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趙曉快評: 川普緊急講話 「茶黨」之魂與當下危機

作者:
第一步、窮盡所有現有法律手段,壓力測試級別的司法戰。(若無效果……)第二步、依法實施林肯式的全國戒嚴,暫停人身保護條例,進行大抓捕。重新舉行大選。拜登一方可以突破框架出老千,川普一方也可以突破框架掀桌子。即使川普現在不戰了,他後面的7千萬人也不答應,也會"踢開川普鬧革命」,捍衛自身利益,不惜發動第三次戰爭。

事件:川普最重要的演講

12月3日,川普總統就2020年總統大選向全國發表緊急講話。他表示,自從他2016年當選後,左派一直想用非法手段他趕出白宮,包括「通俄門」,現在他們所作的只是這個努力的延續。「我並不在意輸贏,我願意接受任何公平的,真實的,合法的選舉結果,拜登也應該如此」。

美東時間12月3日下午4點40分,美國總統川普向全國發表他認為「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次」全國電視講話。

在講話中,川普總統向美國民眾詳細、具體地列舉了在整個大選中發生的大規模舞弊的情況,特別是發生在幾個搖擺州出現的舞弊情況,涉及數十萬計的非法選票投向拜登,大量投給川普的選票未被計數。他還抨擊對手使用」Dominion」大規模竊取選票。

他說:「這場嚴重的大選舞弊是史無前例的」。

川普總統表示,自從他2016年當選後,民主黨一直想用非法手段把他趕出白宮,包括「通俄門」,現在他們所作的只是這個努力的延續。

他們大量採用郵寄選票和缺席選票,藉助病毒實現他們的議程,「其實病毒只不過是他們實現多年謀劃的議程的一個藉口而已。」

對於對手竊選的目的,川普說:「我要的是『美國第一』,而他們不要『美國第一』,他們要的是權力和金錢!」

川普總統指出,他個人勝選敗選無所謂,但是要公平,他說:「我並不在意輸贏,我願意接受任何公平的,真實的,合法的選舉結果,拜登也應該如此」。

川普總統強調:「而且這不是只關乎我的輸贏,我們必須重建人民對選舉的信任,我們在重建選舉誠信,我所要的結果是:合法的人,經過合法的程序,投出合法的選票。」

他最後強調說:「我們必須糾正這次大選舞弊,這非常重要,否則我們將失去美國!我們必須重建選舉誠信。

我的好友,美國與法律問題專家的速評:

這是個梳理過程。川普把民主黨對他4年來的迫害和選舉舞弊邏輯與現象梳理了一遍;同時說了現在的情況,看來不是很好。不然他不會這樣出來說這種聲明,這意味着會有非常規手段出來。同時也意味着,正面途徑川普都被封死了

現在川普的路徑已經清晰:

第一步、窮盡所有現有法律手段,壓力測試級別的司法戰。

(若無效果……)

第二步、依法實施林肯式的全國戒嚴,暫停人身保護條例,進行大抓捕。重新舉行大選。

拜登一方可以突破框架出老千,川普一方也可以突破框架掀桌子。

即使川普現在不戰了,他後面的7千萬人也不答應,也會"踢開川普鬧革命」,捍衛自身利益,不惜發動第三次戰爭。

茶黨始於2009年,有一批人反對高稅收,提出的口號是:"Tax Enough Already(稅夠多的了)",三個單詞首字母TEA正好是"茶"的意思,因此被人稱為"茶黨",他們也接受這個稱呼。同時正好與1773年波士頓民眾因反對殖民地當局徵稅而倒茶的那批人的稱呼與訴求相吻合,但波士頓"茶黨"沒有組織,只是當時人們的一種叫法,那批人自已也不自稱是"茶黨",後來有組織的反英行動及獨立戰爭的領導人並未使用"茶黨"的稱呼。但現在的茶黨無疑繼承了當年波士頓"茶黨"反抗政府徵稅的鬥爭傳統。

新老"茶黨"的最大區別是,新茶黨成員與部分掌權者(政客/議員/甚至總統)有聯繫,同時擁有大量精良武器。

當年,我到"佔領華爾街"運動現場與參與者交談時,深刻體會到左右相爭掩蓋下的上下矛盾。

那時還無人敢於談論用槍桿子解決問題……

我的補充評論:「不自由、勿寧死」「茶黨」之魂與當下危機

不了解美國的生命之源、精神 DNA,就永遠不能理解美國。

中國人熟悉戰爭難民、經濟難民等,卻不熟悉「宗教難民」。因為,咱土地上沒這東東。

而美國這個國家,恰恰是一幫「宗教難民」建立起來的。

中國人當年闖關東、下南洋,今天仍有人偷渡國外,這都是「經濟難民」。對於「經濟難民」來說,生存、財富是最大的奮鬥動能,活命是人生最高的追求,好死不如賴活着。

「五月花號」所代表的「宗教難民」是另一群人,他們在故國有知識、有文化,不缺吃、不愁穿,飄洋過海,百死不辭,畢路藍縷,一心一意只為信仰。

五月花號

對於「宗教難民」來說,「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裏所出的一切話(路4:4)」;信仰自由才是最大的奮鬥動能,榮耀基督才是人生的最高追求;人活的不是性命而是使命,「不自由、勿寧死」。

中國人印象中,美國是進化的、世俗的、科學的、現代的、民主的……美國的底色以及骨子裏卻是神明的、信仰的、道德的、古老的、共和的……

「美利堅合眾國」尚未現於地平線時,「宗教難民」們就在精神DNA確立了這個國家要成為「山巔之城」;意為:這個國家須為基督信仰而屹立,要讓全世界都看到耶穌基督的光芒、十字架的榮耀。

不為吃、不為喝,不為財死,不為食亡,竭力追求信仰自由、以神明秩序為導引、以天國為藍本建構地上之城,這正是美利堅與眾不同的 DNA。

例如,美國革命的起因一般人都認為是稅收引起。但現在不少人已經知道,經濟只是表面,事實上英國的稅並不高甚至可以是低的;更深層的原因在政治或者說納稅的規則,「無代表不納稅」,這是美國人民認可的政治規則,因此不接受英方隨意徵稅。除此之外,《西方文明的歷程——從古羅馬英國到美國獨立》一書還強調指出了最深層的信仰衝突的原因,即新英格蘭的清教徒四州對英國政府試圖在殖民地推行聖安甘宗,建立主教制的想法極為敏感、極為抵制、無法接受,故發動獨立戰爭、堅決抵抗。

今天的美國也是這樣,全球化所引發的經濟矛盾只是表面,黨爭危機及大選混亂也只是政治層面,最深層面是價值之爭、道路之爭、信仰之爭!

有人說,別管選舉作弊了,四年後再來吧。今讀美國建國史,約翰·亞當斯談到為何要發動獨立戰爭時,說到:」在所有權力中,宗教、精神權力是最危險的……當這種宗教、精神權力交給個人例如教皇、主教時,可能使我們永遠處於地獄的境地。」這足以表明,美國人民當年並非為印花稅而戰,而是為信仰而戰。

今天的新老「茶黨」也自不例外,不僅是為工作、為經濟、為稅收而戰,也不僅是為選舉的公正而戰,為程序公義而戰,同時也是在為信仰、自由、未來道路而戰!

美國為什麼200年一飛沖天,因為憲政民主將罪惡的權力關進了籠子,同時基督信仰還將罪惡的人性關進了籠子裏。

很多人喜歡美國兩黨政治、左右制衡,這是好的;但如果認為僅此就夠了,並且認為美國民眾用武力捍衛民權是錯誤的違憲行為,那就錯得非常膚淺了!

當初,美國國父們基於人性之惡的深刻洞察,設計憲政的要旨就在於對權力制衡,確保沒有一種權力能夠凌駕於其他一切權力之上,從而將罪惡的權力關進籠子裏。

美國國父們正是基於這一點,才展開步步為營、環環相扣的偉大憲政體系的設計。聯邦層面有三權分立,總統、議會、法院相互制衡,沒有誰能絕對說了算;同時規定政府不可以辦媒體,只有老百姓可以辦媒體,引入所謂媒體「第四權」的監督;在聯邦和地方層面,地方高度自治,相當於地方和聯邦分權……

但光有這些還不夠,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規定,公民可以持有槍支,這就是民權對公權的合法制衡!這可謂美國憲政的精華,中國人卻不辨所以、更未予重視;其目的為的是確保公權力不被濫用、不被篡奪,因為美國的憲政要求始終彰顯的是真正的民意,而不是假民意,否則老百姓不僅可以「公民抗命」,還可以揭竿而起、推翻暴政。

我問過不少朋友,為什麼很多國家的法官判案經常是「葫蘆僧亂判葫蘆案」,甚至乾脆草菅人命,而美國多數判案都能讓當事人心服。沒有幾人能正確回答。答案其實很簡單,美國公民可合法持槍,因此法官在斷案時有無數看不見的槍口在指着他,要敢亂判,小心吃槍子兒——門外都是楊佳

也就是,美國憲政決不象是中國自由派學者所想像的那樣左右制衡、三權分立、上下分權就行了!憲政體系要在本質上保障民意,還必須允許在最後的環節,人民可用以暴易暴的方式,行使自然法意義上的武力報復。這才給了權力以極大的威懾力,不得不如履薄冰地彰顯公義,憲政文明也才得以建立起來。

用實力才能保障和平,用民權制衡政權、公眾暴力制衡國家暴力才能保障文明!這正是當初美國國父們針對人性之惡、再三禱告之作出的憲政設計!中國放眼看世界的知識分子真能懂得其精妙之處及用心之良苦嗎?

把罪惡的權力關進籠子,這還只是第一步,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一步,是防範憲政民主崩潰的底線與高壓線。為保障憲政民主的良好運行,還必須依賴於「君子政治」、「兄弟之愛」。這就像一台再好的機器也需要好的保養,一棟再堅固的房子也還需要好的維護一樣。

只有基督信仰,才對人性之罪惡有如此本質的認識和警省;也只有基督信仰,才能以基督大愛的救贖以及兄弟之愛的踐行,成功地將人性的罪惡關進了籠子裏。

雨果的《悲慘世界》告訴我們,沒有基督,這個世界就是悲慘的;有了基督,這個世界就頓時變得充滿盼望。故事中的男主角冉·阿讓本是個監獄裏剛放出來的罪犯,連個身份都沒有,無人敢收留、無人去同情,但神父(主教)卻予他好住好吃。只是冉·阿讓賊性不改,早上起來偷了神父的餐具就跑,結果被警察抓住送交神父。然而,神父對他說的是:「我的好兄弟,你為什麼走得這麼早,只拿了銀餐具,我還準備將銀燭台也送給你呢!」這一刻,冉·阿讓心中一熱,眼中淚流,暗自起誓:縱然法蘭西沒有了一個好人,我也要做那最後一個好人!」這一刻,他的靈魂歸於天上耶穌基督,他罪惡的人性關進了信仰的籠子。

美國所代表的現代文明,為什麼兩百年一飛沖天,就因為做到了兩件事:把罪惡的權力關進籠子、把罪惡的人性也關進籠子。

美國之外的其他民族和國家為什麼難以進入現代文明,就是因為既沒有辦法將罪惡的權力關進籠子裏,更沒有辦法將罪惡的人性關進籠子裏。中國著名社會學者、北大陳浩武教授曾有一段「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生命與真理探求歷程,但最終痛苦、失望地發現:中國儒家其實是「奴家」,道家只關心個人長生不老,佛教更是退縮到深山老林、只問來世不問今生——中國所有的文化都沒有做到、也沒有可能做到,甚至想都沒想要做到的,就要將罪惡的權力關進籠子裏。

更別說將罪惡的人性關進籠子裏了!

從這個角度,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其實是在文化的沙漠上夢想種水稻!

同樣,美國現在為什麼危機重重,因為「有基督的文明」正在遭受侵蝕,民主黨正帶領美國朝偏離基督化的方向狂奔,罪惡的權力看起來似乎仍關在籠子裏,但罪惡的人性已經掙脫籠子、洪水猛獸般跑出來肆虐、吃人……

據民調組織Pew的數據:10年前即2009年,有77%的美國人認為自己是基督徒;10年後今天,只有65%的美國人認為自己是基督徒,而非基督徒的比例從17%飆升到26%。

改變更主要體現在民主黨方面,10年前有70%的民主黨人認為自己是基督徒,今天卻只有55%,同時有1/3的民主黨人是無宗教信仰者。

美國當年有公義之序、兄弟之愛、理性之光。今天的美國,一大危機就是:兄弟之愛正在痛失。正如學者、《西方文明的歷程》一書作者傅峻所指出的,離開兄弟之愛,美國什麼也不是。民主選舉的基礎也將蕩然無存。這在2020年大選的黨爭危機中,世人已經洞若觀火。

2020年的大選,還讓人們看到了基督文明正在經歷的重大考驗。美國能否守住其信仰、文化以及文明的主流,不僅關乎美國,也關乎全世界。如果美國基督文明、保守主義的燈塔熄滅,全世界也將進入到黑暗!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大選變成了世界大選,被舉世關注的原因。

美國建國之父、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1735一1826)在建國之初就警告:「沒有任何武裝政府有能力應對不受道德與宗教約束的人類,貪婪、野心、復仇、魯莽,將會破壞我們最堅強的憲法核心,猶如一頭鯨魚衝破漁網。我們的憲法只為有道德、有(基督)宗教信仰的人們而制定,它完全不適用於對其他任何人的治理(參見《美利堅眾合國的歷史:由發現新大陸開始》)。」

托克維爾則敏銳地指出,失去基督信仰,人們將從自由人的心態淪為奴隸的心態。他指出:「當宗教(基督教)在一個國家被破壞的時候,那些智力高的人將變得遲疑,不知所措,而其餘的人多半會處於麻木不仁的狀態。對於同自己和同胞最有利害關係的事物,每個人僅能習以為常地抱有混亂的和變化不定的概念。他們不是把自己的正確觀點放棄,就是保衛不住它。愈是,他們由於無力解決人生提出的一些重大問題便陷入絕望狀態,以至於自暴自棄,索性不去想它們。這樣的狀態只能令人的精神萎靡不振,意志的彈力鬆弛,培養出準備接受奴役的公民。一個民族淪落到這種狀態後,不僅會任憑別人奪走自己的內在自由,而且往往會自願獻出自由。」

如今,有識之士(如傅峻)正大聲疾呼:「美國是基督徒建立的,是根據新教上帝之下人人平等,兄弟之愛的原則建立,如果讓大量的非基督徒,沒有新教信仰的人湧進美國,那麼美國也將變質,淪為與第三世界國家無異……」

這是什麼意思?這就是警告:美國不是亡國的問題,而是「亡天下」的問題。亡國,只是政權更迭;亡天下,卻是文明滅亡!美國作為國家仍將存在,但若是淪為了法國那樣的天主教+伊斯蘭國家、歐洲那樣的高福利國家、南非那樣的治理倒退的國家以及委內瑞拉那樣的腐敗國家,那就是「亡天下」了!

這個「亡天下」,意味着自由在全世界的消失。正如里根說的,美國是自由的最後堡壘,美國的自由若喪失,自由主義者將退無可退!

亡天下之苦、之痛、之哀,遠甚於亡國!這正是美國人民以及全球無數仁人志士關注美國大選及其向何處去的原因所在。輸贏不重要,公義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美國所代表的人類先進文明向何處去?

傅峻尖銳地指出:「美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就是,維護傳統基督教價值觀的基督徒與代表非基督徒民主黨的矛盾!」

盼望美國當前尖銳的經濟矛盾、社會矛盾、政治矛盾以及文化與信仰矛盾能夠在和平的通道上解決。因為,這些尖銳的矛盾如果不能和平解決,則必將引發包括「內戰」在內的各種衝突!這對美國也罷,對世界也罷,並非是好消息!

祈禱上天!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萬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204/153040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