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張杰:馬雲讀懂了鄧小平讀不懂習近平

作者:
在以阿里巴巴為母體的龐大商業帝國中,馬雲和中國的權勢階層有着盤根錯節的聯繫。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中共建政功臣和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子孫。

馬雲在哪裏?

去年11月,馬雲缺席了他的公益基金會牽頭舉辦的「非洲創業者大賽」第二屆決賽,而他曾出席第一屆決賽、並擔任評審。就在「非洲創業者」決賽前幾周,馬雲還曾表示,他「迫不及待想見參賽者」。

近來,圍繞馬雲發生了很多事。11月3日,螞蟻金服上市前,馬雲等高管被監管部門約談,原本被視為史上最大規模的IPO突然被官方叫停。接着,阿里巴巴違反監管被罰款。當局宣佈對阿里巴巴進行反壟斷調查。再接下來,官方媒體對準馬雲展開了炮轟。紐約時報評論道,不少網民喜歡稱馬云為「馬爸爸」,但最近,公眾情緒變壞了,「馬爸爸」成了中國的過街老鼠。他被稱為「惡棍」,「邪惡的資本家」,和「吸血鬼」。一位作家甚至列出了馬雲的「十宗罪」,還有人開始叫他「兒子」或者「孫子」。

馬雲,這個中國改革開放時代紅極一時的民營企業領袖,正在急速墜落。其情形,有點類似中國文革時代,許多高官、名人一夜之間或消失或成為階下囚。而就在兩年前,許多外國領導人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時,經常要去阿里巴巴總部所在地杭州,與馬雲會面。有評論指出,沒有任何一位能像這位前英語教員一樣,體現了一個技術走向尖端同時向世界開放的中國形象。馬雲不僅以網購顛覆了中國的傳統商業模式,他更以支付寶對中國的金融進行了一場革命,中國已無需走使用支票和信用卡的老路,一夜之間線上支付取代了有毛澤東頭像的人民幣。

但10月24號馬雲在上海陸家嘴金融論壇的演說之後,一切都改變了。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馬雲之前,發表視頻演講,強調中國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但馬雲批評中國的問題「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的風險」,他認為中國金融體制過時,小當鋪思想嚴重,中國當下的金融體制不過是工業時代的遺物,我們應該為新一代和青年人開創新的體制,我們必須革新目前的體制。馬雲的直抒胸臆的講話據說讓習近平勃然大怒。

時評人士長平先生在他的文章《馬雲的中國智慧》中寫道:馬雲喜歡秀場,甚至有點上癮。有網民總結說:」與商界大佬座談,與全球首腦會晤,是馬老師的標配。」這還不夠,他還投資拍電影讓自己演功夫大師,他捐助樂團讓自己當指揮,他與流行歌手王菲合唱,還和藝術家曾梵志共同作畫。

和普通人不一樣的是,聰明過人、求生欲強的馬雲,做了很多協助當局作惡的事情,並洋洋自得地稱之為生存智慧,藉助他的名聲和講台向全世界推銷。對於隨意收拾他的權力體系,他自己也貢獻不菲。

三十一年前,中國有過建立公平正義的民主社會的機會,那就是1989年的民主運動。對於這場被坦克機槍鎮壓的民主運動,馬雲在2013年7月接受《南華早報》記者採訪時說:」……鄧小平在』六四』當中,他作為國家最高的決策者,他要穩定,他必須要做這些殘酷的決定。這不是一個完美的決定,但這是一個最正確的決定,在當時是最正確的決定。」

馬雲經常宣稱自己的」清白」。但是,據《紐約時報》報道,在以阿里巴巴為母體的龐大商業帝國中,馬雲和中國的權勢階層有着盤根錯節的聯繫。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中共建政功臣和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子孫。其中包括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賀國強的兒子賀錦雷,陳雲的兒子陳元,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曾培炎的兒子曾之傑,王震的兒子王軍。

馬雲津津樂道於他的大數據如何協助政府預防犯罪,但是眾所周知,中國政府最有興趣的是利用大數據來監控異議人士和統治少數民族。據報道,阿里巴巴的雲計算業務網站展示了客戶能夠如何使用其軟件檢測圖像和視頻中的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的面孔。

除了商業成功之外,馬雲也跟很多普通中國人一樣,搞關係,混圈子,出風頭,服膺強人,自我美化,把不正直當智慧,把作惡合理化。但是,當國家需要消滅你的時候,這些小聰明都無濟於事,那些關係網都成為攔住你的天羅地網。

有人會說,如果馬雲再聰明一點,再低調一點,對於金融系統的問題「看見了當沒看見」,是不是就能夠平安無事呢?當然不是。領導震怒只是表面現象,背後是專制理性。

專制理性告訴當權者,絕不允許民營企業一家獨大,所有資本都要控制在政府手裏,所有壟斷企業都必須是國有企業。馬雲多次表態,「只要國家需要,支付寶可以隨時上交國家。」

應該說,長平把馬雲看得很透徹全面。昆明大學金融學者張謹說,馬雲無非是中共資產的一個白手套、一個代持人,把他的權力及財富收回去,那是分分鐘的事情。如果他沒有更好的奉獻,處境會越來越糟糕。

如何看待馬雲是個問題。如果我們把馬雲放到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時代,一個既有經營的天賦又與權貴暗通款曲,一個既希望國家走向市場經濟,又為中共獨裁專制辯護的馬雲其實並不難理解。但今天之所以馬雲墜落神壇,是因為他不能適應習近平的新時代–極權主義時代。

在中國八九十年代甚至本世紀初相對自由的空氣中崛起了大量民企。但是,習近平近年來不斷強調「不忘初心」,共產黨人的初心被視為是消滅階級和消滅資本主義,讓本已壟斷國民經濟命脈的國企壟斷一切。兩年來,官媒以及親北京的學者在點點滴滴灌輸一種思想,比如私營經濟退場論。現在,在美國將中國作為頭號戰略敵人,並展開全方位的對抗形勢下,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和美國政府更迭的背景下,習近平對中共政權的穩定深感憂慮。他擔心民營企業會成為中國民主化的推動力。中共中央辦公廳發文要求民營企業家「聽黨話,跟黨走,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中共統戰部日前發表指令,要求強化在私企中的黨的建設,中宣部更直截了當表示,「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習近平12月初要求「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正如《人民日報》2019年9月發表社評宣稱:「沒有所謂的馬雲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雲」。

馬雲的功夫在民營企業家中,算得上一個俠客,但真正的劍客卻是香港首富李嘉誠。李嘉誠是來去無影、踏雪無痕的高手,80年代開始與 大陸做生意,賺得盆滿缽滿。十八屆五中全會後,他感覺到了危機,於是在他人燈紅酒綠、鶯歌燕舞時已開始佈局並實施了「大撤退」,不停拋售旗下產業,趕在新一輪「公私合營」的「打土豪、分田地」之前,順利完成了名下資產的戰略轉移。比較馬雲和李嘉誠,我們不得不說,馬雲的經濟智慧或許並不低於李嘉誠,但政治謀略還差得很遠。

馬雲作為紅頂商人應該知道自己的本分,資本依附於權力,權力帶來更大的資本;資本不能對抗權力,否則權力會吞噬資本。中國歷史上的紅頂商人無不是因依附權力而飛黃騰達,又無不因失去權力依附而身敗名裂。資本和權力的平衡如同高空走鋼絲,它是刀鋒上的藝術和飛蛾撲火的功夫。

馬雲看懂了鄧小平改革開放,但看不懂習近平新時代,也看不懂毛澤東時代公私合營和新時代公私合營的相同和不同。二次公私合營都是針對民營企業家的財富消滅運動,第一次是為烏托邦理想,第二次是為保政權和保江山。有學者指出:一個甲子前的那場公私合營的血腥歷史還沒有從中國人心中抹去,第二次公私合營又呼嘯而至。沒有來得及跑路者中,會有多少人「舉身赴清池」,會有多少人「自掛東南枝」,又會有多少人成了當年陳毅口中的「空降兵」?第二次「公私合營」是民營企業躲不過的劫難,並終將遭滅頂之災,這就是中國民營企業家之殤和宿命。在馬雲之前,吳小暉入獄18年,財產充公;肖建華被秘密綁架回大陸,至今生死不明,馬雲能夠逃過劫難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08/1543308.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