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磨刀霍霍突變調為何?獵殺!美軍配大批潛射無人機 布楊首會,專家:望沒秘密協議

習近平準備戰爭動員;中共政協委員提小縣合併,泄露官民比例1:5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日前在中共兩會上要求全軍備戰,以應對各種複雜局面。習近平究竟是「備戰打仗」還是要變槍口對內?軍事評論人士說,習近平的發言預示中共內部的風險更大,外患反而次之。但也有中共問題專家分析,中共此前修改了國防法,為打仗大開綠燈,正磨刀霍霍,準備向世界開戰。

拜登政府可能會拋棄川普時期的對中共強硬立場,而秉承奧巴馬時期的綏靖政策。因此,有評論人士非常擔心拜登政府和中共簽署私下的秘密協議。

獵殺利器!美軍要買120架「黑翼」潛射無人機,為潛艇配備「千里眼」和「順風耳」。

中共政協委員提小縣合併,泄露官民比例1:5。

布林肯楊潔篪首次會晤,專家:希望沒有秘密協議

拜登上任後,美中高層官員將於下周四首度會晤。美國國務卿和白宮國安顧問,將會當面向中共官員提出哪些敏感議題,有待觀察。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及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將於3月18日,在阿拉斯加與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及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會面。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此次會晤是應美方邀請進行的中美高層「戰略對話」。

國務卿布林肯則說,此次會晤,是在結束對日本、韓國訪問後的回程途中順道舉行,非戰略對話。

《政治風險》雜誌出版商科爾(Anders Corr)博士說:「中國(中共)想用戰略對話來定義這次會晤,以顯示兩國是對等的。戰略也傳遞出合作的意味,顯然北京想要用合作來定調這次對話。」

白宮表示,此次會晤布林肯和蘇利文會提出那些美方關切和擔憂的議題,同時也尋求合作的機會。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說:「他們(國務卿和國安顧問)在談話中不會忌諱什麼。但他們想要——下周是一個直接並能面對面接觸的重要時刻。」

目前在香港、台灣及新疆問題上,白宮確認一定會提出的是中共對維族人實施的種族滅絕。分析認為,拜登政府尋求與犯下種族滅絕罪的國家合作,是錯誤的。

科爾(Anders Corr)博士說:「如果美國將它的政治資本放在與中國(中共)貿易合作的談判上,那麼在台灣、香港和新疆維族人問題上就少了砝碼。」

對於雙方會否達成協議,專家深感擔憂。

科爾(Anders Corr)博士表示:「北京可能會試圖達成私下的秘密協議,與布林肯、蘇利文和拜登政府,我們希望不要發生,因為北京在全世界簽署了很多秘密協議,內容都是非常不利(不好)的。」

前國務卿蓬佩奧日前表示,中共在談判中從不會讓步,與中共合作沒有雙贏,只有中共贏,對方輸。

獵殺利器!美軍要買120架「黑翼」潛射無人機

美國海軍計劃向總部位於加州蒙羅維亞的空境公司(AeroVironment),採購多達120架「黑翼(Blackwing)」無人機。該無人機採用微管道式發射方式,能從潛艦或其他水下平台上發射,未來將充當潛艦耳目,大幅增加潛艦使用魚雷以及飛彈的有效攻擊距離,並讓潛艦遠離敵軍的防衛武器或感測器。

自由時報據《全球飛行》(FlightGlobal)10日報道,美國海軍公告的信息顯示,第一架「黑翼」預計最早今年8月交付,而最後1架預定2023年5月交付。

圖:「黑翼」無人機能從潛艦或其他水下平台上發射

「黑翼」無人機基於名為航空環境(AeroVironment)的飛機公司的小型無人機技術和「彈簧刀」潛射無人機技術製造而成。「彈簧刀」是該公司為海軍打造的一種殺傷性無人機,配有一個小型彈頭,一旦美軍操作手認為目標值得攻擊,「彈簧刀」就會收起機翼,變身成一枚小型巡弋飛彈,直接與其鎖定的目標同歸於盡。

「黑翼」具備可彈出的機翼,機身長49.5公分,重1.8公斤,翼展為68.6公分,靠電動推進螺旋槳快速前進,機翼收起時,整體呈火箭柱狀,透過搭載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慣性導航系統,以及多種電光和紅外線感測器,可執行情報、監視和偵察的任務。

「黑翼」能從潛艦或其他水下平台上發射,在遠超出潛艦自身感測器(被動聲納、潛望鏡、雷達等)的範圍外,標定敵方水面目標位置,透過資料鏈傳回潛艦,大幅增加潛艦使用魚雷以及飛彈的有效攻擊距離,因此可以扮演間諜角色,從而成為潛艦的千里眼和順風耳。

習近平稱安全不穩,「備戰打仗」變槍口對內?德國防長:必要時將反制

習近平日前在中共兩會上要求全軍備戰,以應對各種複雜局面,引起外界關注。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A.Kramp-Karrenbauer)對此回應說,中共發出令人不安的軍事威懾腔調,德國將在必要時進行反制。

在剛剛結束的中共兩會期間,習近平9日參加中共人大軍隊代表團討論時,沒有再強調「備戰打仗」,而是要求「全軍要統籌好建設和備戰關係,做好隨時應對各種複雜困難局面的準備」,原因是習認為「安全形勢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

對此,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11日發推文回應說,習近平的言論「令人困擾」,「我們聽到了來自中國的令人不安的軍事威懾腔調,甚至呼籲『做好戰鬥準備』。」

她表示,「我認為,我們應該在可能的地方與中國(共)合作,在必要的地方予以反制。」

3月初,德國國防部宣佈「巴伐利亞」號護衛艦(Frigate Bayern)將從威廉港起航,前往遠東,返航途中將穿越南中國海。

不過也有評論認為習近平真正擔心的首先是內憂,然後才是外患。

軍事評論家沈舟在《大紀元》刊文分析,習近平向軍隊代表講話首先肯定了軍隊過去一年成績,但總結的幾項重點工作卻把「抗擊疫情」放在首位,或透露出中共軍隊的疫情很不一般。

按照中共的說法,疫情很快就得到控制,並開了抗疫表彰會,軍隊的首要任務不應該是抗疫。而且習在講話完全忽略了與美軍對抗的主線,以及中共軍機大規模擾台。

2020年美中軍事對抗,完全是中共一手挑起的,結果卻陷入了極大的被動,包括被迫從中印邊境撤軍,在台海的騷擾騎虎難下。促使美、日、澳、印加緊聯盟;歐洲各國也相繼準備向西太平洋部署軍力,中共的挑釁引來了新八國聯軍

文章說,這些當然都沒法說,習近平的調子也明顯變弱了。1月4日,習曾簽署1號命令,要求「聚焦備戰打仗」,「以戰領訓、以訓促戰,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

2個月後,這些高調的話語都不見了。習近平向軍隊代表訓話,從「聚焦備戰打仗」變成「統籌好建設和備戰關係」,還要「隨時應對各種複雜困難局面」。

沈舟說,習近平的最新發言,其實是預示中共內部的風險更大,軍隊不但是黨衛軍,還必須是習家軍,需要隨時防範可能的政變。而中共軍隊被迫向外示弱,不僅因陷入了外部包圍圈,更因為內部的「各種複雜困難局面」。

程曉農:中共磨刀霍霍,準備戰爭動員

中共問題專家程曉農11日在大紀元撰文稱,中共的對美軍事威脅並非口水戰,它實際上已經為戰爭動員做了立法準備。

去年10月22日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維新聞》在一篇題為《國際安全不穩定性突出,中國國防法擬增「開戰條件」》的報導中說,中共在國防法中擴大了「開戰條件」,把經濟需要列為「開戰動員」的重要理由。特別是明確「發展利益遭受威脅時」要全國總動員或局部動員。

中共如此修改國防法,究竟意欲何為?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目的是在法律上做好實行戰爭總動員的準備。其實,中共高層和軍方決定發動戰爭時,並不需要履行法律程序,當年中共發動韓戰、越南戰爭、珍寶島戰鬥等,都事先對國人保密,事後則讓官媒按擬定好的宣傳版本進行社會動員。

中共修改國防法時把經濟需要(即官媒所說的「發展利益」)列為戰爭總動員的理由。其含義是,哪怕並未遇到真正的外來軍事威脅,只要經濟發展遇到麻煩,它就可能發動戰爭;換言之,中共通過修改國防法,把對外戰爭的「開戰條件」擴大到無窮大,隨便一個說法都可以輕易地和「經濟利益」掛上鈎,然後便可被中共拿來作為開戰的理由。

這種戰爭總動員所涵蓋的範圍當然不僅僅是台海衝突,因為與中國的「發展利益」關係最大的是海外貿易、技術盜取和外資流入,而這些主要與美國有關。在中共的戰略里,美國是可能妨礙它的全球經濟利益的主要國家;而修改國防法意味着,中共的戰爭威脅所瞄準的主要是美國。

中共政協委員提小縣合併,泄露官民比例1:5

近日,有中共政協委員在講到「小縣合併」提案時列舉一組罕見數據,稱某縣財政供養人員比為1:5,令網民震驚。

中共政協委員、陝西省政協副主席李冬玉在兩會上提案,為避免人口流失嚴重,她建議可以對人口規模低於10萬人的大陸小縣先行合併試點。

李冬玉提到中共政府行政成本高、公共基礎設施浪費大的問題,例如縣級行政區劃設置黨委、人大、政府、政協、紀檢、公檢法等行政事業單位和社會組織,配套建設辦公場所和科教體文衛等基礎設施,財政供養人員和基礎設施建設每年都需大量財政支出。

她還舉例說,某縣2019年常住人口3.02萬,地方財政收入3,661萬元,一般公共預算支出8.65億元,行政事業和社會組織120餘個,財政供養人員6,000餘人,財政供養人員比為1:5。她的建議小縣合併可減少行政資源浪費。

中國廣義的財政供養人員到底有多少?早在2005年,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就撰文表示,中國實際由國家財政供養的公務員和准公務員性質的人員超過了7,000萬人,官民比例高達1:18。

中共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前參事任玉嶺曾在全國政協十屆三次會議上說:「我們的官民比例早已達到26:1,比西漢時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吃財政飯的所佔總人口的比重攀升之快,是史無前例的,令人堪憂!」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統計的數據,2008年政府財政供養人員合計為3,946萬人,比值為1:34。據悉,2008年以後,國家統計局再沒有對財政供養人員總數進行過統計。

中共政府行政支出每年到底花費了多少錢,準確的數據誰也不知道,屬於「國家機密」範疇

據《上海證券報》2006年報導,前中共中組部部長張全景曾說:現在中國政治上的一大弊端是「官多為患」。一個省有四五十個省級幹部,幾百個乃至上千個地廳級幹部,一個縣幾十個縣級幹部,可以說古今中外沒有過。更何況一個省、市除省長、市長外,還有八九個副職,每個人再配上秘書,個別的還有助理。現在這麼多人既增加了開支成本,又滋長了官僚主義。

對於中共黨組織結構,《九評共產黨》一書提到,在中國,黨組織無所不在,無所不管。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黨的開銷支出,均由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控制和操縱着社會。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5/1568503.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