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上路 專家:顧了面子卻嚇跑外資

中國政府為了反制美國《外國公司問責法》而出台的《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近日正式上路。有些人士提出,這項辦法可以是一隻「紙老虎」,也可以是一個施予重擊的武器。現任美國政府應該如何應對,引起人們的普遍關注。

中國《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日前正式啟動,未來外商進到中國投資,如果涉及國防安全、重要資訊技術和互聯網產品與服務、重要金融服務、關鍵技術等領域,必須主動申報,經審查通過後才得以實施投資。

分析人士指出,《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是為了反制美國的《外國公司問責法》,同時也是中共擴張權力、操控全中國經濟的一環,跟民主國家的做法不可同日而語。他們認為,這一舉措已經成為外資心裏的一根刺。中共是用很蠢的方法彰顯自己可以跟美國對峙,但實際上則是嚇跑了外資。

前任美國政府2020年底出台《外國公司問責法》,規定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如果不遵守美國審計規範,將可強迫中企在美下市,影響所及包括阿里巴巴、百度、拼多多、中國石油天然氣等中概股企業,外界評論為劍指中共。

不出幾天,中共隨即發佈《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一共有23條。官方說明是以《外商投資法》和《國家安全法》為主要法律依據,對影響或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外商投資進行安全審查,經審查通過後才能實施投資。

為反制而反制?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趙建民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是中共為了反制美國的一項作法。

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趙建民。(記者陳筠攝)

他說:「我看中國大陸跟美國不是對抗,它沒有這個實力,可是它必須要反制;你(美國)已經政策出台,而且對有些共產黨官員都開始禁止了,香港的一些都禁止了,所以它(中國)必需要有一些反應。我覺得這是對中國實體的一個反制因應。」

根據《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規定,在中國大陸投資軍工、軍工配套等國防安全領域、在軍事設施和軍工設施周邊地域投資,及投資關係國家安全的重要農產品、重要能源和資源、重大裝備製造、重要基礎設施、重要運輸服務、重要文化產品與服務、重要信息技術和互聯網產品與服務、重要金融服務、關鍵技術及其他重要領域,並取得所投資企業實際控制權的外商,須在投資前向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外商投資安全審查工作機制辦公室」申報,進行安全審查。

法律概念不清

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記者陳筠攝)

法學博士、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指出,該辦法的內容有諸多不確定法律概念,恐使外資很容易動不動就「出界」。例如該辦法第二條講到外商投資不論是直接還是間接,都算投資活動,如果不設立企業只是資助,比方說商務撥款或捐助給在中國的企業去做事,但它本身沒有參與投資,這樣也可能會被歸類為投資活動,也就是說,該法已經超越一般狹義定義的投資,而變得非常寬泛,投資概念可謂「包山包海」。

桑普指出,辦法中只講新增投資會受影響,但如果為了國家安全的立法目的,已有的投資是否受到影響?需不需要再進行一次安全審查?這些都讓人產生疑問。再比如,台積電如果要到中國投資3奈米晶圓廠,中國當然很歡迎,但在模糊的國家安全概念下,中共也可隨時以危害國家安全之由對外資採取行動。

國家安全誰來定?

桑普對美國之音表示:「如果它(中共)沒有到割韭菜的時候,當然歡迎,對國家安全有幫助;當它把你的技術完全都偷光光,或者說都學會的時候,你就是妨礙國家安全。所以,國家安全等於是有權力的人去決定什麼叫國家安全的時候,非常可怕。如果有一天中芯國際完全學會了台積電那一套,國家安全的概念就可以漂浮。」

桑普說,法案第4條第2款的「重大裝備製造」、「重要信息技術和產品與服務」、「重要金融服務」、「關鍵技術及其他重要領域」等的「重要」、「重大」跟「關鍵」這三個詞本身也充滿了不確定性。

桑普舉例說,3奈米技術很重要,那3奈米製程的周邊算不算重要?要多周邊才算不重要呢?這些不清楚。銀行算是重要金融服務,但目前盛行的線上支付、社區團購算不算「重大金融服務」呢?汽車、風力發電是不是「重大設備製造」呢?

桑普說:「這個地方完全沒有真正的定義,這麼模糊的定義很容易踩到地雷。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樣的說法就等於嚇跑了一批人,中國是蠢到用這種方法去彰顯在面子上跟美國的對峙關係,但實際上是嚇跑了外資。」

但是,根據新浪網報道,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對媒體表示,大多數外商都可以接受此辦法,並不會影響他們對中國市場開放的擔心。他還表示,這種開放條件下的安全審查做法有利於外商更明確中國國家安全的邊界,並在確保國家安全的前提下從事商業類的投資經營活動,以便有效防控安全風險。

「辦法」對台商影響巨大

美商美盛投顧前高階主管、中華財富傳承顧問協會理事陳遠成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的精神是歡迎外國人進到中國投資,但只要涉及敏感行業就要進行審查;它的問題在於國家安全的定義寫得很籠統,而詮釋權又在官方的主觀認定上,確實會讓外資投資前有更多考量。

美商美盛投顧前高階主管、中華財富傳承顧問協會理事陳遠成。(記者陳筠攝

陳遠成表示:「所以今天它說你有罪你就會有罪。今天如果我覺得你有問題就有問題,沒有問題就沒有問題,這就是關鍵。所以今天它覺得你這個東西有助於我們中國未來的發展,它就不會去對你做任何的動作,所以我覺得還是在於他們主觀的解讀。目前以這個法條來看的話,你只要主關機關的意志如果認為有問題,你就可以去查。」

《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同樣適用於香港、澳門和台灣進到中國的投資,該辦法正式上路後,台灣經濟部特別發出公告,提醒該辦法在執行上除了存有高度不確定性的風險外,對於拒不申報、提供不實資料或隱瞞資訊、未按照附加條件投資等違規行為,還可能被撤除投資,並被納入中國大陸國家信用信息系統實施聯合懲戒。一旦被納入,對台商影響甚大,公告呼籲台商應注意風險。

在中國經商的台商王先生對美國之音說,他們難以區分何謂軍工用途、何謂商業用途,哪些叫做軍工配套、哪些會關乎到國家安全,面臨的是難以承受的風險。

資方風險高台商難承受

台商王先生說:「對我們半導體來講,我們做的東西良率最好的是軍規,再來是工規、再來是商規,百分之八、九十商規就是在商業用的,所以你怎麼來禁止、怎麼來切割什麼是軍用、商用這個問題?我怎麼知道,什麼叫工用,什麼叫軍用?這種解釋從寬從嚴,對你不爽你禁用,可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了。對一個商人來講,我該容忍我產品這種risk(風險)喔,不可能啊!」

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表示,更令人擔憂的是,該辦法將提交審查的義務交給申請者,也就是交給外商投資者本身,等於官員是沒有責任的。

桑普說:「如果有一天發覺有國家安全問題,就不是官員問題,是你不來申請。那這個責任可大到多少呢?罰則最嚴重的是你所有已經有的投資完全清乾淨,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實際上不可能,等於是充公沒收,把公司共產化,非常誇張,這個是有嚇跑外資的效果。」

桑普強調,即便中國官員說歡迎台資、外資設廠投資,但該辦法猶如插在外資心中的一根刺,時時掛記在心裏,而這也是在極權專制國家投資所必須面對的冷酷現實,就是所有的經濟活動都是不安全的,因為專制政權為了達成他們的目的不擇手段來打壓投資。

台商改至其他地方投資

台商王先生認為,《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是一刀兩刃,雖是為了反制美國,卻也會讓外資對於赴中國投資望而卻步,而改赴其他地點投資,中國本身的經濟也會受到影響,得利的是第三方。

台商王先生說:「會concern(擔心)啊,會小心啊,會考慮到後遺症啊。與其這樣,我乾脆跑到越南,跑到泰國生產就好,我跑到印度就好啦。對一個台商來講,他會擔心啊。就跟川普制裁中芯一樣,完了,最大受益者是聯電。為什麼?今天我所有的design house(晶片設計公司)我不敢用中芯,我怕我以後賣不出去,因為制裁,今天我製造廠商如果說是中芯生產的晶片我不敢用,有這些risk(風險),所以所有中芯的單都跑到聯電。」

美中互相反制的結果,除了可能讓外資跑到第三地投資外,前美盛投顧高階主管、中華財富傳承顧問協會理事陳遠成也說,物聯網已是世界趨勢,如果頂尖的物聯網公司想要帶着專利技術到中國投資,卻因物聯網可能涉及該辦法中的國家安全議題而捨棄,對中國是很可惜的事!

中共這一記「七傷拳」,是否在反制了美國的同時卻也傷了自己?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趙建民表示:「肯定,可是他也沒辦法,不然你被人家壓制住,你不能展現太軟弱,習近平的政權基礎是建立在他的中國民族主義,那就是強勢啊!」

專家談美國安審的優越性

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進一步說明,為什麼這項辦法即使傷害到中國自己,中國也還是要去推行,他說,因為這是一個獨裁專政體系在擴張過程中的重要步驟。

桑普表示:「如果你以為金錢就是共產黨所信仰的東西,或者說這種財富利益,不是;它認為這種權力才是。維繫權力的方式是擴張,它要擴張他它操控能力到不同地方。這個《外商投資安全審查辦法》是操控整個中國經濟,就是外資我給你來就給你來,我不給你來就不給你來。是共產黨本質所決定。」

或許很多人會問,許多國家都有外資審查辦法,別的國家能,為什麼中國不能?桑普表示,在民主的資本主義國家裏,外資跟內資基本上可以看作是在公平遊戲規則下去進行的投資活動,但中國是奉行社會主義的獨裁國家,將外資安審看成是禁臠去操控,而且究竟是有法不依還是有法可依,用法之妙完全存乎一心,是中共自己說了算,這是基本的分別。

桑普說:「美國那一套,第一個,可以接受獨立司法審查。第二個,他經過民選議會去訂立,可以有民意的監督。第三方面,它的執行會有新聞媒體監督,去看他有沒有違反原則問題。中國是完全沒有,沒有新聞自由,沒有民主體制,沒有司法獨立,所以你看到是完全不一樣的。」

桑普表示,美中兩國的安審是無法相提並論。在美國,安審辦法一定要舉證,甚至要舉行聽證會,被審查的一方可以要求政府提出能說服人的理由,說明在哪些方面違反了國家安全;被審查人若覺得不合理,也可以尋求司法管道救濟。但在中國,桑普表示,法院是共產黨的,媒體是共產黨的。

他說:「美國保障的國家安全是一個善意的美國人民所組成出來民選政府的一個共同體的安全,中國的國家安全並不真的是14億人的安全,只是中共權貴那幾百個家族的安全,所以我覺得是完全不能同日而語。」

中共拋出風向球看拜登如何接招

桑普認為,中共拋出《外商投資審查辦法》是個風向球,也是測試器,中共先要觀察美國政府如何對待在美的中國企業,如果制裁加強,中共會立即用這把牛刀下手;就算放緩,仍會不斷用此棒子旁敲側擊測試美國的底線,中共並不會因此而軟化去追求和平。桑普說,這個辦法一開始是只「紙老虎」,但慢慢會變成真實,不論拜登政府是變硬還是變軟,中共都會用這項辦法來套牢美國政權。

桑普認為,中共已經進了一步,下面要看拜登政府如何接招。拜登2月7日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網專訪時表示美中之間將會激烈競爭,但強調不會像特朗普的做法一樣,這是否意味着會放寬對華為、中芯的政策。這考驗拜登政府的作為,也是美中關係觀察的重點。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210/1555374.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