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爆雷!優勝教育人去樓空 疑似跑路 創始人因《非你莫屬》走紅

又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爆雷。 10月18日,部分學生家長前往優勝教育北京總部辦理學費退費時,發現其總部已經人去樓空。

北京一家分校大門緊閉,圖據微博

又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爆雷。

10月18日,部分學生家長前往優勝教育北京總部辦理學費退費時,發現其總部已經人去樓空。

優勝教育近日被媒體曝出北京總部人去樓空已無人辦公,疑似跑路。隨後優勝教育於10月17日發出官方聲明,稱自己沒有破產,大家可以去官方渠道查證。

記者注意到,優勝教育在多地校區均出現關門的現象,學生家長退費困難重重。同時優勝教育法定代表人也已悄然發生變更,公司捲入大量司法訴訟當中。

優勝教育年內連續三次上黑榜

公開資料顯示,優勝教育成立於1999年,2006年建立教育研究院,由近千名一線教師和教育專家組成教學教研團隊,以個性化教育在行業內立足,在全國主要城市,分佈有上千家校區。

記者發現,從2019年下半年以來,優勝教育在全國各地狀況頻出,主要涉及培訓退費難、辦學不規範、拖欠員工工資等。而進入2020年,因上半年疫情,國內教育培訓行業遭受普遍衝擊,以線下培訓為主的優勝教育更是首當其衝。

今年4月,面對外界的質疑,優勝教育創始人陳昊曾發表公開聲明,為拖欠員工工資致歉,並表示會承擔家長和員工的損失。

不過疑慮並未消除,此後陸續被媒體曝出,各地優勝教育校區頻頻出現停課、關門,學生家長退費困難等情況。

10月13日,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消費警示,7家教育培訓機構「榜上有名」,投訴排名居首的是北京優勝輝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正是優勝教育的母公司,投訴多達193件,解決率僅為3.63%。

記者注意到,這已是優勝教育連續三次被地區監管部門點名。今年8月第一次上黑榜,今年9月第二次上黑榜,10月為第三次上黑榜,且投訴解決率越來越低。從各投訴平台發現,針對優勝教育的投訴多集中在拖延退費、不退費、拖欠員工工資等問題上。

據部分優勝教育北京廣渠門校區的學生家長反映,2020年10月18日到優勝教育北京總部辦理學費退費時,其總部已經人去樓空,只剩下桌椅板凳堆疊在一起。同時家長反映,目前優勝教育北京廣渠門校區未退學費已經超過900萬元。

雖然疑似跑路,但優勝教育仍通過官微宣稱:一直在積極解決問題,最近主要是有人來總部大吵大鬧影響辦公,不是來解決問題的,所以公司採取「線上辦公」,而且一直在處理問題。

家長1萬學費打水漂,多的損失好幾萬

優勝教育遍佈全國的校區培訓有近千家門店,近期除北京外,上海、天津、深圳、成都、長沙、哈爾濱等地部分優勝教育分校也頻頻「爆雷」,多家分校關門疑似跑路,導致學生家長退費無門。

以優勝教育成都雙楠校區為例,該校區於10月10日突然閉店,眾多退費無門的家長到派出所登記報案,據家長自發統計,涉及費用約180萬元。

「十一期間娃娃都在正常上課,節後就突然關門了,真是防不勝防。」家長蘇女士19日告訴記者,她有1萬多元的學費打了水漂,損失多的家長則有好幾萬元,目前大家已集體報警。「更讓人氣憤的是,直到關門前,這個校區都還在遊說我們家長加錢買課,給出了前所未有的折扣,估計就是想趁跑路前再撈一把。」

成都一家優勝教育加盟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仍在正常經營。對方稱,已知悉北京總部出事,但自己只是品牌加盟店,也受到了一定影響。包括最近有部分家長提出退費,該店也正在按流程辦理。據了解,優勝教育旗下門店分為直營、代管和加盟三種類型,以代管和加盟店數量較多。

一位優勝教育員工告訴記者,從今年3月公司就開始拖欠工資,自己差不多被拖欠了5萬元左右,「現在只想把拖欠的工資拿到手。」該員工介紹,今年2月公司總裁辦發佈了《致全國夥伴們的一封信》,決定在「非常時期」制定短期內緊急員工工資發放規則,按期發放一定比例的工資,「只能勉強維持基本生活,這也導致大批員工拿不到工資而選擇了離職。」該員工表示。

天眼查APP顯示,優勝教育目前集中出現了57起司法訴訟、47個立案信息、38個開庭公告。10月15日,公司經營主體——北京優勝輝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悄然從陳昊變更為唐芳瓊。

公開資料顯示,陳昊是優勝教育創始人,1978年出生,畢業於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從事個性化教育研究20年。不過真正讓陳昊出名是在求職節目《非你莫屬》中擔任BOSS團成員,2014年其還參與過《老闆變形計》節目錄製。

優勝教育創始人陳昊曾因電視節目走紅,網絡截圖

在電視節目中,陳昊個性張揚,以大膽敢言、喜歡懟人著稱,談問題往往一針見血,也因此受到不少觀眾的青睞。伴隨陳昊一起走紅的,還有優勝教育不斷發酵的負面消息。如今,那個曾經在電視節目上很「火」的個性老闆陳昊,已經很久沒在公開場合出現了。

曾捲入上市公司「忽悠式重組」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上半年,優勝教育還捲入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忽悠式重組」當中。

2020年5月26日,上市公司金洲慈航(*ST金洲,000587.SZ)發佈公告,稱已簽署意向協議,擬收購陳昊等持有的北京優勝騰飛信息技術有限公司100%股權,對價不超過5億元。優勝騰飛旗下正是優勝教育。

然而此時的優勝教育已經負面纏身,可持續經營能力存疑。但*ST金洲還是表示要收購,被指為「保殼」併購。當時*ST金洲股價跌到最低0.67元,連續低於1元,面臨巨大的「面值退市」壓力。

2017年到2019年,優勝教育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3.08億元、3.53億元、3.57億元;淨利潤分別為3864萬元、5919萬元、5339萬元。雖然看上去不錯,但增速已出現下滑,營業收入增速由2018年的14%下降至2019年的1%;淨利潤也下滑10%以上。

可能是優勝教育自己都缺乏信心,在擬約定的業績承諾中,優勝教育承諾2020年實現淨利潤僅2000萬元,相比2019年進一步大幅下滑。但陳昊等人又承諾,未來5年合計淨利潤不低於5億元。

如同吹肥皂泡一般的業績承諾受到了市場質疑。不出意外,深交所也火速下發關注函,要求*ST金洲就業績承諾實現、交易的商業合理性、支付方式合理性等方面進行解釋。深交所甚至兩次追問,公司和交易對手方是否存在「忽悠式重組」?

到6月9日,*ST金洲在對深交所關注函的回覆當中表示,公司收購優勝騰飛僅處於「意向階段」。於是這項併購最終成了一場「鬧劇」。一拖再拖後直到優勝教育自己陷入泥潭。此後,*ST金洲再無有關優勝教育的公告內容。

目前,*ST金洲也是自身難保,其他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已經終止,公司10月14日晚間發佈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20億元至26億元,上年同期虧損約21.38億元。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0/1514158.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