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幕:揭秘捷克總統澤曼和中共的中間人

2016年3月28日,習近平出訪捷克時,與捷克總統澤曼會面。

在2020年風雲變幻的國際舞台上,捷克議長訪颱風波曾掀起不小的浪花,其中,捷克總統澤曼對中共的親近態度尤為耐人尋味。而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揭開了總統澤曼與中共之間的神秘紐帶。

總統澤曼與中共不得不說的故事

2020年12月20日,捷克總統澤曼(Milos Zeman)表示力挺中俄參與捷克核電建設,並批評捷克反間諜機構沒能考慮國家經濟利益;之前捷克反間諜機構建議,為了維護國家安全,應將中共和俄羅斯拒之門外。

過去一年中,針對是否讓中共和俄羅斯參與新的核電站建設,捷克國內爆發激烈爭論。據美國之音報導,捷克社會不願在普世價值等原則問題上讓步,不過總統澤曼的態度卻不同。

普世價值和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相比孰輕孰重?澤曼的表態在捷克國內引發了爭議。事實上,澤曼對中共的態度曾經發生過巨大的轉變。

澤曼2013年1月在捷克首次總統直選中當選,並在2018年捷克總統選舉中連任。雖然總統在捷克並無政治實權,但由於澤曼和左派共產黨過從甚密,而捷克現任政府是獲共產黨支持的少數派政府,所以澤曼在政壇擁有遠超總統象徵性職位的龐大影響力。

在其政治生涯的早期,澤曼曾對中共政權充滿警惕。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8月14日報導,1996年時澤曼曾警告不要討好中共和俄羅斯。

但在他上台後,澤曼對中共的態度發生了180度的轉變。

2015年9月,捷克總統澤曼出席了中共的北京大閱兵,他是唯一一位出席的歐盟國家元首。隨後,2015年11月,捷克簽署了中共推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

而且,總統澤曼連續參加了中共2017、2019年主辦的兩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澤曼表示,捷克願深度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對外擴展戰略,希望捷克企業更多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在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間如何選擇,澤曼的態度十分明確。

澤曼公開表示,歡迎中信、華為等企業加大對捷投資力度。澤曼支持的這兩家中企,來歷都不同尋常。

華為,名義上是民營企業,因涉嫌替中共從事滲透、間諜行為而遭美國政府制裁。

2018年12月捷克網絡和信息安全局(Nukib)發佈指令,警告華為構成潛在的國家安全威脅;總統澤曼為此怒斥自己的網絡安全機構Nukib。然而,在Nukib發佈警告指令數周后,一名華為員工因間諜罪名被鄰國波蘭政府逮捕。

中信,是中共直接控制的國企。具有中共軍方背景的商人葉簡明2018年初被中共抓捕後,中共透過中信集團接管了葉簡明的華信集團在歐洲和捷克的資產。華信在捷克的投資涵蓋了航空、核電、食品、媒體、互聯網服務、基礎設施等重要領域。中共利用中信直接拿下影響捷克國計民生的巨額資產,引起捷克政壇的高度警惕。

如今的澤曼,已成為歐洲和捷克政壇「親中(共)派」的代表人物。

2020年初,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因中共隱瞞縱容而擴散全球後,澤曼於4月表態反對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指責,並稱讚中共對疫情的控制。

2020年1月,捷克前參議院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在訪問台灣前夕突然離世,震驚捷克政壇。據捷克媒體報導,柯佳洛去世前曾遭總統澤曼和中共使館施壓。

2020年8月底捷克現任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出訪台灣後,總統澤曼立即抨擊議長維特齊,並重申自己支持中共的台灣政策。

總統澤曼和中共的中間人:派富集團

總統澤曼與中共是如何結成利益同盟的?港媒「端傳媒」曾予以披露。

根據端傳媒2020年11月19日報導,將捷克和中共勾連起來的紐帶有兩條,一條是捷克企業派富集團(PPF Group)的創始人凱爾納(Petr Kellner);另一條則是中國華信能源的董事長葉簡明。

葉簡明在神秘失聯前,是捷克總統澤曼的親密顧問。具有中共軍方情報部門背景的華信董事長葉簡明,一度是中共打入歐洲和捷克市場的急先鋒。不過2018年初葉簡明遭中共抓捕後,華信的歐洲資產被中共通過中信集團接管,葉簡明這條中捷「紐帶」被意外切斷。

派富集團一直是中共維繫和總統澤曼特殊關係的關鍵。在捷克和中共十餘年的交往中,派富集團充當了捷克總統和中共的中間人。

派富老闆凱爾納是捷克首富,與澤曼關係緊密;澤曼2014年訪華結束後,乘凱爾納租用的私人飛機返回捷克,此舉讓澤曼飽受爭議。

更重要的是,凱爾納對開拓中國市場興致勃勃,早在17年前就將中國定為重要目標。

派富集團在荷蘭註冊的子公司捷信集團(Home Credit BV),2004年就計劃進軍中國,2007年開始在中國發展業務,並於2010年成立捷信消費金融公司。捷信消費金融,不但是首批4家獲得中共批准的消費金融公司之一,同時也是迄今27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中唯一一家外資獨資機構。

根據捷信集團招股書數據,捷信集團2018年淨利潤高達39億人民幣,其中,捷信消費金融淨利潤就達13.96億元,成為中國境內營收最高和最賺錢的消費金融公司。捷信集團在中、俄、印度等國都有營業,但六成業務在中國,中國市場是其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在凱爾納及其派富、捷信集團的撮合下,澤曼與中共互動頻繁。

先是2014年和2015年澤曼總統連續訪華,然後習近平在2016年首次對捷克進行國事訪問。隨後2017—2019年,澤曼年年都會訪問中國,拜會習近平。期間澤曼推動捷克與中共簽署多項協議,大力推進中共「一帶一路」打入捷克和歐洲。

捷信在中國屹立不倒的秘密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捷信不但賺得盆滿缽滿,而且還擁有相當特殊的地位。

2019年2月份,一份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的判決書,更是坐實了捷信消費金融存在放「高利貸」的行為。(中國裁判文書網截圖)

近年來已有多家涉嫌放高利貸的中國消費金融公司遭遇中共政府調查,作為中國消費金融排頭兵的捷信,卻一直超然物外。

其實,早在2013年捷信就被中共央視曝光其向大學生發放年費率超過50%的貸款,而且存在暴力催收的問題。

2019年2月份,一份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的判決書,更確認捷信消費金融存在放「高利貸」的行為。另據陸媒《南方周末》2019年9月5日報導,捷信在全球有電話代理和實地催收代理2.3萬人,擁有全中國乃至全世界人數最多的催帳團隊。

據德國之聲2020年9月5日報導,捷信金融因為超過中國監管機構規定的「超高利息」「暴力催帳」等原因屢屢被媒體曝光,並被稱為「高利貸之王」、「中國唯一合法的高利貸」等。在第三方投訴平台上,捷信金融的投訴量總在前十名內,不少借貸人自殺,家破人亡的案例也赫然在列。

然而,這些負面消息未能阻止捷信消費金融發展為中國消費金融業的龍頭。

德媒報導說,捷信金融在中國高層的保駕護航下,發展迅猛,作為回報,以澤曼總統為中心的捷克親共利益集團也不遺餘力地幫助中共擴大影響力。例如派富集團旗下的捷信親自操刀,通過公關公司,設立了一家名為Sinoskop的智庫,專門為中共做宣傳。

另據NPR、《衛報》等外媒報導,捷克Sinopsis智庫負責人、中國政策專家哈拉(Martin Hala)指派富集團在中國處於非常微妙的政治地位。派富集團的捷信公司在開發中國市場時,積極為中共和捷克政府牽線搭橋。

《南方周末》報導也提到了捷信的「特別身份」,指出「作為捷克最大的企業,捷信時常被視為中捷友好的使者。每年捷信都會調派大量人手去參與舉辦中捷金融論壇」。

2017—2019年間,捷信年年都參與推進中共「一帶一路」的論壇。(捷信中國公司官網截圖)

根據捷信中國公司官網,該公司2017—2019年間,頻頻參與推進中共「一帶一路」的各種論壇。

不過,2018—2019年,中共和捷克的關係遭遇了寒流。

首先,2018年葉簡明失聯後,中信集團(CITIC)接手華信在捷克的資產,激發了捷克政壇對中共的警惕。

緊接着,2019年捷克政府對華為突然變臉,繼網絡安全局(Nukib)警告華為威脅之後,捷克衛生部和司法部宣佈不再履行從華為購買伺服器的現有合同,甚至華為提供給總統府的獨家通信合同也在審查之中。

2020年初,捷克參議院前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訪問台灣的計劃更引起了中共不滿;而柯佳洛在出行前突發心臟病猝死以及與之死亡有關的一系列猜測,也讓中捷關係急劇降溫。

幾乎是在同一時段,捷信在中國的業務也開始遭遇危機。

捷信金融先是於2019年2月被湖北武漢地方法院判定為高利貸,隨後頻頻在借款糾紛中敗訴。根據捷信金融的財報,2019年捷信淨利潤同比下降了18.34%。

而捷信集團原本在2019年7月向港交所申請上市,並於9月1日通過了港交所聆訊。但在臨門一腳之時,2019年11月捷信集團突然宣佈取消香港上市計劃。

進入2020年,捷信經營進一步惡化,一季度淨利潤與2019年同期相比暴跌近90%,僱員數量也比2019年底減少近1.4萬人。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09/154381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