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從中國最貧窮省份的鄉村女孩到卡夫亨氏副總裁

我是在中國貴州省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長大的。就連許多中國人也從未去過群山環抱的貴州省,那是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

我從小是個很有好奇心的孩子,而且因為獨生子女政策,我也是個孤獨的孩子,我會看着從山頂飛過的飛機,想像如果有一天我能坐上一架飛機,去看山的另一邊是什麼樣。

結果,我第一次乘飛機,是我飛往法國攻讀巴黎高等商學院(HEC Paris)的管理學碩士。我被5所大學錄取,但巴黎高商為我提供了全額獎學金。在中國,即使是我的本科學習的費用也讓我的父母難以負擔。

我當時甚至並不了解巴黎高商,只知道它是一所名牌高校。我記得我在那裏遇見了讀預科的法國精英家庭的孩子,這讓我感到震驚。他們有劍擊課!在中國,體育課的內容是跑步、做體操,但他們會學柔道和騎馬。我當時就想:這絕對是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生維度。

為了離開我的省份,我努力學習,總是爭取成為第一名。有時我是第二名,就會感到非常失望。但我通過了高考,在武漢大學(Wuhan University)學習國際金融。武漢大學與法國總領事館的關係很好,後者主辦了一個晚間活動項目,挑選約15名學生來討論法國文化和商業、學習法語。因為參加活動是免費的,而且我有空閒時間,所以我就在不經意間與法國結緣。

我在2001年開始在巴黎高商攻讀碩士學位,該課程共有386名學生,我清楚地記得這個數字,因為我在第一年結束時獲得一張證書,寫着我在同屆學生中躋身於前30之列。學生們來自全球各地,那是我第一次與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我還意識到,在中國,你是一個人對着書本學習;你要記住很多知識,才能獲得高分。在商學院,我學會了你在工作中要藉助其他人的力量。個人努力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與來自不同背景、有着不同人生經歷的人進行合作。

我們有一門很棒的人力資源課,課上的任務是採訪不同公司的人,了解如何讓自己為大公司的職位做準備。我記得我的同學說,我可以準備幻燈片,他們可以代表我做演示,因為我的法語不是特別好,但我堅持自己演示。我希望挑戰自己,而且,畢竟這是團隊努力。

我會說法語,但我此前沒有在法國的文化背景下學習法語。我可以讀和寫,但很難進行對話。我買不起電視機,所以我買了一個收音機,把自己整晚鎖在家中,逼迫自己聽收音機,直到聽懂它變得不那麼費勁。勤能補拙。

我仍與我的許多老同學保持聯繫,我們會時不時交流想法、互相引薦。

在我更年輕的時候,我希望在所有事情上做到最好,而且最關心的就是在我的任務表上打勾——我會列出我必須做的工作、我必須去的國家和我需要追逐的頭銜。到了某一個階段,我會問我自己:我想走多遠?下一步該做什麼?從定義上看,金字塔越到頂部就越窄,那麼我到哪一點才會說,我滿意了?

如今,我是卡夫亨氏(Kraft Heinz)的高級副總裁、全球司庫和全球卓越經營主管,我管理我們的債務、現金和外匯、保險和養老金。幾個月前,我從芝加哥總部調往阿姆斯特丹,將我的工作領域擴展至包括全球金融、生產、物流和採購。

當我在巴黎高商時,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國際導遊,這能讓我在全世界旅遊、結識全球各地的人。現在我回首過去時會思考,我實現了我的童年夢想嗎?雖然有一些偏差,但我在七、八個國家生活過,遇見了這麼多優秀的人,所以我會說,是的,我實現了。

我能夠有今天,要感謝我在一路上獲得了許多反饋和幫助,所以我很認真地對待指導和輔導。當你遇見一個有潛力的人,而你幫助釋放了這些潛力,你會對這個人、以及他們後來幫助的人產生意義深遠的影響。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077.html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