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禁發拜登醜聞成最後稻草 他們真的對川普有偏見

對於Facebook谷歌Twitter來說,本周三又是壓力重重的一天。這三家公司的行政總裁將接受美國參議員的質詢,關於社交媒體公司是否濫用權力。而對於美國共和黨人來說,這是他們一直在等待的機會。

兩周前,Twitter阻止人們發佈《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一項關鍵調查。該公司未能解釋這一舉動的理由,反而放棄用來為其行動辯護的規則,公司隨後致歉。

對許多共和黨人來說,這是最後一根稻草——無可辯駁的證據證實,社交媒體對保守派存在偏見。

共和黨人指責,矽谷本質上崇尚自由主義,是糟糕的仲裁者,無法決定自己的平台能接受什麼。

美國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等共和黨人認為,如果這事發生在總統川普身上,Twitter的做法會有所不同。

指控是什麼

保守派通常用偏見一詞,來指責他們所認為的不公平行為。他們認為的具體證據就是,自己的帖子被過度審查或壓制。

但很難確切地證實,社交媒體存在偏見。

首先,像Facebook和Twitter這樣的公司是保密運作的。他們不會分享所有數據,也不會透露算法如何工作。

因此,當共和黨人叫苦不迭,依據往往是「據誰誰說」這樣的道聽途說。

一個簡單的例子可以幫我們理解背後的更大趨勢。例如,共和黨人指出,Twitter「隱藏」了川普總統的一條帖子,說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抗議期間,「當搶劫開始時,槍擊也啟動了」。但Twitter並沒有隱藏來自伊朗阿亞圖拉呼籲在以色列進行武裝抵抗的帖子。

許多右翼人士認為,這說明Twitter使用雙重標準。

這樣的例子在7月國會聽證會上反覆出現,谷歌、Facebook、蘋果亞馬遜的老闆們在聽證會上被反覆盤問。

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說:「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大型科技公司想要拉攏保守派。」這遭到大老闆們否認。

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幾家公司最近採取了更實際的方法。

在此過程中,他們正在努力解決報紙編輯每天要面對的問題:什麼應該出版,什麼不該出版?

美國公眾怎麼想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8月一項調查顯示,90%的共和黨人認為,社交媒體網站會審查政治觀點。大約59%的民主黨人也持同樣觀點。

這種說法有道理嗎?

共和黨批評社交媒體的算法把保守主義的內容往下推。但Facebook的數據並沒有證實這一點。

CrowdTangle(Facebook旗下的公共洞察工具)的數據將Facebook上每天最受歡迎的帖子整理在一起。無論哪一天,最受歡迎的十大政治帖子都被丹·邦吉諾(Dan Bongino)和本·夏皮羅(Ben Shapiro)等右傾評論員佔據,其次是福克斯新聞和川普總統的帖子。

川普的Facebook頁面有3200萬粉絲,幾乎是他在11月大選中的民主黨對手拜登擁有的粉絲數量的10倍。

如果指控是關於Facebook壓制右翼內容,那麼事實上,Facebook在這方面做得並不好。

右翼內容真的比左翼內容更受歡迎嗎?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我認為把它看作是右翼對左翼的偏見是不對的,」美國弗吉尼亞大學媒體研究教授Siva Vaidhyanathan說。

「偏見存在於那些能引發強烈情感的內容。」他說,儘管「一些相當極端的右翼」帖子在美國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但其受歡迎程度並不能證明這些平台存在結構性偏見。

「在墨西哥,你可能會看到完全不同的推貼安排。」他補充道。

不過,如果看看什麼帖子被壓制了,就會明白為什麼有更多右翼人士可能比左翼人士會因為被適度地壓制而困擾。例如,幾乎沒有民主黨人聲稱郵政投票受到操縱,而川普總統和許多共和黨人總會這樣表示。

Facebook有一項政策,將有關選民欺詐的聲明貼上標籤。它辯稱,正試圖解決可能侵蝕人們對美國選舉制度信心的虛假信息問題。

即便如此,共和黨人還是不成比例地受到影響。

來看另一個問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Facebook行政總裁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公開表示他支持這項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的Facebook頁面有74萬多名粉絲。

然而,另一個名為「藍絲的命也是命」(Blue Lives Matter)的Facebook頁面擁有近230萬粉絲。該頁面旨在支持警察,反對「反警暴」的說法。

該組織因盜用「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名字縮寫BLM而受到批評,並被指控帶有種族歧視,但該組織的創始人克里斯托弗·伯格(Christopher Berg)對此予以否認。

扎克伯格認為,Facebook對保守聲音存在偏見。考慮到這個頁面如此受歡迎,這個觀點正確嗎?

「我不會去看粉絲數量和影響力。我會關注幕後的事,個人的影響力……比如廢棄頁面,」他說。他的意思是Facebook判定某頁面違反規則,並阻止該頁面從廣告和訂閱中賺錢

扎克伯格認為,這種偏見不易察覺,而右翼的頁面更容易受到影響。但他的懷疑很難得到證實。Facebook沒有公佈已經採取行動的頁面列表。

推特的處境

Twitter與Facebook截然不同。只有一小部分用戶會定期發佈內容。

皮尤研究中心上周的一項研究發現,70%使用推特的美國成年人是民主黨人。這令推特看起來是個更加自由的地方,但同樣,很難證明它對保守派有偏見。

新冠病毒為例。

Twitter的確對川普的推文採取的行動多於針對拜登的推文。例如,屏蔽了川普的一條暗示流感比新冠病毒更危險的帖子。

但與此同時,研究表明,川普更有可能圍繞新冠病毒散佈虛假信息。康奈爾大學的一位教授認為,總統是傳播新冠病毒虛假信息的最大驅動。所以,Twitter的版主們不成比例地攻擊他,也就不足為奇了。

社交媒體的困境

這就是為何社交媒體公司不願意調整平台。一旦開始決定什麼可以出版,什麼不可以出版,就要開始打政治牌了。

事實上,一些共和黨人將任何形式的調解行為都視為對言論自由的攻擊。

川普總統今年3月簽署的一項行政命令稱:「我們不能允許數量有限的網絡平台挑選美國人可以在互聯網上訪問和傳播的言論。」

換句話說,任何仲裁的決定可以被視為哲學上的反保守主義。

川普還表示,他將刪除《通信規範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中第230條。這令社交媒體公司不必為人們發佈的東西負責。但可能會打擊社交媒體行業。

隨着大型科技公司採取更加干涉的方式,無論是反對極右翼陰謀論「匿名者Q」(QAnon)、仇恨言論還是其他被禁止的活動,充滿偏見的指控將接踵而來。

就像那些有關偏見的斷言很難被證實一樣,這些指控也很難反駁。這就是社交媒體公司現在的處境。

社交媒體公司當然否認自己的行為帶有偏見。但大多數美國人不相信。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8/151719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