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弗林和麥金納尼將軍:叛國級選舉舞弊的背後故事(二)

麥金納尼將軍(Gen.Thomas McInerney)(圖)

《世界觀報道》廣播11月28日播出了主持人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的一個採訪,採訪的主人公是米高.弗林(Michael Flynn)將軍,這是自川普總統赦免他以來的首次公開採訪。這個採訪還包括網絡戰爭專家托馬斯.麥金納尼(Gen.Thomas McInerney)將軍以及TheAmericanReport.org的作者瑪麗.范寧(Mary Fanning)。

本台翻譯了完整的採訪記錄。在第二集中,您將了解「大海怪」的真實身份,同時明確確認在為奪取中央情報局位於法蘭克福的伺服器的交火行動中有美軍人員被殺,這些伺服器上有通過遠程修改投票表等選舉舞弊的關鍵證據。

下面是完整的採訪記錄(二):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麥金納尼將軍,您願意評論一下您的朋友說的話嗎?還有,感謝您幫忙安排這次採訪。

General Mclnerney(麥金納尼將軍):對,這絕對是至關重要重要的,這應該是第一次弗林將軍能夠公開在這樣的場合下說話,所以我想感謝您安排這個採訪,我知道瑪麗也跟您說過,您今晚所做的採訪非常重要,因為這是一列飛馳的列車,這就是為什麼我希望您要做這些,因為我們看到的是美國歷史上最空前的局面。這是歷史上自維護國家完整的那場內戰以來的最危險時刻,我為什麼這麼講?內戰,那不過是戰爭,今天你和弗林將軍談到的是網絡戰。網絡戰是隱蔽的,是神秘的。你沒有看到它的到來,但是它卻發生了。突然間,13.8萬張選票或15萬張選票,突然間就出現了,因為我們看到的是電腦,我們以為它們都是合法的,但對這次的情況,它們卻是不合法的。這歸功於西德尼-鮑威爾與弗林將軍的律師一起所做的一切,以及她在喬治亞州和密歇根州周三晚上提交的內容,感恩節的前一天晚上,我們還得到了一個來自一位醫生的訴訟文檔。

59歲的加州居民Navid Keshavarez-Nia,是一位情報界專家,他曾在華盛頓首都情報界工作了近40年。我不多說他的背景,他的這篇聲明引用了我的話,他自己也承認這一點。

Kurt Weeby庫爾特-威比,前國家安全局官員,我們的好朋友,和我、瑪麗和丹尼斯-蒙哥馬利一起工作。丹尼斯-蒙哥馬利,前中情局分析師,是錘子系統和記分卡系統的真正創造者、發明者。我們提醒大家,我們提醒大家了這個東西,在周日和周一選舉前,我們告訴大家,選舉舞弊這一切將會發生。而這確實也發生了,瑪麗在讓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過程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突然間,在11月3日投票開始前的兩天半,也就是11月1日,我開始參與對投票門的揭露。

我的背景是軍事分析,在福克斯新聞(Fox News)擔任軍事分析專家已有16年半。我曾是空軍第三號人物,所以我有很深厚的背景,但是Brannon,對這個事情讓我如此輕車熟路的原因是我運營了一家雲公司,一家先進的雲公司。我立刻對這種技術就非常熟悉,因為它貫穿在我的軍事生涯中。大家可能記得1986年襲擊黎巴嫩的黎波里時,當時我是司令官,他們從我管轄的英格蘭的基地發起攻擊。

現在,我也從英國和其它來源獲得了情報,但是我的一生都在從事這個領域,而我現在看到的是這些技術正在被用於對付美國人民。他們正試圖通過技術和網絡戰來奪取對這個國家的控制權。他們已經招募了背叛我們的福克斯新聞。他們招募了主流媒體並濫用第一修正案為其掩護。弗林將軍談到了審查封口制度。例如,Twitter推特所做的,這家公司可以決定川普總統該說些什麼。這太荒謬了,這必須被制止。擁有這些資源,它們濫用美國憲法,使我們處於一個困境,因為我們的建國先父們在訂立憲法時,並不知曉網絡戰爭,他們訂立了選舉過程以及通過選舉人團的過程,12月14日的選舉人會議,宣佈總統將是誰,然後在1月20日舉行就職典禮,這些選舉規程並沒有考慮到網絡戰而制定的,所以我們的時間非常緊迫,我要在這裏把這些講給聽眾們聽。

我們有時間截止限制,我們又必須走法律系統。這些選舉規程不是為在當前的網絡世界中運作而設計的,因此我們有些法官並且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而拒絕了案件。這就是我們面臨的挑戰,也是我今晚想表達的觀點。我們是否在12月14日之前做出決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獲得充分聽證之前,總統不應該離開白宮

我們美國人民將要求對這些事實進行分析和研究,而我將介紹其中的一些基本事實,這些是我深信不疑的事實。首先,我們在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喬治亞州的投票計數分佈並不來源於正常的系統操作。它們是由對特定投票機的欺詐性電子操縱造成的。例如,在11月4日凌晨2:30,電視報道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喬治亞州決定暫停點票工作,並將在第二天繼續進行。故意停止所有五個搖擺州計票的這種一致決定是非常不尋常的。事實上,這是史無前例的,它顯示了搖擺州選舉官員的事先協調行為。弗林將軍提到了那五個州,這對了解投票程序的人來說都是像大閃電一樣的信號,馬上都會意識到出事了。

我們開始查看這些州中的每個州,因為它們沒有停止計數。突然早上四點在密歇根州出現了138,000張選票,猜猜全部是給誰的?拜登(Biden)。他在所有決定停止計票的州都處於落後地位。在那裏他們採用了網絡戰,錘子系統和記分卡系統(hammer and scorecard,),dominion投票機以及其中的軟件。他們就是在那裏應用這些程序(就像您的iPhone一樣),結果獲得了無縫的投票。

現在,當這些數字公佈時,就是在這五個州出現的,它們是不同的數字。大致是密歇根州的138,000,亞利桑那州的90,000,這是表面上的數字。在內華達州,喬治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則有不同的數字。重要的是它們的百分比完全相同。這在數學上是不可能發生的,這意味着使用了某種算法,並且該算法的設計旨在保證數據在一定範圍之內,以便當組合的數字放在一起時,這些被摻入的投票數不會很明顯的被看出來。這是一個巨大閃爍的紅燈,人們必須了解我們所看到的這類數據到底是什麼,這非常重要。

西德尼在佐治亞州指出,他們在富爾頓縣無視96,000張缺席選票,因為漏水的緣故。在賓夕法尼亞,賓夕法尼亞州向他們的公民郵寄了180萬張選票。該州確實做了,而這些都不是缺席選票。這些都沒有防範和監控環節,然後大家瞧瞧,布蘭農Brannon,有250萬選票回來了。如果要說某人在印刷選票,要仿冒的話,這只是酒駕測試那麼簡單就能看到真相。郵寄了180萬選票但收回來250萬張,這並不需要一個天才就能意識到這是有問題的。

現在,我相信西德尼Sidney和總統團隊,弗林將軍,找到了對方組織上的破綻。305軍事情報營與他們進行了合作,我們目前還沒有看到聯邦調查局司法部或中央情報局裏面相對友好的那些部門在這事件中的參與。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將軍,讓我們先在此打住,因為您剛才說了一個有趣的事。您剛剛說誰打開了大海怪,然後您描述了大海怪是什麼。我們都知道這個詞是因為悉尼.鮑威爾(Sydney Powell)用了,但您剛剛講了它是什麼。您能有更多佐證嗎?

Mclnerney將軍:是的。悉尼(Sidney)用了這個詞「大海怪」。實際上,這是第305軍事情報營的綽號,這是她的消息來源,以及我和瑪麗知道的其它消息來源,但我們還不想細談。我們得到了不同消息來源都傳遞了這一點,但重要的是他們確定了,現在,他們確認了中國,伊朗俄羅斯參與了這一過程並操縱了投票。

此外,美國特種部隊司令部在德國法蘭克福佔領了一個伺服器中心,因為它們是通過互聯網將這六個州的數據從互聯網發送到西班牙,然後再發送到德國法蘭克福。特種作戰部隊獲得了那些設施,得到了這些伺服器,並且他們知道了伺服器提供的所有數據。

布蘭農.豪斯:那沒有發生意外嗎?得到伺服器的過程中沒有發生意外嗎?

麥克里內尼將軍:嗯,我聽說發生了意外,但還沒有得到證實。對此我說話要謹慎。這事剛剛發生,我知道最初的報告提到在該行動中有美國士兵被殺。這是中情局的行動,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事情。發生這種情況是否是因為瑪麗,我以及艾倫(Allen)在周日和周一都通過不同的渠道宣告他們正在使用錘子系統和記分卡系統,所以他們決定將其送到海外。因此我們在美國本土的錘子系統和計分卡系統不能使用了?我不知道。無論如何,這使它變得更加脆弱,因為當你將數據移到海外時,別人會注意到它。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但是,您說那是CIA中情局的設施,特種部隊從那裏帶走的伺服器,是設在德國的CIA中情局設施。

麥可林將軍:是的。德國法蘭克福。我們掌握了所有這些信息,弗林將軍當然是最能意識到這一點的人,他是美國高級軍事情報官,是國防情報機構的指揮部里的人。他是職業情報官員,對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都了解的很清楚。從我在雲業務的經驗來看,相對而言,這本來是一個很小的行動,但之所以影響如此巨大,是因為有這麼多人參與了這件事,Brannon。像弗林將軍提到的一樣,這麼多人參與了,民主黨人知道這是即將發生的事,但是我們正在做的是,我們正在與憲法和選舉團的12月14日投票日在競爭。為什麼?因為我們掌握了這些信息,而且我們知道,特朗普總統不僅必須與深層政府和行政機構抗爭。在立法會還得對付亞當.希夫,南希.佩洛西和舒默,所有這些人都捲入其中。他們都捲入了通俄門鬧劇。他們參與了這次政變,我們還要面對司法機構裏面審判弗林將軍的法官蘇利文這種人,對這個事也是不遺餘力。你在面對這麼多的違規,這就是為什我們選定第305營,大海怪,因為總統可以信任他們。這就是為什麼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現任的代理國防部長,以前是特種作戰英雄,這就是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擔任國防部長的原因。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他說所有特種作戰部隊直接向他匯告的這件事,被傳的沸沸揚揚,您怎麼看?

Mclnerney將軍:嗯,這會讓你了解一些事情。它告訴您我們已經在收緊網了,有些人正是這個陰謀的一部分。這是我們所說的叛國罪。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哦,這只是政治」。

不是的,絕對不是。

奧巴馬總統在2012年用它贏得選舉,拜登用它在佛羅里達贏得選舉。民主黨在初選中使用了它,所以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會輸,以及拜登(Biden)會贏。您知道這不過是政治,我們就是一直騙。不,這可不是政治,這是叛國罪。阿諾(Arnold)不是因為要出賣西點軍校(West Point)而在獨立戰爭期間被判叛國麼。在我們的歷史上,從未見過如此大規模的叛國罪,那些政客,像網絡戰基礎設施安全機構的負責人克里斯.克雷布斯(Chris Krebs)這樣的人,直到幾周前總統才解僱了他。因為他居然聲稱這是一次完美的選舉。他犯了叛國罪。他肯定是同謀,人們必須理解這一點。

你們這樣做的人犯有叛國罪,我們會要求總統,堅持要求總統直到美國人民完全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後才能離開辦公室。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您的意思是,特朗普總統必須履行他的誓言,他發誓捍衛美國免受國內外敵人的侵害,而且他絕不能讓所謂最後期限阻止他履行這一誓言。您說的是我聽到的這個意思嗎?

麥克萊納尼將軍: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Brannon。總統曾宣誓捍衛憲法,捍衛國家免受外國和國內所有敵人的侵害,我們不應該讓我這種明顯存在問題的安排阻止他履行誓言,僅憑我給我們今晚的聽眾講的這些事情,任何人就可以理解這些。當您有數十萬張被偽造的選票時,我們知道它們被偽造了。我相信這些伺服器會證明這一點,並且我相信他將證明這一點。這可能必須在最高法院進行,因為象其中一些法官,為了保護自己,他們的手指將開始指責所有人。「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覺着他們會使用紐倫堡式審判。

「哦,我是因為害怕才這樣做的」。他們會這麼說:「你看,奧巴馬總統知道我做的這個,因為是他叫我做的」,或者是副總統拜登。「拜登是候選人。他告訴我去做那個。」。他們會推卸責任。當有人開着一輛裝滿選票的車,有些選票甚至還沒有被折起來,他們將這些車開到那五、六個搖擺州。絕對有人會開口的,因為他們不想參與叛國罪,所以人們將開口講出這件事的巨大規模和真相。我感覺總統是拿到了壓倒性的優勢的選票。是的,我知道總統做到了,以至於他們不得不做這些事情,但是這些人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的手法並不熟練。

他們試圖將選票與他們想要的選票數字相匹配從而決定作假的規模,這一切都是實時進行。現在有一個數字,並需要相應數目的選票。那麼數碼化是很容易的。你可以隨便改個數字就行,我不說出他的名字,但是昨晚電視上的一位共和黨人說,為什麼佐治亞州的共和黨人出來投票是如此的重要?布蘭尼Brannon,我們在佐治亞州有多少人出來投票都沒有用,他們將會停止計數。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一個電子投票數字。我們不能讓他們使用hammer系統和scorecard計數系統,我認為,我們在佐治亞州不能使用郵寄選票。他們應該開放投票站,必須有一個監管機制。我們不能像這樣完全無視法律,包括法官和立法機關,他們必須控制好這些。是有辦法面對這些的。但是我相信民主黨人會認為這是政治,並且他們將試圖關掉那些投票站。那麼,如果他們這樣做了,美國人民必須要求總統繼續留在白宮直到這些都被清除,因為這是叛國罪。這是針對美國政府的政變,我們不會接受這個。

布蘭尼・豪斯(Brannon Howse):這是三星上將麥金尼將軍,有空大家自己去查一下他的簡歷,他不是一個說大話的人。

另外,瑪麗・范寧(Mary Fanning)和艾倫・瓊斯(Alan Jones)曾在2015年12月爆料了這個事。麥金納尼將軍在2017年3月的戴夫(Dave)的節目中談到了這一點。

Mclnerney將軍:戴夫.簡達Dave Janda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對,是戴夫・詹達(Dave Janda)的節目,第二天,科米就提出了通俄門,我猜是一個煙霧彈,是吧?事實上,他們已經策劃了很長時間。另外,幾周前我接到了來自三個不同人的三個電話,這些電話都與情報領域有關,試圖警告我,如果我不停止談論這個問題的話,我在讓自己處於尷尬的境地。他們說這全都是陰謀論,是假的。現在人們發現,我猜想這些電話是企圖讓我停止使用我們的新聞網絡,我們的平台,來告訴美國人民真相,因為現在我們才剛剛開始弄清楚一些諸如大海怪之類的詞,以及他們的含義。這些全都揭露出來了。情報領域內有一些人試圖將其掩蓋住。現在,我認為情報領域內有一些人想要掩蓋和控制這件事。難道不是嗎?

Mclnerney將軍:是的,他們犯有叛國罪。

布蘭農・豪斯:瑪麗,您想評論一下嗎?您和艾倫・瓊斯(Alan Jones)於2015年12月爆出了這件事,哇,你們應該得到一個很大的文學和研究獎,但先請講一講關於今晚聽到的這些。

瑪麗・范寧(Mary Fanning):在這個國家,我們有出色的領導人,但沒有比麥金納尼將軍和邁克・弗林將軍更好。我會告訴你,國內外的壞人都在用中間代理人來掩蓋他們的行為。不僅試圖竊取選舉,而且試圖竊取美國。

國父們可能對網絡戰一無所知,但他們在思考時當然是考慮到了專制問題。特朗普總統不能卸任。當我們讓中國和伊朗參與我們的選舉時,我們不能讓他們通過非法的叛國行為和戰爭行為偷走美國。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戰爭行為,我想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伊朗,中國和俄羅斯已經參與進來了。現在,俄羅斯用導彈對我們構成威脅。他們還談論撞毀船隻的計劃。伊朗在談論報復行為。他們的核計劃之父已經在一天前被殺掉了。我們看到伊朗在吹噓將導彈發射器安裝在其貨船上。這些都意味着什麼?

麥克萊納尼將軍:嗯,如果我們讓犯有叛國罪和欺詐罪的人掌控了美國的話,那就意味着社會的巨大動盪。他們非常清楚他們在做什麼。大家知道,民主黨獲勝利的策略是,各種新聞發佈會都沒有尖銳的問題。他最大的一次集會是14輛車上的14個人在鳴喇叭。而他只需要呆在地下室。這是成功的美國總統的榜樣嗎?不,但是他知道一些內幕。

所有那些都事先知道這個選舉結果的人都應該告訴公眾。有一篇很棒的文章,在拉斯維加斯賭博的人中,賭場裏的人應該研究一下這次賭贏選舉結果的人們,他們肯定掌握了內部信息,但是他們沒有告知當局,他們犯了叛國罪。在我看來,任何同謀,包括福克斯新聞,其中一些人都犯了叛國罪,不管是總裁,還是誰,他們改變立場之快,他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提前宣佈了這個結果。因此如果他們沒有告訴並提醒美國總統及相關的官員,參與其中的任何人都是同謀。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您是否覺着這件事情要對南希.佩洛西,亞當.希夫,巴拉克.奧巴馬,喬.拜登追查到底?

Mclnerney將軍:是的,必須這樣做!他們的行為,做事的方式,以及所做的一切,和通俄門騙局。現在,我們要知道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要知道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和司法部長那邊的情況如何了,他們的工作進展如何了,他們做了哪些?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Mclnerney將軍,在我們時間結束前,我們還能多花10分鐘左右的時間。假如到時候我們的「牌」也用完了,我們希望保留所有這些信息,我們希望保留所有這些信息,以便向美國人民公開。在2018年9月12日,總統簽署行政命令要求在外國干預美國大選的情況下實施某些制裁,川普總統的行政命令將對現在的形勢起到多大作用呢?

瑪麗.范寧(Mary Fanning):有大量證據表明,喬.拜登從川普總統手中偷走了2020年總統大選,因為喬.拜登(Joe Biden)表示過,他擁有歷史上最大的選舉欺詐組織,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成功。這將是對美國的盜竊,美國人民必須站起來。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Mary,我面前有一篇2017年6月7日的文章。您在這裏討論的是一個程序,它好像叫火雞之類的名字?狂野的火雞還是什麼?

瑪麗.范寧(Mary Fanning):是關於狂野的火雞或一些利用錘子系統,計分卡系統和美杜莎系統發揮的作用。丹尼斯.蒙哥馬利(Dennis Montgomery)還沒有創建開發火雞系統的時候所發揮的作用,那時但美杜莎(Medusa)和計分卡系統已被錘子系統取代了。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您在2017年,就此撰寫文章。同樣,您和您的合着者艾倫.瓊斯(Alan Jones)。順便說一下,你們的書可以在亞馬遜上找到,《錘子系統是政變的關鍵》,這是四星海軍上將里昂跟他的朋友Mclnerney麥金納尼將軍的最後一些話,因為他們正在研究和討論這一問題。請記住他們,是里昂海軍上將,四星級,麥金納尼將軍,三星級在2017年一起在廣播採訪中提出了警告,然後才是開始了真正的披露。但早在2015年,瑪麗.范寧(Mary Fanning)和艾倫.瓊斯(Alan Jones)就進行了所有研究,並開始在TheAmericanReport.org網站上發佈相關信息。

瑪麗,我們現在有幾個人,受到與情報界有聯繫的三個人的壓力,要求我們停止製作相關廣播和電視節目。我不會這樣做,因為我相信您,艾倫和將軍,我絕不會退縮。我看到了足夠的信息和足夠的證據。我知道將軍的長久以來的個人良好聲譽。因此我不會退縮。

僅僅因為我接到了三個跟情報領域相關人員的電話,我就停止談論此類事情時,那看起來會比較愚蠢和無知。現在所有這些都得到了證實,但是有趣的是,現在居然有人就此在寫文章反駁這些,我想,現在有人想控制對此的話語權和並接受採訪。

現在他們在嘗試控制話語權,現在他們嘗試用同類人來捍衛CIA和FBI的負責人。看着這種行為其實是有點趣的,不是嗎?我這個假設是對還是錯?

瑪麗.范寧(Mary Fanning):我認為你是完全正確的,就像前中情局特工拉里(Larry)一樣,在頭版中,人們可以讀到。事實上當他挑頭聲稱Gina沒摻和這事時,Wray也沒摻和的時候,這是非常讓人生疑的說法,表明這是要讓這些人繼續參與幹下去。

任何捲入其中並叛國的人。無論與哪個機構合作,當暗示自己參與了這場已經曠日持久的反叛活動時,都必須三思而後行。

當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和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非法指揮稱為「錘子系統」的外國監視工具時,這都曾直接來自奧巴馬政府。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它是由Genesis Montgomery於2003年設計的,就像您寫的那樣,目的是確保美國的安全。奧巴馬宣誓就職兩周後被軍事徵用並開始安裝在伺服器上。您寫的是FBI的功勞,那時穆勒是主管,對嗎?

瑪麗.范寧:是的。根據丹尼斯.蒙哥馬利的說法,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

提供了「錘子」系統的計算機。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當然,他們試圖抹掉丹尼斯・蒙哥馬利(Dennis Montgomery)的功勞,現在知道是為什麼了,但是正如我們在過去節目中所討論的那樣,在接受採訪和錄製後,他拿到兩個豁免權力。顯然,他沒有撒謊,否則他已經被關入獄了。他保留着,他拿到了豁免權,使得他的一些安全檢查能通過而沒有被捕入獄。從這裏我們可以了解到很多那些試圖抹黑他的人的信息。

瑪麗,你知道,我知道,一直有人要川普走人認輸。我認為最應認輸的人是喬・拜登。我認為美國人民應該大規模崛起。我認為保守派應該大規模崛起,發推文,發Facebook臉書,發送電子郵件,並要求喬・拜登認輸。您說呢?

瑪麗・范寧(Mary Fanning):當他以作弊竊取選舉時,你不能將我們的國家交給喬・拜登(Joe Biden)。就這麼簡單。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你是否相信美國人民會要求以叛國罪懲治這些里的一些人?你認為會走到多高層?還是那種老套的推責任做法,在下層找幾個替罪羊?

瑪麗・范寧(Mary Fanning):這事超出了選舉範圍、超出了選票被盜的範圍。必須看看喬・拜登和他的家人。他的兒子亨特(Hunter)、他神智不清吸毒的兒子。他收了來自中國的數十億美元,來自烏克蘭的數十億美元。換個時刻,你可以想像這種事麼?可事實是媒體一直保持沉默,中國,伊朗和俄羅斯正在收買我們的官員通過假新聞媒體來灌輸給我們一切。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更不用說瑪麗,正如在您出色報告中所講的那樣,一場完美的風暴,Jafar賈法爾一家,海灣人Gulftainer家族。賈法爾醫生,正如你們所報道的,他曾經是薩達姆・侯賽因核計劃的負責人,他曾嘗試製作海灘皮球大小的小型核裝置。我認為在戰爭期間他在暗殺名單上,可他的家人和他的企業卻獲得了在佛羅里達州和特拉華州威爾明頓港Canaveral港口的經營權,經驗貨櫃生意,還有一些生意是同100%俄羅斯擁有的出口公司有關,他們有Club KCargo貨櫃發射系統,這個系統有四個巡航導彈發射井,可以發射巡航導彈,生物武器,核武器,正如您翻譯了《珍珠港2.0》的俄文手冊,知道它可以很容易地將其攻擊美國。有人也呼籲俄羅斯制定這個戰略。您知道,幾年前在我們直播節目中,前國土安全部吹哨人Phil Haney在我們節目中透露說:「嘿,Brannon,你想要更多關於有趣的信息嗎?」看看委內瑞拉的Citco公司,他們正處於金融危機中,通貨膨脹率很高。猜猜誰進來並收購了大部分的公司?俄羅斯。看看他們在東部沿海地區上下所有的石油碼頭。

現在,俄羅斯可以通過油碼頭的引入,藉助Jafar博士和Gulftainer的關係,貨運站可以將Club KCargo導彈發射系統引進美國,搞定東海岸上下所有煉油廠,這就是個特洛伊木馬,這也就是您一直在警告的完美版珍珠港2.0,而菲爾・海尼(Phil Haney)在我們直播節目上直接就揭露了這些,而您恰好在那天晚上看到了。所以,這遠遠超過了選舉。我們談的是本土上的敵對人士,而拜登、奧巴馬、希拉里和其中一些敵對人員都有密切聯繫,對嗎?

瑪麗・范寧:是,對的。另外,賈法爾是在五角大樓黑名單上的,這意味着他們是曾想抓到或殺掉他的。他是薩達姆・侯賽因核計劃的負責人。為了奪回我們的國家,我們必須拿回這次選舉,即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公正的贏得選舉。防止這些人與外國勢力,俄羅斯,中共,伊朗作弊之前糾正一切,這些敵對國家的手已經伸這裏了。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人必須站起來,就像唐納德・川普總統必須遵守他的誓言來保護這個國家一樣。在這場選舉得到公正、合法的解決之前,他不能下台。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瑪麗,我為什麼提起這些的原因是眾所周知,作為情報、國家安全情報的作者研究員,所有這些都涉及大量的國家情報問題。

瑪麗・范寧:絕對。

布蘭農・豪斯(Brannon Howse):讓我重申一下。今晚的消息,弗林將軍打進來了採訪電話,我們也剛剛從麥金尼將軍那裏得知,大海怪實際上是一個軍事部門。您說過第305師是大海怪嗎?那是軍事部門,它是大海怪?

Mclnerney將軍:不,它是一個營,一個傑出的營。布蘭農,我在可以在結尾說另一件事嗎?

布蘭農・豪斯:可以。

Mclnerney將軍:現在,我說的一切都會直接傳達到那些想要操控這個國家的人那裏,他們已經駭入我的手機,所以我在這個公開的頻道上要說,一切都來了。他們是認真的。他們對這些都很感興趣,現在他們知道了因為您今晚所做的事和我們所做的事,他們將面臨更大的麻煩。我們會抓到你們,美國人民將找出你們,這位總統已經贏得了大選,他將在未來四年連任總統,我們會找出你們。你不會佔有這個國家因為這將是我們的最後一次連任選舉。我同意您和瑪麗的看法,拜登應該立即走人。

布蘭農・豪斯:喬・拜登需要認輸。這些都是美國的英雄,弗林將軍,麥金納尼將軍,瑪麗・范寧。很抱歉,我們還有一位英雄,就是和她一起寫這本書的艾倫・瓊斯(Alan Jones)。這些偉大的美國人承受着無法想像的不許開口的壓力,但現在一切都已經公開了。一個替代的媒體今晚不得不做這件事情,這不是很有趣嗎?

我要感謝所有的觀眾。我要感謝各位的參與。我們將立即以編輯此高清視頻以供美國人民傳播。同樣,我們能夠這樣做是由於您在WVWFoundation.com上的支持。謝謝您的支持。謝謝麥金納尼將軍,謝謝弗林將軍,謝謝瑪麗・范寧,並感謝大家的觀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309.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