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韓戰中唯一留在中國的美軍戰俘

—戰俘歸國

作者:
韓戰結束,先後有21名被俘美軍和1名英軍戰俘拒絕遣返回國,選擇在中國居住,但喧囂過後,最終只有一名叫做溫納瑞斯的戰俘一直留在了中國。溫納瑞斯來自賓西法尼亞州匹茲堡,在戰俘營中被特別優待,在志願軍普通士兵供給極為困難的情況下,作為戰俘的他每天都能吃上鮮麵包、雞蛋和肉。來到中國後,溫納瑞斯被授予「國際和平戰士」稱號,後入讀中國人民大學,此後定居山東濟南,在山東大學教授英語。在文革中他一度遭到衝擊,但在高層的保護下得以倖免。他先後三次結婚,育有4子2女。

1953年,根據志願軍和聯合國軍達成的協議,雙方戰俘按照自願的原則選擇去向。被俘的21825名志願軍中,14,715名選擇去了台灣。選擇回國的戰俘共三批7110人。這些戰俘歸國後,僅有極少數得到轉業安排工作,其他人一律復員。大部分人被遣返回鄉並在檔案中註明「控制使用」,有一些因為「特務」罪名被判刑。

吳成德是志願軍第180師原政治部主任,是戰俘中官階最高的。1951年2月,180師入朝參戰。僅僅三個月後,在朝鮮北漢江一帶被聯合國軍三個師包圍,近5000官兵被俘。

吳成德為了帶着傷員一起走,行動受阻,沒有能夠順利突圍,只能帶着剩下的少數人躲在敵後打游擊。14個月後僅剩下3人,最終彈盡糧絕於1952年7月10日被美軍俘獲。在戰俘營中,台灣方面極力爭取他,但他堅持回國。

歸國後吳成德被審查長達2年,最終被開除黨籍、軍籍,安置在遼寧省盤錦農墾局大窪農場。吳成德後多次申訴,要求老領導接見,陳述冤情,皆未能實現。高層曾有言:「問問他,為什麼活着回來?」為此吳成德患上輕微精神分裂,言談舉止一度失常。

在農場幹了22年後。吳成德才得以攜家人於1975年回到老家山西的運城市安家。1982年組織宣佈對他平反。他說:「我對黨組織、對祖國問心無愧,恢復我的級別和待遇是應該的,我的意見,黨籍就不必了。」

楊玉華是歸國戰俘中唯一的女兵,時年僅有16歲。她從小失去母親,是被外婆養大的。她瞞着外婆悄悄入伍後,在180師當護士。入朝參戰不久因為被包圍,負傷的楊玉華被搜山的韓軍第6師俘獲。

楊玉華被俘後,美軍將她送到位於釜山的專門關押朝鮮女戰俘的收容所,直到1953年8月歸國。

回國後楊玉華被審查了將近一年,才得以返回四川內江當了一名老師。文革中,她的丈夫——同樣是歸國戰俘的劉英虎因為「亂搞男女關係」被重判20年,她被逼離婚。因為朝鮮的經歷,楊玉華自己也沒有躲過衝擊,文革中曾被整天掛牌子跪着曬太陽。從此不敢輕言自己的參戰經歷。

於楊玉華同期的女戰俘中,另有63名女戰俘選擇去了台灣,這批人受到了宋美齡的接見。宋美齡對她們說:你們基本都是農家女兒,要乘年輕抓緊上學,學些知識和本領。後來,這些女戰俘大多學習護理和剪裁,在台灣嫁人。

180師539團的戰士丁先文,自己是從國民黨軍隊投誠過來的。他的父親,在抗戰中曾是國軍中校。無限忠誠的他在戰俘營成立了「共青團敵後鬥爭小組」,號召戰友不要去台灣。曾經有一個來勸降的台灣軍官對他說,你回想一下,按黨章和軍法,哪一條規定可以當俘虜……你和父親還是國軍出身,還會要你嗎?

他痛哭過後,依然拒絕。

因為這層背景,他的經歷更為困苦。1957年的反右鬥爭中,丁先文向組織坦誠了自己被俘的經過,結果被當即定為「隱藏下來的投敵叛國分子」,當做典型批鬥。丁先文大哭:「我經歷九死一生鬥爭才回到祖國……怎麼又揪鬥呢?」

丁先文隨後被當做「美國特務」,以「叛國投敵」之罪名開除公職,關進監獄。此後漫長的歲月中,他為此先後4次坐牢,獄中度過14年,出獄後又被管制6年……

張澤石是極少數參加了韓戰的知識分子。他1946年考取清華大學物理系。1947年即加入地下黨,後來還參加過國共內戰

1951年5月,時任180師宣教幹事的張澤石在第五次戰役中撤退不及被俘。因為張澤石會英文,他在戰俘營中擔任戰俘總代表與翻譯,負責與美軍談判和溝通。當時戰俘營中原出身於國、共兩軍的人對立嚴重,爆發多次衝突。張澤石曾經帶頭拼死阻止對方升青天白日旗。為此被美軍囚禁在巨濟島最高監獄。

1954年,張澤石與其他俘虜被遣送回中國大陸,審查後被定性為「有武器不抵抗被俘」和「為敵服務」,開除黨籍、軍籍。反右鬥爭與文革中也沒有逃脫磨難,直到1981年平反。

張澤石此後寫了30萬字的回憶,反思自己這段經歷。同時還採訪了很多當年去台灣的戰俘,兩方的命運對比,讓他感慨萬千。他在2011年出版的《我的韓戰》中寫道:「那場戰爭有那麼多疑問一直困惑着我:誰是發動戰爭的真正罪魁禍首?」他晚年甚至認為「那是一場不該發生的戰爭」。

鮮為人知的是,美軍戰俘中,也有留在中國的。

韓戰結束,先後有21名被俘美軍和1名英軍戰俘拒絕遣返回國,選擇在中國居住,但喧囂過後,最終只有一名叫做溫納瑞斯(James Geogre Veneris)的戰俘一直留在了中國。

溫納瑞斯來自賓西法尼亞州匹茲堡,在戰俘營中被特別優待,在志願軍普通士兵供給極為困難的情況下,作為戰俘的他每天都能吃上鮮麵包、雞蛋和肉。來到中國後,溫納瑞斯被授予「國際和平戰士」稱號,後入讀中國人民大學,此後定居山東濟南,在山東大學教授英語。在文革中他一度遭到衝擊,但在高層的保護下得以倖免。他先後三次結婚,育有4子2女。

晚年溫納瑞斯積極要求入黨,但未能如願,直到2004年去世。

1980年,74號文件《關於志願軍被俘歸來人員問題的複查處理意見》終於發出,為大部分歸國戰俘恢復黨籍,給予平反,落實政策。

成都籍的老兵李正文、李正華兩兄弟當年一同參戰,一同被俘,又一同回國。回國不久,無法忍受批鬥的兄弟倆一度躲進岷江原始森林,過着野人一般的生活。1982年落實平反政策的時候,當地武裝部的兩位幹部想請李正文寫份自傳,作為宣傳材料。要求李正文去武裝部一趟。

李正文當時並不在家。回家得知消息,以為新一輪運動已經開始,當夜懸樑自盡。

2020/10/24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6/1516332.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