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從石油、銅到衛生紙 長榮塞船事件恐掀全球蝴蝶效應

長榮海運超大型貨輪長賜號仍卡在蘇伊士運河動彈不得,導致上百艘貨櫃輪等候通過,正努力化解困境的企業形容,這艘貨輪就像「一條擱淺的巨鯨」,一組菁英團隊也在25日馳援,希望能拆解這個重大挑戰。

木漿業者警告供應可能中斷,「衛生紙之亂」風險再上升。

長榮海運超大型貨輪長賜號仍卡在蘇伊士運河動彈不得,導致上百艘貨櫃輪等候通過,正努力化解困境的企業形容,這艘貨輪就像「一條擱淺的巨鯨」,一組菁英團隊也在25日馳援,希望能拆解這個重大挑戰。

Liloyd's List估算,這起「塞船」事件導致雙向航運停擺,每天價值約96億美元的航運也跟着被卡住;這個估算顯示,蘇伊士運河西向航道每天運輸價值約51億美元的貨物,東向航道則運輸價值約45億美元的貨物。

但Liloyd也坦承,這只是「粗略計算」,該公司預估目前有165艘貨輪等候行經蘇伊士運河,彭博資訊匯整的數據則顯示有約185艘。

蘇伊士運河為全球最重要航道之一

根據Aliianz Global Corporate& Specialty公司,蘇伊士運河每天平均有超過50艘船行經,處理至少10%的全球貿易量;而且,蘇伊士運河的意外也極為少見,過去十年只有回報約75起船運事件。

這條航道也是全球石油海運的要道,估計約10%的海運石油貿易都會經過這條水道。因此,蘇伊士運河受阻已影響全球石油運輸。Vortexa資深海運分析師Arthur Richier指出,初步的情報顯示有10艘共載運1,300萬桶原油的油輪,可能受到這起事件的影響,另外還有九艘滿載乾淨石油產品與生質柴油的船隻也在等候通過。

Braemar根據蘇伊士運河過去一年的貨物流動數據估算,蘇伊士運河「塞船」可能已中斷每天約200萬桶的原油與石油產品運輸。

顧問機構Wood Mackenzie指出,若蘇伊士運河持續卡住,可能導致亞洲能從歐洲/地中海取得的石油腦與燃油減少,可能支撐亞洲產品價格。

受影響產品不只石油

根據彭博資訊,目前卡在蘇伊士運河的船隻中,包括40艘散裝貨船、35艘貨櫃輪、32艘一般貨物貨船、17艘油輪、17艘化學/產品載運船、15艘產品載運船、10艘液化丙烷氣載運船(LPG Tanker)、8艘活體動物載運船、六艘原油/石油產品載運船、4艘液化天然氣(LNG)載運船,以及一艘水載運船。

研究機構MySteel指出,蘇伊士運河「塞船」時間若拉長,可能導致中國大陸的銅礦工應問題更加惡化,就算問題在幾天內解決,船隻通行作業也可能導致從西方國家運往中國大陸的銅礦出貨延後一個月。根據MySteel,中國大陸去年從墨西哥進口47.4萬噸的銅精礦、從比利時進口5.5萬噸陽極銅球等。

由於蘇伊士運河也是全球LNG海運要道,分析師指出,若這起事件在一兩天內解決,對LNG市場的影響不大,隨着北半球天氣回暖,歐洲與亞洲的取暖需求銳減,不致造成LNG現貨價格跳漲,但若繼續拉長,可能衝擊LNG市場,因為卡塔爾的運輸船須行駛更長的航程。從中國運往歐洲的LNG,近20%都會經過蘇伊士運河。

全球最大木漿製造商巴西Suzano也警告全球貨輪塞船,可能導致木漿供應中斷,而木漿正是生產衛生紙的原物料。Suzano主要以散裝貨運船運輸木漿。

Suzano行政總裁Walter Schalka表示,隨着貨櫃船需求激增,吃緊的情況已開始外溢至影響散裝船,並且可能導致Suzano的出貨延後。

他擔心,船運問題可能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只會愈來愈嚴重。如果木漿貿易嚴重中斷,而且衛生紙製造業者沒有充足木漿庫存的話,最終可能會影響衛生紙供應。

不過,Danske銀行指出,若蘇伊士運河繼續塞住,可能帶動海運費率走高,嘉惠馬士基(Masersk)等船運商。這起事件帶動油輪費率上漲,已讓油輪商獲得短暫的喘息機會。

後續求償金額恐達數百萬美元

路透引述產業消息人士指出,就算塞船問題在幾天內迅速解決,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和其他航行受阻的船運商,也可能因營收損失,而向這艘船的船東與保險業者求償數百萬美元。彭博資訊報導,長榮海運已指出,船東應為這起事件所造成的損失負責。

長賜號的船東為正榮汽船公司,路透引述消息人士說,這種規模的貨櫃輪通常有保拖拉與機械受損險,承保額藉於1億-1.4億美元,這艘船也在日本市場投保。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6/1572923.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