立陶宛議員各一名)、兩名學者(德國學者Adrian Zenz,瑞典學者Bjorn Jerden)和四個實體——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中共的意圖是,你打我一拳,我還你兩拳,要在氣勢上壓住歐盟(這也是戰狼外交表現之一)。

但是,制裁戰一旦開打,就不受中共的控制了,歐盟及其相關成員國後續手段迭出。例如,制裁當日,歐洲議會宣佈臨時取消審議《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該協定歷經7年35輪艱苦談判而於去年12月30日簽署);又如,截至北京時間24日下午4時42分,8個歐盟國家——荷蘭、比利時、丹麥、法國、德國、立陶宛、瑞典、意大利先後或即將召見中共駐當地大使,以回應中方「反制裁」舉措。

歐盟這次制裁中共,可能只是一個戰術行為,比較謹慎,比如只制裁了新疆前政法委書記朱海侖、新疆黨委副書記兼建設兵團黨委書記王君正、新疆黨委常委王明山及新疆公安廳廳長陳明國,放過了新疆一把手陳全國(陳是中共權力中樞——中央政治局25名成員之一)。不過,中共氣勢洶洶的「反制裁」,往火上猛澆油,逼得歐盟及其相關成員國不得不進一步反制。

就目前情況看,如果制裁戰螺旋式上升,那就絕不只是一個戰役那麼簡單了,將對國際戰略格局演變產生重大影響。

第一,歐盟對華戰略 可能進行重大調整。

雖然,2019年3月,歐盟委員會發表的《歐盟—中國戰略展望》文件中,在承認中共合作夥伴的同時,首次稱中共是系統性競爭對手,中共被定位為談判夥伴、經濟競爭者和系統性對手(China is a negotiating partner, an economic competitor and a systemic rival);但是,三個定位之間的內在矛盾表明,綏靖政策仍然嚴重。

然而,2019年以來發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諸如香港「反送中」、中共隱瞞疫情直接導致大瘟疫重創歐洲、中美新冷戰,以及中共「戰狼外交」的四處出擊等等,都嚴重衝擊着歐盟的對華政策。經過兩年的醞釀,擁有27個成員國的歐盟終於邁出了對華政策轉變的艱難一步,制裁新疆的人權迫害者和機構——這次被中共制裁的德國學者Adrian Zenz認為「這是歐盟採取的第一個具體行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那麼,歐盟對華政策今後如何轉變呢?今年3月,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歐洲人民黨(EPP)通過的首份歐中關係立場性文件,提出歐中走向三大可能。文件指出,鑑於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政治後果和所謂的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對新疆、西藏和台灣更積極地追求長期目標,無視多邊體系和國際協議,中共的惡性影響擴散,未能履行基本人權義務,對中共的前述定位「已經過時」,「系統性競爭越來越可以被視為我們關係中壓倒一切的範式」。文件認為,「歐盟與中國的關係可能按照三種不同的情況發展。它們包括:(a)積極的設想——參與和合作;(b) 中立方案——共存和混水摸魚;(c) 消極情況——較量和衝突」。

歐盟如何應對這次歐中制裁戰,將直接影響歐中未走向。

第二,以共同價值觀為基礎,圍剿中共 的國際聯盟 進一步凸顯。

歐盟對中共實施制裁後,英國和加拿大隨即跟進。美國也宣佈對新疆政府副主席、公安廳廳長陳明國,以及新疆黨委副書記、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書記王君正實施制裁(美國去年已經對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實施制裁)。

對於中共的反制裁,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約瑟夫‧波雷爾(Josep Borrell)表示,中共未改變其政策及回應歐盟的正當憂慮,反制裁「使人遺憾和不能接受」。波雷爾再次重申,中共的反制措施不會動搖歐盟的決定,將繼續捍衛人權;英、美、加先後應合歐盟對華制裁是「完美」協調。

此外,澳洲和新西蘭外長發表一份聲明,對「更多報告表明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人權遭到嚴重侵犯」表示「嚴重關切」,並歡迎加拿大、歐盟、英國和美國宣佈的措施。

由此可見,歐盟這次制裁中共,促進了圍剿中共 的國際聯盟 的進一步發展。

尤須指出的是,歐中制裁戰,使《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命懸一線。眾所周知,中共慣用經濟綁架手段,「以經促政」,影響各國對華政策。歐盟更是中共經濟統戰的重點目標。例如,在2020年,歐盟27國與中國貨物貿易在疫情中逆勢雙向增長(高達6495億美元),中國首次取代美國成為歐盟最大貿易夥伴;同時,歐盟不顧美方反對,與中共達成投資協定。

但是,歐盟這次斷然出手制裁中共,首先,這意味着中共經濟統戰的重大失敗;其次,這意味着歐盟可以從經濟上反制中共。

由於種種原因,歐盟長期自我蒙蔽,被迫承受中共一定程度上的經濟脅迫。現在,歐盟已經意識到,如果貿易「武器化」,歐盟比中共更有力量(就雙邊貿易而言,中共對歐盟的依賴度高過歐盟對中共的依賴度(2020年歐盟從中國進口商品3835億歐元,向中國出口商品2025億歐元,歐盟逆差1810億歐元)。如此,攻守之勢易位,《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反而變成了歐盟的威懾武器,中共就相當被動了。

總之,中共對歐盟經濟統戰和經濟脅迫,這次都告失敗了。而這,極有益於國際社會認清中國經濟的內在致命缺陷和中共內強中乾的流氓本質。

中共這次開打制裁戰,損失可真不是一點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6/157308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