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鐵流:你一直消失了五十多年

—悼汪剛兄

作者:

汪兄,你走了,你是戴着「改正」的右派分子「帽子」走的;那一頂「反革命帽子」雖然摘下,卻有九個字的尾巴:「但有嚴重的政治問題」,所以回不了單位,所以補發不了工資。儘管你才華崢嶸,儘管你少年投筆從戎,儘管你十八歲追黨投身革命,儘管你曾為爭取自由的「解放」奉獻赤心,儘管你跟隨劉鄧大軍入主西南,儘管你在鄧小平身邊工作過,儘管你一手組建了《四川工人日報》而且還是這家報紙第一任總編室主任,儘管你、儘管你……

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在報上看見批判鬥爭你的文章:「我省反右鬥爭一大勝利,揪出了藏在黨內的右派分子汪剛」。此後,你就消失了,消失了……一直消失了五十多年。在那個大地初有點暖意的1981年春天,得知你就住在我們報社旁邊一間窄窄的破爛的小屋子裏,教學生,做苦力。我問:怎麼沒回去?你笑笑說:我不願下跪向人求饒。原來他們要你認錯檢查,你就是不肯!寧做個「不要組織」、不歸窠的鳥。自此,你自謀職業在社會飄流,風中葉,水上萍,一個野鬼,一介孤魂。

天大地大我為大,一根鐵骨求生存!

又是二十年—2006年夏,我和太太來武漢看望你,我們品茗黃鶴樓,小敘大江邊,笑說往事,戲評「英雄」,追思故人,鞭撻「君子」……話語間你流露出傷感:八十歲老人,應是「離休幹部」的你,卻是個道道地地的「三無人員」:無單位、無住房、無勞保,什麼也沒有,一個真正的無產者。

你憤然,你不平,兩手揮向長天,高喊着:我要寫,我要寫……然而,你已是肺心病晚期的老人,連一個擊牆的力氣都沒有,何況這仍是座鐵牆。

你這隻受傷的鳥,再也飛不動的鳥,卷着翅又回到了當年奮戰過的小城,喜和淚,愛與恨的故鄉,躺在陌生醫院的小床上,等待着死神的來臨。你沒有妻子,那「戰鬥的戀人、革命的情侶」,早早地被「57」劫難奪走,那伊呀學語的小孩也不再姓汪。唉,沒有親人的安慰,沒有妻兒的呵護,只有一個孤獨地、默默無語的靈魂。

你走了,悄悄地走了,那是牛年初二的早晨。雖然無情冷酷的「組織」沒有來人問候一聲,卻有那連天的鞭炮送你上天的歸程!你走了,為我們留下一個逝不去的心裏路程:做人要有骨氣地活着,要敢於抗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往亊微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3/1567835.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