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曾主審馬加爵案的法官涉殺害情婦被公訴 貪腐、權鬥、抑鬱等現象在司法系統惡化

—雲南法官疑涉殺害情婦被公訴 貪腐、權鬥、抑鬱等現象在司法系統惡化

曾先後審理過兩宗涉及殘暴行為大案的雲南法官刀文兵,近日亦因涉嫌殺人而被抓,但云南官方卻嚴密封鎖消息數個月,並禁止內部談論。據統計數字顯示,司法系統內涉及貪腐、權鬥、涉黑以及法官抑鬱的情況正加速惡化。

16年前擔任馬加爵案主審的刀文兵(左),事後接受CCTV的採訪。(視頻截圖)

曾先後審理過兩宗涉及殘暴行為大案的雲南法官刀文兵,近日亦因涉嫌殺人而被抓,但云南官方卻嚴密封鎖消息數個月,並禁止內部談論。據統計數字顯示,司法系統內涉及貪腐、權鬥、涉黑以及法官抑鬱的情況正加速惡化。

據大陸媒體援引權威人士的消息稱,昆明中級法院審判監督庭原副廳長刀文兵,因涉嫌故意殺人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非法持有彈藥等罪行,已被雲南省高院指定玉溪中級法院審理。

法律界人士吳貴雲在朋友圈透露,刀文兵案類似內蒙公安廳長趙黎平的案件,也是殺害情人後偽裝自殺

但迄今為止,雲南方面沒有透露該案是否已經開庭審理。受害者詳細身份也沒有任何披露。而無論是昆明中院還是玉溪中院都沒有就此事發佈任何資訊。

昆明中院在回應本台記者採訪時,只承認他們知道刀文兵已經被抓了,但至於為什麼被抓,他們都不知情,昆明中院也沒有在內部進行通報。

昆明市中院:對這種事情,我們內部怎麼會清楚呢?我們只知道他進去了,我們也只是知道玉溪中院審理他,連是什麼情況我們都不清楚。這個沒有通報的,這個只有審理結束以後才可能有通報。歸我們審的呢,我們就很清楚,要是不歸我們審的,我們肯定不清楚,也不能問。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呀。

而昆明市紀委駐中級法院紀檢組稱,他們對此事不知情,並強調他們的職權根本管轄不了副庭長級別的法官。

駐中院紀檢組:開玩笑,哪有那麼大的權力?這是有分管許可權的,這些我管不了,你到紀委去查我們的干(部)管(理)許可權就知道了嘛。那是他們法院內部的事情啊,只有市紀委才知道啊,派駐紀檢組掌握不了這個情況。

法律界人士范辰指,有官職和地位的人,擔心身敗名裂而殺人滅口的案子已屢見不鮮。

范辰說:就是像類似的這種案子還是有的,比如說他情婦要求跟他結婚,他認為可能是走投無路了,就選擇了殺人,可能是這樣。內蒙古的原來公安廳廳長,叫趙黎平,他也是這樣,把自己的情人給槍殺了。就本案而言,他面臨著可能判死刑。因為一方面是殺人這個很惡劣,再一個呢,他是一個法官,懂法的人員犯罪,那就應該比一般的人呢處罰更重一點。

另外,本月19日,曾審理周永康妻子賈曉曄及兒子周濱案的湖北省高院原副院長張忠斌自殺身亡,而此前曾辦理該案的多名公檢法系統官員,都已落馬或非正常死亡。

資深媒體人鄭先生指出,無論是張忠斌自殺,還是政法系統內血案頻發,都是中共絞肉機體制的必然結果。

鄭先生說:體制壓力太大了,比如那王立軍嘛,王立軍當時他實際上也是精神疾病嘛,當時他經常到醫院去看病,說是精神壓力也是很大的。沒辦法啊,中國的官場好多人都有病吶,很多官場病人了,體制的僵硬的、冰冷的,它就是絞肉機嘛。

公開資料顯示,刀文兵現年51歲,從西南政法大學法學系畢業,一直於昆明市司法系統工作,2000年10月獲任市中院審判長;先後歷任市中院審判監督庭副庭長、執行局副局長等。2019年,其因涉黑、職務犯罪等歸案受查。

刀文兵曾參與審理孫小果強姦、故意傷害、強制猥褻婦女案,並在馬加爵案中任市中院刑事審判庭第一庭副庭長。案發於2004年2月,當時23歲的雲南大學4年級學生馬加爵,因屢遭室友欺凌,晚上在宿舍逐一用鐵錘猛擊4名同窗頭顱,致他們當場死亡。事件震驚全國,馬加爵罪成後被處決。

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官方掀起了一場大規模的內部整肅運動,迄今為止已共有近400名副部級及以上(含軍隊副軍級以上)高官落馬,其中,被稱為黨的刀把子的政法系統更是反腐重災區。他們一邊殘酷折磨別的落馬者,但自己亦很快成為被清洗的對象。

今年7月,中央政法委掀起內部整肅運動,在刀把子內部掀起又一股血雨腥風。3個多月來,僅在5個試點市縣即有上千人遭整肅,其中370多人已被立案審查。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2/1514678.html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