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病毒疫苗最大懷疑者——前線醫護

作者:
蓋洛普發現這些結果特別令人擔憂,因為擁有最高病毒接觸風險的人士——那些要求達到美國國家衛生、安全和嚴格經濟需求所需的專業人員,美國國家工程、科學和醫學研究院所定義的「1A級工作者」——最可能拒絕接種 疫苗(34%)。事實證明,前線工作者 的抵制行為正如蓋洛普對其的意向調查所預期。


病毒疫苗最大懷疑者?前線醫護 2021年2月22日,高級藥劑師Rachael Raleigh在澳大利亞黃金海岸的黃金海岸大學醫院手持一瓶COVID-19疫苗

關於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 ,有哪些前線醫護和急救人員已明確,而政客和其公共衛生顧問們仍不知悉的事?

根據蓋洛普(Gallup)1月份的一項分析報告,51%於12月接受調查的醫護急救人員 對接種疫苗 的好處並不信服,即便是疫苗「免費、可用、經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批准和90%有效」。

蓋洛普發現這些結果特別令人擔憂,因為擁有最高病毒接觸風險的人士——那些要求達到美國國家衛生、安全和嚴格經濟需求所需的專業人員,美國國家工程、科學和醫學研究院所定義的「1A級工作者」——最可能拒絕接種 疫苗(34%)。

事實證明,前線工作者 的抵制行為正如蓋洛普對其的意向調查所預期。

根據《洛杉磯時報》的一篇報導,在加州,特哈馬縣(Tehama County)過半的在聖伊麗莎白社區醫院(St. Elizabeth Community Hospital)的醫護和河濱縣(Riverside County)約50%的前線工作者 ,以及洛杉磯縣(L. A. County)20%至40%的醫護拒絕接種 疫苗。

在喬治亞州(又譯佐治亞州),根據《亞特蘭大憲法日報》的估計,只有30%的醫護人員接種了疫苗。

在俄亥俄州,州長邁克‧德維恩(Gov. Mike DeWine)報告稱,60%的老人院工作人員拒絕接種疫苗。

在德克薩斯州,《德州論壇報》2月的報導稱,因很多護理人員拒絕接種疫苗,家庭保健和生活輔助機構或無法為客戶提供服務。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2月初發佈的一項對專技型護理機構(skilled-nursing facilities)的調查發現,只有不到40%的工作人員至少接種一劑COVID-19疫苗。

美國之外的前線護理人員們也同樣抱以懷疑態度。

路透社在3月2日報導稱,瑞士醫療部門最多一半的護理人員,德國護理院運營商BeneVit集團僅30%的員工,以及法國護理院約半數的醫護人員願意接種。

美國公共廣播公司(PBS)在同日報導稱,印度從兩周前開始第二劑疫苗注射以來,一半前線工作者和近40%的醫護人員並未現身。

在加拿大,CTV發佈的一份傳聞性報導稱,蒙特利爾許多長期性護理的從業人員(long-term-care workers)「斷然拒絕」接種疫苗。

對世界各地的醫護人員們來說,該相信誰是一個兩難問題。是相信堅稱疫苗好處遠大於風險的政府僱主和製藥公司,還是相信他們自己的眼睛?

許多前線工作者親眼見到他人在接種COVID-19疫苗後得病或死亡,在缺少獨立分析的情況下,他們自行判斷這是否與疫苗有關。他們注意到,挪威的護養院在疫苗接種後出現了23起死亡,而數百名以色列人則在接種疫苗後住院。

前線工作者自身也遭受到疫苗接種的影響。正如路透社2月在標題為《在醫療工作者遭受副作用後,阿斯利康疫苗在歐洲面臨阻力》一文中所報導,不良反應出乎意料地致使大量醫護人員無法工作,迫使各醫院手忙腳亂地維持運轉。

在法國,醫療監管機構建議各醫院錯開醫護團隊成員的接種時間,以避免團隊整體工作效能喪失。

瑞典,該國21個醫療區中有兩個區域在25%的接種者出現發燒或類流感症狀後,暫停了對醫護人員的疫苗注射。

在奧地利,在一名護士接種後死亡、另一人需要住院治療後,一批疫苗的注射工作被暫停。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德國薩爾州半數先前預約的專職醫療人員為避免接種疫苗而爽約。

對於一線工作者提出的諸多擔憂,所有這些國家的疫苗製造商、護養院經營者和公共衛生主管部門都給出了平淡的保證,例如阿斯利康公司的聲明稱「報告的這些反應正如我們先前所預期」,德國衛生部長則稱「我會立即接種它」。

他們還計劃開展大量的公眾教育活動。行業倡導組織「醫療補助家庭護理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Medicaid Home-Based Care)發起了主題為「明智,免疫」的宣傳活動,以對其全體員工進行教育。

所有此類機構還都敦促媒體和社交媒體,需更警覺地審控有關疫苗接種的負面新聞。

《哥倫比亞新聞評論》在3月5日發表的關於如何揭穿批評者誤識的建議中,告訴媒體公司,「報導錯誤/虛假信息的首要規則[是]不要去談論錯誤/虛假信息」,並建議他們「考慮『預先闢謠』的做法——即積極主動闢謠或預見公眾的疑問和擔憂,而不只在虛假理論廣為流傳後才做出應對」。

儘管研究表明,這種再三的保證和公眾教育活動——也就是宣傳(propaganda)——可以減少對疫苗接種的猶豫,但蓋洛普調查發現它們的效果是微不足道的:「所有職業群體對COVID-19疫苗的有限接受率自2020年11月以來幾乎沒有變動。」

美國CDC的一項分析對此表示同意,並總結稱,「對工作人員接種疫苗」的障礙,「需要通過持續改進並施行集中的溝通和推廣策略來克服。」

然而,CDC並未解釋為何不斷地集中溝通和推廣——即更多的同質信息——會在前線醫護不完全信任數據或數據提供方的情況下消除他們的猶豫。為突破這種信任障礙並說服前線醫護——那些有充分動因保護自己的人——媒體將需要停止新聞審查,醫藥行業則需要將其研究置於獨立審查之下,所有人都需要進行合理的辯論,而不是給出「相信我們」的各種保證。

原文:The Biggest COVID-19 Vaccine Skeptics? Frontline Health Care Work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勞倫斯‧所羅門(Lawrence Solomon)是一名專欄撰稿人、作家和位於多倫多的消費者政策研究所(Consumer Policy Institute)的執行董事。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7/1569446.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