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阿波羅網編譯】政府文件揭示中共監控中國民眾的新證據

作者:
10月30日,由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辦、致力於介紹中國新聞的非盈利性網絡雜誌—《中參館》(ChinaFile)發表文章,《政府採購文件揭示中共監控人民的新證據》。文章披露中共近幾年來,為了維穩,利用高科技技術對中國人進行全方位的深入監控活動。阿波羅網記者李晨宇對此文進行編譯報道。

 

 

【阿波羅新聞網2020-11-2訊】作者:阿波羅網李晨宇編譯報道

10月30日,由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辦、致力於介紹中國新聞的非盈利性網絡雜誌—《中參館》(ChinaFile)發表文章,《政府採購文件揭示中共監控人民的新證據》。文章披露中共近幾年來,為了維穩,利用高科技技術對中國人進行全方位的深入監控活動。阿波羅網記者李晨宇對此文進行編譯報道。

在整個中國,無論是繁華都市,還是偏僻小鎮,各地政府官員為了貫徹中共對中國人的監控藍圖,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監視系統採購狂潮。由此產生了遍佈全國數百萬台攝像機和偵聽設備。雖然當前還無法對中國進行全覆蓋佈局,效果也不確定,但中共官員正在努力使這些系統儘可能有效和保持技術先進。

本文是《中參館》對2004年至2020年5月期間、中央和地方政府,用於購買監控技術而產生的約76,000份政府採購公告和相應文件進行分析後,得出的主要結論。這是迄今為止,對中國監控網絡建設的最全面的統計分析。

2020年底計劃全面監控中國大陸關鍵公共場所

2015年,中共九大黨政部門發佈文件,要求在中國各地進行"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和應用"。該文件稱,監控系統不僅用於打擊犯罪,也是加強"社會管理"、"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重要機制,用於預防跨地區群體聚集、非法集會等事件。在"天網工程"、"平安城市"和其他以往監控項目的基礎上,中共的目標是在今年年底前,要將視頻監控系統全面覆蓋中國大陸所有"關鍵公共場所"然而,中共意願雖是如此,但卻無法達到其目的。

記者和宣傳團體正確地將大部分監視報道集中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國政府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建立了激進的入侵系統,以監測該地區的少數民族穆斯林。很難看到的是該國其他地方建立的監視的詳細信息。新疆在多大程度上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榜樣?究竟是誰在其他地方的地方政府試圖追蹤?他們為什麼認為這樣的監視是必要的?國家監視計劃的應用在各地有多少不同?對地方政府來說有多貴?這些系統中的任何一個實際工作得如何?

下面是《中參館》分析來自中國政府採購網網站的採購通知書,用於公開招標。許多採購通知書還包括冗長的附錄,這些附錄揭示了官員如何購買熱成像相機, WiFi嗅探器或面部識別軟件。

 

 

可以肯定的是,地方官員們的構想,甚至最終購買的東西,遠不能準確達到他們想要部署的目的。中共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出於任職的臨時性,受制於官僚主義,以及時間、金錢、優先事項和人為錯誤等因素制約。

《中參館》分析的數萬份採購通知書,更加清晰的勾勒出中共渴望有能力深入中國公民的私生活,並對流動人口產生恐懼的鮮明意圖,同時還體現了中共領導層的極大自信,只要它擁有足夠數量的監控技術,就不存在任何無法探測和消除的威脅。今年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的發生,以及隨之而來的封鎖、接觸者追蹤和健康評估,更會加劇這種「衝動」。

監控設備經費巨大,中央地方兩套系統

2018年和2019年,中共監控產品的購買量達到了一個更高水平,不僅包括攝像頭,還包括預測性警務軟件、智能手機取證系統以及綜合性數據平台。僅在2019年,中國至少大約佔全國三分之一、998個縣級市,已經佈置了某種類型的監控設備。地方政府對面部識別系統的採購在中國各地越來越普遍,與傳統視頻監控系統採購形成互補。

《中參館》分析,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監控推進方面的資金投入。2016年至2020年期間,支出超過140億元人民幣(21億美元),這個數字還不包括其他監控項目的支出。地方政府的監控支出差異很大,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波動,有時達到相當於某一年公安總支出的一半。

中共不滿足於執法部門對中國公民的監控,中共統治體系自身也購買了設備,安裝了監控系統,並與地方監控系統相連接,受中央直接管轄。

在不同地區實現不同監控目的

《中參館》分析了中國三個地方政府採購監控系統的特點,以分析其目的。

在廣東西樵鎮,當局部署面部識別基礎設施的方案,揭示了整個系統的理論基礎,包括當局認為哪些類型的人是危險的。

在新疆沙灣縣,當局計劃建立一個廣泛的新監控系統,用於特殊的極端監控制度。

在哈爾濱,官員們正在努力擴大他們的監控能力,以預測當地中國人會去哪裏以及他們會做什麼。

儘管目前仍不確定這些技術的效果如何,但其意圖是明確的:全力侵入中國人活動的所有公共場所。

西橋鎮"人像感知網"

去年,在廣東省西樵鎮綜治信訪維穩辦,對人們日常活動所帶來的固有危險保持警惕,開始着手建設稱為"人像感知網絡"的項目。該計劃要求購買300個與面部識別軟件兼容的攝像頭。

帶有人臉識別功能攝像頭佈局覆蓋人們生活的"四大基本需求",衣、食、住、行,以及另外五種"生活質量需求":醫療、金融、文教藝術、娛樂、休閒旅遊。西樵將在餐廳、雜貨店、商場、公交車站、幼兒園、電影院,甚至是武術館的出入口,將"人像"反饋到監控系統中。

同時,根據在人們在公共場所時被監視的難易程度,對各公共場所進行分類:

"核心"區域,比如機場或地鐵站的安檢口,可以實時了解進出鎮區人員。

關鍵」區域,是指學校、醫院、賓館、商場、娛樂場所等場所的區域,人流有一定的高峰。

「輔助「區域,如行人路、人行橫道或景區。

人臉識別攝像頭(254個佈置圖)

監控系統的智能化發展

攝像頭與龐大的面部圖像數據庫協同工作,採用越來越複雜的算法,將新捕捉到的面部圖像與數據庫中已有的圖像進行匹配。警方不僅希望攝像頭系統能將路人與現有檔案聯繫起來,還希望系統能夠利用機器學習來識別「偽裝」。以廣西陸川縣為例,公安局要開發一種面部識別算法,能檢測出人們"戴帽子、口罩、眼鏡、墨鏡、假髮、假鬍子」等偽裝行為。

由於資金限制,各地方政府購買的帶有為人臉識別功能的攝像頭,仍然少於其他類型的攝像頭。通常情況下,會將面部識別攝像頭定位在人流密集的地方,例如,汽車站、寺廟、旅遊景點等。

網格化監控管理

除了人臉識別之外,地方政府還希望監控系統具備「網格化管理」功能。該功能用於監控進入本地區的外地人員信息。例如,南方某城鎮綜治信訪維穩辦,在2019年要採購一套能夠識別和記錄非本地車牌的攝像系統,以分析第一次進城的車輛及人員是否存在違法情況",並可自動向公安人員發送"警示短訊"。同時,有些監控系統還可以實現風險評估功能,對於"首次進入"特定區域、是否出現在"高危區域"、是否"只進不出"等人何以進行風險評估分析,甚至可以對每一個人每天進行風險積分評估。

 

 

列入2019年西樵採購公告截圖,展示當局如何考核居民日常需求,以及如何在居民區放置攝像頭

通過監控產生恐懼而約束人民

監控系統不僅可監控黑名單上的人,也是為了阻止普通公民"跨轄區結夥、非法集會",或者是為了識別之前不在政府監控範圍內的個人。中共收集這些信息可能會引起人們的警惕。"如果你意識到中共會收集和監控這些數據,久而久之,你就會將產生恐懼,從而約束個人行為。"

加州大學伯克利信息學院專注於技術和人權的研究員肖強說。"有多少中國人不想在微信上說敏感話題,因為他們知道中共在監控也不想給自己帶來麻煩。這種恐懼在中國是真實存在的。一旦你有了這種恐懼感後,當到處都是攝像頭的時候,人們就會因心生恐懼,而自我約束行為。"

中共新疆的監控與分割

相對於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樵鎮的監控手段就不值得一提了。新疆是目前中共最有侵犯性的監控系統所在地,該系統旨在區分民族群體,並針對該地區的少數民族人口,可以去區分少數民族的面部毛髮、家庭人口、名字,所有這些特徵都被視為危險信號。中共政府以降低"威脅"的名義,強行降低出生率,大規模關押維吾爾族人,在集中營進行勞動。

中共對新疆的監控手段相對於其他地區有過之而無不及,有時聽起來堪稱極致,在住家門上貼上QR碼,警察可以通過掃描,來獲取住戶信息;要求居民刷身份證給汽車加油。這讓新疆顯得與世隔絕。新疆可能是中國國家監控報道最多,也是最極端的地方,針對特定民族和宗教群體的所有成員,包括少數民族穆斯林,其中許多是維吾爾族人,是新疆的主要監控對象。

"社會問題與政府目標分析",作為2017年沙灣政府採購公告的一部分,一份長達200頁的監控可行性研究報告聲稱他們:

加劇了他們"西化"、"分裂"我國的陰謀,隨着冷戰的結束,隨着國際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活動的猖獗,新疆境內外"三股勢力"[分裂主義、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勾結升級,反動宣傳,不遺餘力地煽動動亂,製造混亂,嚴重影響了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安全,給各族人民生命財產造成了巨大損失。

人權觀察組織關於新疆大規模監控系統"綜合聯合行動平台"的報告指出,當該系統檢測到司機不是車輛登記的對象時,可以向警方發出警報。這種匹配方式在中國其他地方也有發生。廣西壯族自治區的一個縣政府,希望其交通攝像頭系統能夠將司機的臉部圖像與汽車的圖像分開拍攝並保存。在遼寧省,北票市尋求具有"混合捕捉模式"的攝像頭,使其能夠同時跟蹤行人、非機動車和機動車,並"將人臉與身體、車牌和車輛聯繫起來"

但由於這項技術是如此的無孔不入,而且每個人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你留下的痕跡被人工智能收集和計算,以便得出一些針對每個人的算法。不僅僅是針對罪犯,恐怖分子,或者是安全機構所關注的人。我們說的是處理這些信息並監控每個人的能力。

無孔不入的監控網絡

沙灣官員為了能夠建立「自動識別和調查參與恐怖主義和「威脅社會穩定」的關鍵人員」計算機系統。沙縣中共政府研究了更全面的監視系統。即在前端包括4791台聯網的高清攝像機,其中70台將是面部識別單元,將被放置在人流密集擁擠的地方;在後端:一組互聯平台將跨越三個管理級別,即村莊/鄉鎮級、縣級和市級,三個網絡層(公共Internet,私有視頻網絡以及公安局的自己的Intranet)。至關重要的是,該系統將允許信息通過「社會資源整合平台」從私人攝像機傳到警察網絡平台,而該平台源自「旅館,網吧,加油站,學校,醫院監控,自行車出租點和沿街的商店等。」這種系統並非新疆獨有。山東,福建,黑龍江和山西省以及北京的採購通知書中都提到了類似需求。

WiFi嗅探器

監控系統無論數量多麼龐大,都只能提供視覺(或者聽覺)信息。很多地區希望通過WiFi嗅探器收集更多數據。WiFi嗅探器(有時安裝在監視攝像頭附近或正下方),通過偵聽個人電話的唯一標識信息來工作,可以是流動電話號碼,也可以是將電話與綁定的其他數據(例如電話的媒體訪問控制(MAC)地址,服務集標識符(SSID),國際流動裝置身份(IMEI)或國際移動用戶身份(IMSI))。然後,根據定位,當局的監視算法可能會將這些信息與攝像機鏡頭進行匹配。

另外,嗅探者可能會更深入地挖掘一個人的在線歷史,比如,可以確定個人的「虛擬身份」,在流行網站和社交媒體平台(例如QQ,微信和淘寶)上的用戶帳戶信息等等。

「預測性策略軟件

中共當局希望配備「預測性策略」軟件的系統,以實現提前預警。儘管本地監視計劃源自中央計劃,但是各地數據集成仍然受到限制。目前,還沒有一個數據庫包含全國所有監視數據。當監視目標越過城市界線時,即使是最複雜的跟蹤系統也可能會失效。

2017年,哈爾濱官員希望根據天網運動的指示,購買一種能夠更深入地了解居民生活的系統。香坊區公安局計劃採購多「模塊」功能,希望能夠對目標個人進行更細緻的跟蹤。

關鍵人物控制模塊:利用跟蹤人的手機信息,鐵路客票的購買,以及酒店住宿,進行「多維分析」

基金分析模塊:根據銀行卡號和交易數據重建個人的國際「金融交易關係。」

軌道分析模塊:將採用地理信息系統技術顯示目標的日常旅行軌跡。可以使「研究人員從區域的角度分析關鍵人物的活動模式,以便發現任何異常情況並提前進行干預。」

多變量分析模塊:將利用多個人、多個車輛或多個案件之間的聯繫。可以將住在同一家酒店,使用同一家網吧或乘坐同一架飛機的人們聯繫在一起,並反饋到算法中進行問題分析。

恐怖分子和暴力者預測模塊:將涉及「恐怖主義和暴力」的現有案例文件,輸入警察計算機系統,以「對所有人進行分類和預測,以識別有可能捲入恐怖主義的關鍵人物、爆炸事件等等。」

AI和人權法專家Daragh Murray說,結果是「許多預測性警務算法會產生歧視性輸出。」他們還削弱了尊重個人決策和「以人為本」的根本承諾。

奧威爾式的監視國家

《中參館》分析的採購文件本身不能完全說明中國當地的實際情況。但者卻充分反映了中共當局對中國人的全面監視野心。媒體報道稱,中國將在2020年成為奧威爾式的監視國家,「雖然不準確、很愚蠢,但實際上可能是現實。」

隨着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的擴散,中共採取的隔離措施,地方政府實施數字檢查站和位置跟蹤,以確定允許居民去的地方。該系統不只是被動地收集信息,要求人們積極參與,使用智能手機掃描QR碼以乘坐出租車或參觀餐館,銀行和其他公共場所。有人報告說,官員在他們的公寓外甚至在室內安裝了攝像頭監視他們的家。

阿波羅評論員林峰分析:當中共的集權感受到對人民的恐懼與防範加劇的時候,越顯示出他們的岌岌可危,越害怕出現群體事件而形成燎原之勢。然而監控設備再先進也無法阻擋歷史的車輪向前推進。本文只是針對中國大陸各地政府的監控設備採購文件的分析,而實際應用的監控設備到底能否達到預期效果,我們還是持懷疑態度的。如之前我們報道的美國對中國大陸進行晶片管制,截斷了監控設備的核心產品外購渠道。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愈演愈烈,從而也會限制國外的監控設備賣給中共;同時,產品質量有時也不盡如人意,因此綜合來看,中共要想實現其全民監控的目的還是很難的。

原文連結:https://www.chinafile.com/state-surveillance-china

責任編輯: 王君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08/1520943.html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