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最妖河南首富:包養情婦超生 3天揮霍18億

河南鹿邑,是道教鼻祖老子的出生地。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鹿邑人,朱文臣在自我介紹時總愛說一句,「老子是鹿邑的」。

至於到底是哪個「老子」,「子」字要讀幾聲,沒人去較真。

因為朱文臣,是河南首富。如今,他是前河南首富、老賴。

現在,更沒人在意關於「老子」的問題。大家只想弄清楚,朱文臣的輔仁藥業,到底做了多少假賬?股東們,還能不能拿到分紅,甚至,能不能拿回股本?

2020年11月4日,水星恢復了「順行」。儘管這只是視覺上的偏差,在科學上並不成立。但在星座學上,這代表着2020年最後一次水逆正式結束

但看了朱文臣的故事,你就會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怪「水逆」。

大多時候,都是咎由自取

01

市面上對於朱文臣的報道很少。經常被人提及的,是有次被問及「第一桶金」的來源,朱文臣大手一揮,笑着說了句「英雄不問出處」。

坊間公認的版本中,朱文臣高中畢業後,進入當地的皮鞋廠做銷售。後來自己單幹,成立了一家叫做三維的建築公司。

在一篇名為《輔仁藥業集團董事長朱文臣前傳》的文章中,三維公司「只修路不蓋房,只在外地修不在本地干」。

原因是修房子,「豆腐渣」工程當即就會「要人命」,修路不會。而且路都修在山區,就地取材也節約成本。

至於不在本地修路,是因為路壞了,當地人多少年都記着,要時時刻刻戳你脊梁骨,麻煩事太多

當然,在外地修路也有諸多不便,完工時搬遷也費時費力。

有一年在山西修路,完工時已經到了年跟前,工人們急着回家。但工地上的車,大都沒有牌照,或是過了年檢時間。

這時,朱文臣想了個辦法:

他讓人買了一大批軍大衣,又做了一堆「時間就是生命」「心繫災區」……的橫幅。回家路上,車隊的頭車,是一輛綠色吉普,上邊貼着「指揮車」。

後邊的工程車也各有編號。

一路上,路口警察開道,車輛讓行,路人圍觀,就這樣,朱文臣帶着工人們,毫無障礙地回到了老家。

三維公司,大抵就是朱文臣的「第一桶金」。這樣的「英雄」,確實也沒辦法「問出路」。

有了錢的朱老闆,準備進軍醫藥行業——他準備開一個藥廠。1993年,河南三維藥業有限公司成立。1995年,公司更名為河南輔仁藥業。

三年後,河南輔仁拿到了醫藥生產批文,第二年,輔仁的產品正式上市。

而這一年,也是朱文臣承認的、真正意義上的「事業起點」。

起初,輔仁只能生產中藥。但那些年,賺錢的是西藥。

2001年,輔仁併購了河南懷慶堂。這是一家擁有生產水針、凍乾粉針兩個西藥生產資質的公司。

藉此,輔仁擁有了西藥的生產資格

朱文臣還有一個關於藥的故事。還在干工程時,朱文臣的家人生了病,被送至北京做手術。

朱文臣找了最好的醫院、最好的醫生,術後,又住了最好的病房。前前後後加起來,」花了十幾萬」。

這件事,成為朱老闆的談資。每每談及,他七分感慨,三分炫耀。

炫耀的,是一個鄉下人,居然能在北京找最好的專家看病。

感慨的,大抵是對於人來說,藥重要,錢更重要

02

併購,讓朱老闆嘗到了甜頭。也是從那時起,他展現出了令人嘆為觀止的「操控資本」的能力。

2003年,輔仁收購河南開封製藥集團

開藥集團的前身,叫做開封製藥廠。1949年5月,為了滿足建設和老百姓的用藥需求,製藥廠正式成立。

上世界五十年代,開封製藥廠是全國僅有的4個能成生產疫苗的製藥企業。

1973年,華羅庚都去過開藥廠,親自為技術工人們上課。1995年,開藥廠成為衛生部最早批准生產頭孢原料藥的企業。

長久以來,開藥廠的技術人員人數,都佔全省的70%以上。而地處開封的開封醫專,也是河南醫藥行業的「黃埔軍校」。

2000年後,開藥集團開始「改革」。健力寶當時的總裁張海是開封人,據說,他當時開出了9000萬的價格,想要收購開封製藥廠。

當時的健力寶是名副其實的「國民飲料」,無論是知名度還是資金鍊,都應該是不二之選。

但最終,開藥廠落入朱老闆的囊中。朱老闆的出價是,5000萬

2004年,開封製藥廠年收入6.67億,公司淨資產3.5個億。然後,被體量小它不少的輔仁集團收購。

同年,輔仁集團成立「河南輔仁堂製藥」。輔仁堂產中藥,輔仁集團產西藥,至此,輔仁集團成為了河南四大醫藥集團之一

朱老闆,現在有資格被稱為朱總了。

頭銜變了,目標自然也要發生變化。朱總,準備上市了。

2006年,輔仁集團將「河南輔仁堂製藥」的股份注入上海ST民豐,完成了借殼上市。

儘管輔仁集團的業績不怎麼樣,但資本市場,都對輔仁高看一眼。誰都知道,朱總手裏有兩張牌,一張是開封製藥廠,一張,是宋河酒業

2002-2004年,朱總總共花了「一個小目標」,其中5000萬,收購了開藥,另外5000萬,收購了宋河。

在宋河的官網,寫着這樣一段話,「非遺傳承盛唐基因——盛唐尹式秘方,千年口傳心授」。

在它的品牌故事中,唐玄宗來鹿邑拜謁老子時,用的就是「宋河酒」。

1989年,在最後一次「中國名酒」評比中,宋河糧液不負眾望,獲此殊榮。

四年後,宋河酒業的銷售額,就達到了驚人的6.9億元,是當之無愧的「豫酒第一品牌」。

2002年1月,宋河被河南省指定為「河南省接待專用酒」。

朱總在一次採訪中表示,「(作為河南人)小的時候,覺得宋河就是天」。

9個月後,朱總「入主天庭」——宋河酒業被輔仁集團全資收購,收購金額為,5000萬。

手裏握着兩張好牌的朱總,也成為了資本眼中的「座上賓」。

2009年底,高盛聯合平安投資,出資5億元收購宋河40%的股權。在做盡調時,高盛發現輔仁佔用宋河酒業1.7億元資金。

不過,這並沒有減少高盛對於宋河的看好。在對賭協議中,高盛要求宋河2010年的銷售額達到15億元

同年,宋河酒業負責人表示,我們的年度目標是20億,前三個季度,已經完成了。

從那時候開始,宋河酒業的銷售額,就變成了一個謎

2012年,宋河宣佈自己的銷售額為22.5億元。同年,朱文臣以76億元身家,位列胡潤富豪榜第166位,成為河南首富

朱總,成了朱首富。

2013年,朱首富身家上漲至85億,連莊

但到了2014年,宋河銷售額突然腰斬,降為13.24億元。

2017年,河南省實施「豫酒振興」計劃。而這個計劃的目標,是「努力培養一家銷售收入突破15億元的企業」。

兜兜轉轉,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在這過程中,宋河有沒有過高點,誰也不清楚。

但這些事,並不能影響到朱首富。那段時間,他在忙着把開藥集團,在A股上市。

03

2015年9月,一封舉報朱首富的實名舉報信,在網上流傳。

舉報人叫武姣姣,是輔仁藥業原董事總經理邱雲樵的妻子。發這封舉報信時,邱雲樵剛因職務侵佔罪被起訴。

而這封信中,提及了朱首富的「七宗罪」。除了「超生」「情婦」「賄賂」之外,有兩條,引發了大眾的關注。

2010年來,輔仁藥業一直財務造假,並藉此騙貸80多億;

低價收購宋河酒廠,涉嫌侵吞國有資產。

2011年時,朱首富就表示,要在2015年12月31日前,實現開藥集團在國內A股的整體上市。

但這個目標,被這封「冒死發表」的舉報信,給耽誤了。

2016年,在邱雲樵案開庭審理的前兩天,武姣姣又寫了一封舉報信,這一次,她把舉報信遞交給了證監會。

她在信中聲稱,「開藥集團涉嫌虛增淨資產17億元虛報利潤14億元,開藥集團偷漏所得稅10億元,輔仁集團偷漏稅至少20億元」。

證監會當即表示,輔仁藥業涉及重大事項核查,審核予以暫停。

朱首富的目標,還是沒完成。

那一年,還有一個關於輔仁藥業的新聞——上交所點名輔仁藥業,上市十年,從未分紅

為了安撫股民,輔仁表示明年一定將開藥集團併入。前景,一片光明。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7年11月,開藥集團終於成功併入輔仁藥業。

2018年,輔仁藥業扣非淨利潤高達8.29億元,被市場稱為「白馬股」。

白馬股,是指長期績優、回報率高並具有較高投資價值的股票。

2016-2017年間,被追捧過的「白馬股」有不少,比較出名的,除了輔仁,還有樂視。

2018年,輔仁的營業收入達到63.17億元,比4年前的4.62億,翻了足足13.7倍。

根本不是白馬,而是白龍馬

2019年,輔仁藥業一季報顯示,營收達13.69億元,同比增長1.02%。

更讓人激動的,是這個數字——賬上有18.16億元的貨幣資金。

興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朱總(2014年,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錢瑛夫婦成為河南首富)決定,開始分紅

頓時,股民歡呼雀躍。13年,鐵公雞,也終於開始下蛋了

但僅僅過了三天,輔仁藥業就稱,公司可用金額僅剩377萬元,無法兌現分紅方案。

18億,就這麼不翼而飛了。

這一說辭,不僅驚動了股民,也驚動了證監會。

在輔仁營收和利潤不斷上漲的同時,輔仁的負債,也在以驚人的速度上漲。

2016年,輔仁就欠了44.96億元,到了2018年,輔仁欠了52.5億元。

輔仁藥業債台高築,那宋河酒業呢?

2019年,《新京報》記者實地探訪了宋河,發現「大門緊閉、員工罷工、酒廠停產」。

據宋河員工透露,酒廠已經拖欠員工半年工資和5年半社保。

從天眼查上,似乎能找到這背後的原因——截止2019年8月,宋河酒業被抵押29次,5年間抵押借款總額達到16億。

錢都去哪兒了?

有人說朱總參與了P2P,賠了,也有人報道說朱總和老婆假離婚,將大部分資產,轉移到海外。

更多的人想起了那封舉報信,「輔仁藥業一直財務造假」。

20年前,朱老闆就能用軍大衣和條幅,騙過警察和行人。

現在,朱總手握開藥和宋河,又有幾個人,能不上當呢?

尾聲

2020年10月14日,證監會發佈了對輔仁藥業的《行政處罰決定書》。

文中提到,輔仁藥業重大資產重組文件中存在虛假記載

蛋蛋姐把這份文件看了好幾次,都沒弄懂,這個窟窿,是怎麼「捅出來」的,又是怎麼被「蓋上」的。

據說,朱總特別喜歡讀書。他還經常強迫公司中高層和他一起讀,時不時,還要來一次「摸底考試」。

朱總的桌上,總放着幾本《哲學的改造》《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重建》《聖雄箴言錄》《君主論》。

這些書,蛋蛋姐都沒看過。

所以,無論是從哪方面來說,朱總,都是個聰明人

近幾年,酒企和藥企,都是資本青睞的領域。「喝酒吃藥」,已經成為A股最常見的現象。

所以,無論從哪方面來說,手握開藥和宋河的朱總,都是個幸運兒

天時地利人和,朱總全占。所以他從一個農村打工青年,變成了河南首富。最高時,輔仁的市值高達百億。

朱總最喜歡的《君主論》中,有一句話,被很多人奉為圭臬——「政治的歸政治,道德的歸道德」。

在朱總心裏,這句話大概變成了「資本的歸資本,去他娘的道德」。

誠然,不少人懷着這樣的想法,獲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介紹時可以帶着「老子」,最後,可以用一句輕飄飄的「英雄不問出處」,來迴避一些問題。

但隨着監管的完善,是「英雄」還是「騙子」,總會水落石出。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有些路,在中國,走不通的。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酷玩實驗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11/1522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