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官場逆淘汰 鑽營派阮成發「冒升」

作者:

新任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圖片來源:網絡)

中共五中全會後官場出現新一輪異動,多名官員中,各有看點,但以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最具代表性,他是中共官場逆淘汰的代表。

11月20日同天公佈的4個中共省委書記異動,分別由景俊海、許達哲、諶貽琴、阮成發,出任吉林湖南貴州、雲南省委書記。

景俊海是陝西白水人,長年任職於陝西,陝西是習近平老家,本身是陝西人或曾在陝西任職的官員,一般都會到習父仲勛陵墓去拜山頭,由此形成「陝軍」。「陝軍」雖比不上習的閩浙舊部為主的「之江新軍」,但也屬於習家軍的一支。特別是景俊海,他從2012年5月主管陝西省委宣傳部期間,有「先見之明」,一手策劃並推動把習近平父親習仲勛在陝西的墓園擴建成陵園,據說因此加速上位,調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北京市委副書記;2017年出任吉林省委副書記兼省長。

許達哲的標籤是習近平倚重的軍工系人馬,曾任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董事長、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國家航天局局長、國家原子能機構主任、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局長。2016年8月起出任湖南省委副書記、省長。由於近年習近平不斷強調「備戰打仗」,這也為許達哲的仕途加分。

諶貽琴有兩個標籤,一是少數民族,她是貴州織金白族人,另一個是中國大陸31個省(市區)中,唯一的女性省委書記。這兩個標籤顯示,諶貽琴作為中共表現「少數民族工作」和「婦女工作」的花瓶存在,才是最大的政治需要。

四人中,最值得關注的其實是阮成發,現年63歲的他趕上了這輪調整得以升官,他是一個官場逆淘汰的典型例子。

所說的中共官場逆向淘汰現象,是指在官出上級的社會,淘汰精英的過程。那些雖然醜聞纏身的官員,因為善於投機鑽營和趨炎附勢,而成為官場競爭的勝利者頑強地生存下來。

最近因反習近平和反共被中共開除的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對外媒爆稱中共現在分三派。其中有一派叫鑽營派,他們不是習家的老班底,但他又想鑽到「習家軍」的行列中去。蔡霞提到兩個例子,一是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二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

與習派本無交集的阮成發,能經過逆淘汰登上高位,應該就算是鑽營派。

阮成發本身是湖北武漢人,長年任職武漢,曾任武漢市委書記,2016年12月出任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兼任雲南省副省長、代理省長;2017年1月任雲南省長。

阮成發在主政武漢8年期間,得綽號「滿城挖」。2016年7月初武漢一場大水災,曝光了投資逾百億的武漢防汛工程居然是「豆腐渣工程」。當時網上有人舉報阮成發藉防汛工程大搞貪污,並有消息說中紀委派人往湖北對他做了三次調查,但均被阮的靠山,時任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保住,而李鴻忠的關係在中南海,他原被指是江派的人,又與時任政治局常委俞正聲密切。

在雲南省長任內,阮成發曾在公開場合至少三次讀錯字。包括2016年12月28日在致辭時,連續兩次把著名的「滇(dian)越鐵路」念成「鎮(zhen)越鐵路」。2017年2月20日,在中共外交部和雲南省政府聯合舉行的全球推介活動上,阮成發又把雲南著名美景「撫仙湖」念成了「撫優湖」。

再就是同年3月,阮成發再在雲南昆明五華山的現場,將「飲鴆(zhèn)止渴」讀錯,他說旅遊零負團費是「飲(jiu)止渴」。

阮成發讀錯字一時成為網友笑談,也有人挖出他曾在武漢大學管理系工業經濟管理專業學習並沒有學位,而哲學碩士、法學博士都是「邊工作、邊學習」弄來的,且博士讀的竟是所謂「科學社會主義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專業。

曾有港媒稱,因為讀錯字事件,有20名中共雲南省離休官員聯署致信中組部,要求撤除阮成發職務。但阮成發最終還是繼續上位,當上了雲南這一大省的省委書記,可見他在中南海的後台真的很硬。

從阮成發例子可見,中共的吏治就是這麼回事。不但是越反越腐的問題,而是整個體制本身在造就腐敗,壞官大行其道,這也是每一個朝代沒落之時的共同特點。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628.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