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正寬:主動投案獲刑七年 秦光榮的詭秘仕途

作者:

2021年1月19日,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大紀元合成圖) 正體 簡體

2021年1月19日,中共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以「受賄罪 」判處前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 有期徒刑七年。秦光榮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據中紀委發佈的資料顯示,秦光榮 是第一個「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級一把手。圍繞着秦光榮案,外界有着太多的疑問:受賄2389萬元,相比先前落馬的一個個億元貪官,秦光榮在中共官場算得上是「清官」了,為何要以「投案自首」的方式主動被落馬?其真實的落馬原因到底是什麼?

要解開此案背後的謎團,一切還得從秦光榮奇葩的仕途之路說起。

長沙犯案被免職 秦光榮如何鹹魚翻身?

翻開秦光榮的官場發跡史,會發現其升遷之路極為詭異。

早在1993年,秦光榮便出任長沙市委書記,並在1994年躋身湖南省委常委。在任長沙市委書記期間,秦光榮為了迎合中共當局,施以殘暴的手段維穩 ,結果方式過猛,還調動武警殺了人。1998年2月,秦光榮因犯案被免去長沙市委書記一職,只掛一個空頭的湖南省委常委。

1999年1月,命案纏身的秦光榮竟被調往雲南,擔任手握實權的雲南省政法委書記。有分析指出,秦光榮應該是打通了負責職務任免和調度的中組部,而時任中組部長正是江澤民的「狗頭軍師」曾慶紅

狠角色趕上「巧機遇」 秦光榮官運亨通的背後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廣受民眾歡迎的妒嫉,不顧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一致反對,一意孤行發動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當然,江能發起這場迫害,背後少不了陰謀家曾慶紅 的出謀劃策。

江、曾深知這場迫害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因此,為了讓體制內不情願迫害的官員都參與進來,曾給江獻出詭計,把這場迫害演變成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和資源的一場浩劫,捆綁整個中共體制去干。人人沾血,所犯罪惡也人均一份;讓「逆淘汰」成為官場用人原則,迫害法輪功越賣力、欠下血債越大,就越有升遷的資本。

據悉,早在1999年5月,江澤民就跑到雲南,在雲南省黨政與軍隊會議上對法輪功大肆污衊和誹謗 ,為7月份即將發起的迫害做鋪墊。秦光榮第一時間嗅到了升遷的氣息,帶着之前在長沙調動武警殺人的狠勁,秦已經蠢蠢欲動,要求其下屬各部門認真學習江「關於法輪功問題的重要講話和批示」。

7月20日,從中共央視到全國各地的大小電視台、電台、報紙等都開足了馬力,對法輪功進行造謠抹黑與誹謗 ,迫害正式開始。僅兩天後的7月22日晚,秦光榮便唆使雲南省公、檢、法、司全體出動,將全省各地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全都綁架、並實施非法抄家。同年11月3日,秦光榮主持召開了省級會議,與會者包括各地州、市領導、高校黨委書記,及相關負責人等共200餘人,秦光榮要求各級組織「統一認識,奪取與法輪功鬥爭的徹底勝利」。

截至1999年年底,秦光榮下令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就達數百人,非法抄家達上百人、非法勞教10人、非法判刑2人。轉過年來,僅2000年4月,秦光榮就主導綁架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並將多人非法勞教。在秦光榮的指使下,雲南省在2000年全年非法綁架了幾百人;非法勞教的人數高達120人;非法判刑的人數幾十人;將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孔慶黃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首度在國際上被曝光。「追查國際組織」的調查結果顯示,雲南省在1999年10月,即中共發起迫害法輪功剛剛3個月後,就實施了首例肝移植手術,隨後,移植手術量逐年猛增。截止2014年,僅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一家醫院就已完成160多例肝移植手術,而雲南進行過器官移植的醫院高達40多家,是全國擁有涉嫌活摘醫院最多的省份之一。

由於其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秦光榮深得江、曾的賞識,在雲南官場上可謂平步青雲,從省政法委書記、副省長、副省委書記、代省長、省長,一路干到了雲南省一把手——在2011年成了雲南省省委書記。

涉嫌捲入政變 秦光榮官運急轉直下

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使得以江、曾為首的「血債幫」騎虎難下。特別是中共活摘器官反人類罪被國際廣泛曝光後,江、曾更加寢食難安,企圖選擇血債最大的官員來繼位,以延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以保自己將來不被清算。

因此,最早開始在遼寧主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血債最大的薄熙來,被江、曾看中,成為血債幫最為信任的中共黨魁的接班人。習近平的上台不過是江、曾的權宜之計,其真實圖謀是通過發動由薄熙來、周永康主導的政變,拿下習近平,由薄熙來取而代之。

千算萬算,不值天一划。2012年,薄的馬仔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導致「薄、周政變」流產。王立軍事件爆發後,薄熙來仍率重慶市黨政代表團到雲南訪問,而陪同薄「考察」14軍的正是時任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據中共官媒報導,秦光榮向薄熙來表忠心:「把雲南打成支持薄書記的堅實基地。」

薄熙來落馬後,「政變」的陰影一直籠罩着秦光榮,在中共最高當局反腐打虎運動中,屢屢有秦光榮被查的傳聞流出。2014年,秦光榮還被指直接捲入了由江、曾策劃的昆明大規模砍人的恐怖事件。

昆明血案以後,中南海最高層開始大力清洗雲南官場,副省長沈培平、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高勁松、省委原書記白恩培等人相繼落馬。2014年10月14日,秦光榮被免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職務,後被調至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擔任一個無實權的閒職。

至秦光榮卸任雲南省委書記前,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雲南省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非法抄家、監禁、被強行「洗腦」迫害;被非法勞教的人有近500名;非法判刑的人300多名;多人被迫害致殘;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44名……

相比前任雲南書記白恩培遭判死緩,看起來秦光榮被降職算是「軟着陸」了。可是,外界質疑,滿身血債的秦光榮真的能平安得了嗎?

神目如電 看蒼天饒過誰?

秦光榮被降職後,與其有關聯的多名高官接連被落馬。2017年4月,曾與秦在雲南共事七年的河北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楊崇勇落馬。同年6月,前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書記余雲東被審查,而余是秦擔任雲南省長時的省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種種跡象直指秦光榮的不妙處境。

禍不單行,秦光榮的獨子秦嶺在2015年年底加入華融,任投資董事會主席。而華融的董事長賴小民,正是曾慶紅勢力在大陸和香港商界的台面人物,曾經向曾家及江家輸送巨額利益。2018年4月,賴小民因貪污受賄被拿下(已於2021年1月5日被判處死刑)。

據華融內部人士透露,秦嶺在賴小民落馬後仍不收手,繼續在「裏應外合搞錢」。終於,2018年11月,秦嶺因涉賴小民系列案被調查,被指涉嫌受賄、貪污。秦嶺出事後,秦光榮魂不守魄,終於不堪重壓,在2019年5月攜妻子黃玉蘭「主動投案」,成為全國第一個「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級一把手。據報導,黃玉蘭也捲入了受賄,無論多大的紅包,黃玉蘭是來者不拒。

2019年9月,秦光榮被立案審查調查。中共官方在通報中將秦光榮定性為「兩面人」,並公佈了多項罪名,包括受賄,違規干預和插手礦產資源轉讓;生活腐化、墮落,家風敗壞,對配偶子女失管失教,縱容親屬謀取私利;與私企業主沆瀣一氣,肆無忌憚聚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

結語

踏着修煉人鮮血在官場上飛黃騰達的秦光榮,當初將法輪功學員非法投入監獄時,估計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有今天,不但自己進了監獄,兒子、妻子也未得善終。

其實,近年來經歷類似秦光榮一樣昧心仕途的中共官員比比皆是。僅十八大以來,就有超過440個正副國級別、正副省部級高官落馬,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李東生、蘇榮、蘇宏章、張越、孫政才孫力軍、黃興國、周本順等等,無一例外的都曾是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成員。災禍不會無緣無故地降臨,是報應、是天理的彰顯。

目前,無論是國際正義力量的圍剿,還是直奔中共以及親共者而來的新冠病毒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都在將天滅中共的大浪推向最高潮。至今仍在中共絞肉機上鋌而走險的體制內人員,無論今天官職大小,真的應該好好為自己和家人想一想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但千萬別低估佛法的威嚴,一旦錯過最後一絲彌補、贖罪的機會,等待迫害者的必將是「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的可悲下場。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21/1548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