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毛澤東後輩的天堂生活

作者:
1975年,毛澤東送給三個妻子所生的三個子女(毛岸青、李敏、李訥)各一份財產:一台20英寸彩電,一台電冰箱,八千元現金。如果毛澤東不違規違法地謀私利,他的兒女在窮困至極的毛澤東時代又怎麼可能過上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天堂生活呢?如果毛澤東不違規違法地謀私利,他的兒女在改革開放時代怎麼能夠購買豪宅過上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天堂生活呢?

1967年8月23日,《解放軍報》社肖力(李訥,毛澤東的小女兒,1966年大學畢業)等人根據中央文革碰頭會的意見,貼出大字報《反覆辟,反保守,誓將革命進行到底》,打倒了總編輯趙易亞。隨後,肖力被指定為總編輯。[1]

在那個浩劫世界,《解放軍報》總編輯是地位很高的職位。1967年10月上旬,在《解放軍報》三樓肖力的辦公室,肖力向總政治部盧前安、魏建群、杜嘉等7人傳達了林彪的「要徹底砸爛總政閻王殿」的指示。第二天,盧前安在總政禮堂的大會上,又向總政的同志作了傳達。[2]

在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文革浩劫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劉少奇被迫害致死;早已經為共產主義革命理想獻身的中國共產黨早期領袖階層的人物李大釗、彭湃、瞿秋白等等革命先烈,其墳墓與靈魂,其留在人世間的親人,遭到了殘害。[3]

中國共產黨早期的最高領袖陳獨秀,他的小女兒陳子美(1912—2004),是一名技術高明的婦產科醫生。因為父親的原因,陳子美被打入牛鬼蛇神的行列,幾乎天天被造反派揪鬥或強迫寫反省。在被逼走投無路之際,生的欲望激起她逃生的決心。那時已經半百出頭的陳子美,在一個漆黑的深夜來到深圳大鵬灣,用她賣了首飾的錢和所有的積蓄請人將她綁在一個鏽跡斑斑的汽油桶上,便開始冒着生命危險,頂着大風大浪,在海上漂流了十多個小時,終於偷渡到了香港[4],脫離了人間地獄。敝人的二叔公鍾佛慈,一個與毛澤東同齡的農村老人,年過七旬也必須參加莫名其妙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在學習班無端遭受那些深受充滿暴力的毛澤東思想毒害而顯得沒有一點點文明教養的年輕人的斥責、謾罵,有點不想去了,所幸我的小堂叔鍾詠欽比較高大、硬朗,而且放出狠話給父親壯膽:「還是要去,你不用怕,誰敢打你,我就打回來。」使得我二叔公免去有些老人一樣被人掌摑顏面的侮辱。

在長期政治浩劫中的不倒翁、毛澤東的詩友郭沫若,一子郭民英於1967年4月苦悶自殺,一子郭世英於1968年4月19日被綁架,當晚郭沫若陪周總理會見外賓也不敢吭聲。郭沫若捨車保帥,舍兒子保自己,終至郭世英被害[5]。那些被打倒在地、再被踏上一隻腳的劉少奇、彭德懷張聞天、王稼祥等等,其親屬受殘害、折磨自不待言。

相比較億萬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思想自由被奴役的毛統區中國人,毛澤東的兒女在精神領域無疑處於自由自在的天堂之中。在物質領域,相比較長期饑寒交迫的億萬毛統區中國人,毛澤東的兒女也處於衣食豐足、無憂無慮的天堂之中。

1975年,毛澤東送給三個妻子所生的三個子女(毛岸青、李敏、李訥)各一份財產:一台20英寸彩電,一台電冰箱,八千元現金。[6]

1975年的8000元,是巨額財產,毛澤東送給兒女們的20英寸彩電、冰箱,更是不可思議的奢侈用品。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下面舉兩個例子簡單比一下:

文化大革命期間,鄧小平被流放到江西省新建縣拖拉機廠監督勞動,他想給被紅衛兵迫害成了殘廢的兒子、北京大學技術物理系學生鄧撲方找點事干,問一個老工人有沒有壞了的收音機可以讓鄧撲方修理。老工人坦率地告訴他:「哪裏有錢去買收音機呀!」[7]②1972年,福建省莆田縣小學教員李慶霖冒死寫信給毛澤東,反映他的孩子插隊落戶在農村所遇到的生產和生活方面的困難,間接反映了那裏農民生活狀況的困窘。信中寫道:「說來見笑,他風裏來,雨里去辛勤種地,頭髮長了,連個理髮的錢都掙不到。」

在中央電視台舉行的1999年萬眾矚目的春節聯歡晚會上,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的趙本山,驕傲地表示自己當年還是有一件家用電器的,那就是手電筒。相比較毛岸青、李敏、李訥的家用電器——20英寸彩色電視機和電冰箱,趙本山的家用電器——手電筒實在是太寒酸了。鄙人當年的家用電器也僅僅是手電筒。我家離興寧縣城不遠,但是沒有電,只能用煤油燈照明。

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死後,關於他違規違法榨取來的版稅遺產如何處理,中共內部是有爭議的。毛澤東遺孀江青,曾先後5次聲稱她有權繼承毛澤東的遺產,並提出要提取5000萬元給兩個女兒和親屬。但她的要求被拒絕了,說她沒有資格和權利。毛澤東的女兒李敏、李訥也申請過,也被婉拒了,其後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先後給她們二人撥下近200萬元,購買住宅和留作家用。如果江青沒有被華國鋒葉劍英等人採用斷然措施打倒,而是當上了革命「女皇」,她要繼承毛澤東的遺產,那就一點問題也沒有。

如果毛澤東不違規違法地謀私利,他的兒女在窮困至極的毛澤東時代又怎麼可能過上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天堂生活呢?如果毛澤東不違規違法地謀私利,他的兒女在改革開放時代怎麼能夠購買豪宅過上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天堂生活呢?

在李敏著、遼寧人民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我的父親毛澤東》一書的封面上和扉頁上,都有這麼一段話:「父親留下的遺產是可以使我與廣大民眾共享的思想,而沒有半點兒的家私。因為我是毛澤東的女兒。」對於毛澤東家傳的人而言,大概不說謊難受得很,悶得慌吧!!在北京的國家圖書館,我跟一個工作人員探討李敏說謊這件事,他幽默地給我進行了解釋:毛澤東留給女兒李敏的是一大塊金錢,確實沒有半點兒家私。恰如給了一大坨金子,確實沒有給半枚銅錢一樣。對於毛澤東及其後代的行為,我想借用別人的一句話來形容也許最合適:「見過無恥的,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毛澤東兒女的天堂生活,應該還包括對身體健康的保健護理。前面提到毛澤東兒子毛岸青有吃公家飯的教授級保健醫生,下面介紹一點毛澤東小女兒李訥的生活。

1971年入冬以後,中南海的護士馬曉先被派去照顧獨佔豐澤園菊香書屋的毛澤東小女兒李訥。其實李訥也沒有什麼大病,只是發了一陣高燒。李訥痊癒後,到東北搞一段時間的調查研究,馬曉先全程陪同照顧。從東北回北京後,馬曉先離開了李訥那裏,有關方面從中國人民解放軍305醫院找了兩個護士,去菊香書屋照顧李訥。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衛局改制為警衛處後的副處長、中央警衛團團長親自找馬曉先談話,說她走後派去的兩個護士承擔不了李訥那裏的工作,還是得讓馬曉先回去照顧李訥。從這以後,馬曉先和李訥一起生活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李訥很像毛澤東。她說:「我連頭髮一邊多一邊少都隨我爸爸,而且哪邊多哪邊少也都和我爸爸一樣。」李訥是在北京協和醫院生孩子的,為她接生的,是我國最著名的婦產科專家林巧稚。孩子出生後,李訥回到中南海的家裏,對孩子的護理工作,也是由馬曉先來做。後來,為了更好地照顧李訥母子,中辦方面又找了一位南方的老太太,住進了菊香書屋。工作出色的馬曉先,直到1974年3月被調去難以伺候的江青身邊工作,才離開了李訥。[8]

中國民主同盟主席張瀾,1949年10月1日就職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按照「人民政府」對高官提供的特殊待遇,他每月有200元辦公費,但他從未動用,他的一切開銷,均從工資里支付。他的夫人雖已年老,但仍然洗衣掃地,操持家務。政務院事務管理局曾安排一個保姆幫他料理家務,但被張副主席婉言謝絕了。[9]我估計毛澤東領取辦公費毫不含糊,因為我在塑造毛澤東偉大形象的眾多書中,毛澤東穿舊衣是必提的,但是沒有關於他不動用辦公費的表述。毛澤東在秉公對待自己、秉公對待家人的生活這方面,比張副主席差得實在太遠,不但不替公家省錢,而且還隨時隨地佔公家的便宜。

文中資料引用來源:

[1]蘇東海、方孔木:《中華人民共和國風雲實錄》,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122頁。

[2]王年一:《關於「軍委辦事組」的一些資料》,北京:《黨史研究資料》2001年第7期,第45頁。

[3]李星華:《回憶我的父親李大釗》,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1年版,第5-6頁。雷力行:《嚴肅處理反彭湃烈士的事件》,北京:《人民日報》1979年2月12日第4版。楊之華遺著、洪久成整理:《回憶秋白》,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71頁。

[4]吳東平:《走近現代名人的後代》,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83頁。

[5]龔濟民、方仁念:《郭沫若傳》,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1988年版,第450~453頁。

[6]龍劍宇、夏佑新:《毛澤東遺物故事》,鄭州大象出版社2002年版,第89頁。

[7]馮建輝:《走出個人崇拜》,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81頁。

[8]王凡、東平:《我在不尋常年代的特別經歷》,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06年版,第284—289頁。

[9]戚如高、潘濤:《張瀾與中國民主同盟》,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22頁。

(原內文以毛主席稱毛澤東)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摘自《毛澤東的假象與真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8/1569820.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