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青年求救:請幫我逃離這裏

香港當地時間10月27日星期二,王同學和另外三人進入美國駐港澳總領館尋求幫助。圖為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外的一次抗議活動中一名抗議者舉着一面美國國旗過馬路。

香港當地時間星期二(10月27日)下午大約五點,四名香港年輕人結伴進入美國駐當地領事館。其中,20歲的王同學生於美國長於香港,他作為美國公民尋求美國政府的幫助。另外三人則希望尋求美國政府的政治庇護。不過,他們四人無功而返,不久後走出了領館。王同學在星期三接受了美國之音中文部電話專訪。

美國之音記者:請您說說星期二的情況好嗎?

王同學:我們原本共六個人打算在星期二早上八點左右到達美國領事館尋求幫助,其中五人是尋求政治庇護。我作為美國公民進入領館尋求協助。我們都在國安當局的監控下,也發表過反共聲明,所以擔心個人的人身安全。

不過,行動前,大概早上8:20的樣子,有一人被國安逮捕;另外還有一人退出行動,不過,退出的人下午也被國安帶走了。所以,我們是下午五點左右才到達美領館。

進入領館後,我在前台辦理手續的等候區,等待官員下來問話;三名同伴則在樓梯旁邊等待。後來,幾名官員下來了。負責公民事務的官員跟我談話了解情況。其實,他們知道我的狀況,知道我是美國公民,也知道有香港警察和國安人員在找我。經過討論之後,他們告訴我,在保護我的方面,他們做不了什麼。

另外三人也被告知,得不到任何保護,只是留下了各自的電話,也說了保持聯繫。領館下令讓我們離開。總之,就是只能夠保持聯絡,不能採取實質行動。

(記者:英國《衛報》說:「美國不會在其外交辦事處向人們提供庇護-尋求庇護者必須親自出現在美國境內。但是,國務院網站顯示,申請難民身份的程序比較複雜,其中香港領事館是辦事機構。」)

美國之音記者:你們現在在哪裏?目前狀況如何?

王同學:我們在安全屋裏等待消息和聯絡其他人,這是幫助我們的人士提供的安全屋。

關於我自己,有一個很重要的情況。星期二,我本來要去上庭,因為有裁決。我沒有去,因為代理我和我的一位同伴的律師事務所一名律師突然跳槽到了香港律政司,就是從辯方變為控方,出了一封通告就直接過去了。我們因此擔心得不到公正的審判。

香港抗爭活動中,我是前線抗爭者,即便因此受到起訴之後也一直在持續抗爭。我在身體和心理方面都有一些後遺症,在香港無法尋找適當的治療,覺得也不應該跟這裏的醫生討論這些問題,擔心資料被泄露,而且可能因此面臨進一步起訴。

(記者:王同學的名字上了親共的「香港揭密」網的黑名單。該網站的「亂港檔案」目前列出了2766人,資料包括他們的中英文名字、照片、出生年月日、「劣跡」以及他們父母的名字。王同學的分類是「港獨暴徒」,「被控去年6月12日在夏慤道非法集結,6月21日在灣仔警察總部正門外牆處噴漆刑事毀壞,以及8月27日在黃大仙環凰街秀芳商場外管有危險藥物」。)

美國之音記者:由於環境和個人的狀況,您現在急於離開香港,但看似困難重重,對嗎?

王同學:我在受到起訴以後處於保釋狀態,期間的條件是交出所有旅行證件,因此無法離開香港,只能尋求非正常渠道,已經試過很多途徑,但是,水路和陸路都被封了。最有希望的是美國政府出面幫助美國公民回到美國。美國領館也知道這種情況。

我很擔心自己的安全,所以覺得還是不要公開我的名字,就叫我王同學吧,照片也不要公開。我是美國加州聖荷西出生的,基本在香港長大。我的父母家人都在香港,是香港居民。如果在正常情況下,我現在應該是香港恒生大學三年級學生。香港是我的家鄉,所以,在這次香港抗爭中,我努力捍衛我的家鄉。另外,我的家人也不大知道我現在的詳細情況,不敢跟他們說太多,擔心他們受到警方和中共特務的騷擾。

(記者:《衛報》、BBC等媒體廣泛報道,星期二,香港新成立的國家安全部門在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外逮捕了包括鍾翰林在內的三名民主運動人士。19歲的鐘翰林正在保釋期間,曾經是一個已經解散的主張港獨團體領導人。香港警方周二晚間證實了逮捕行動,稱兩名年齡在17至21歲之間的男子和一名女子因涉嫌發佈煽動獨立內容而被捕,這違反了國家安全法。)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9/1517559.html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