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秦就石:南巡?他們將看着中共死去

作者:
如果把中共比作一個急需救治的病人,它卻只被允許有一位主治醫生,那就是習近平,吃什麼藥,動什麼刀,只能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它連一個專家醫療組都享受不到,就像之前一些落馬的高官,被封在高幹病房裏,連窗戶都已經被釘死,等待最終時刻的來臨。

烏雲下的深圳天際線

習近平本周南下廣東,參加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活動,外界把這稱為是習近平南巡。

南巡,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鄧小平1992年的那次著名南巡。那一次,鄧小平給中共餵下了一顆鎮靜劑,中共意識形態控制暫時得以放鬆,經濟得以鬆綁,從那以後,在各種因素的作用下,大陸經濟長時間發展,不過大部分經濟成果都落到了中共手中,各級黨官成了世界最富的官員,中共成了世界最富的黨,滿世界散播金錢。

如果站在一個中國人的立場,鄧小平本應該給中國實施摘除中共手術,但不幸鄧小平選擇了馬克思共產黨員的立場,他只是給中共餵下了一顆鎮靜劑,讓中共暫時少發點瘋。

中共有結構性缺陷,社會主義在任何國家都是破壞生產力。而且之前中國經濟發展,更多的還因為美國使勁力氣給中共輸血,每年海量的貿易逆差,和技術的幾乎全面不設防,迅速吹大了氣泡。

但是,到了習近平這幾年,一方面鄧氏鎮靜劑藥力已盡,另一方面美國也不再做冤大頭輸血者的角色了,反而樹立了滅共的目標,並在高效實施。兩方面因素加起來,中共亂了章法。

如果把中共比作一個急需救治的病人,它卻只被允許有一位主治醫生,那就是習近平,吃什麼藥,動什麼刀,只能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它連一個專家醫療組都享受不到,就像之前一些落馬的高官,被封在高幹病房裏,連窗戶都已經被釘死,等待最終時刻的來臨。

中共內部人士也看到了這種危險,個別人甚至公開發聲。比如曾經在1993年至1998年擔任深圳市委書記的厲有為,就在9月21、22日連續兩天在《文匯報》刊文,題目是《路在何方》,文中開篇就說:「在深圳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提出路在何方的問題,仿佛有些不合時宜。但是,實事求是地講,這問題真的存在「。

文中以「路在何方?」這一簡單問句作為單獨段落,竟然出現了十三次之多。「我們仍然站在十字路口」這句話也出現了9次之多,凸顯出一些中共高層人士對現狀的不安。

厲有為呼籲當局保護民營經濟,民營企業,放棄階級鬥爭意識形態,將保護私人財產寫入憲法等,文中並說:「在強大的外部壓力下最容易犯的是什麼錯誤呢?我認為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錯誤。」

伴隨着9次「十字路口」,厲有為小心的提到最關鍵的三叉路口,他在文中說:「至此時,擺在我們面前的有三條路:第一條路是改革上層建築,來適應現實的已經變化了的經濟基礎;第二條路是改變現在的經濟基礎,往回走,來適應上層建築;第三條路是誰都不改變,維持現狀,實行雙軌制運行。我們現在正站在三叉路口」。

厲有為開出的藥方,不管是否有效,這劑藥中共卻吃不到,因為主治醫生是習近平一個人,他早就給中共開出了習氏藥方,厲有為看到了中共在加速死亡,其憂心忡忡躍然紙上。

為了經濟基礎去改變上層建築,並要求中共真正能去保護私有財產,這都是中共做不到的事。無權的厲有為和保黨的習近平都將會看着中共死去。

從更深看,經濟問題也只是大廈將傾的一個徵兆,中共將亡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歷史大變局已經到來,天災人禍接踵而至,中共百年罪惡面臨着被最終清算,這是誰也挽回不了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14/1511871.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