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俄戒備北京毫不鬆懈 又有科學家涉嫌為中共當間諜被捕

作者:

又一名俄羅斯科學家因為涉嫌向中共提供機密科技情報被捕。這是俄中關係被外界認為不斷走近背景下的最新一起間諜案件,顯示俄羅斯對中共的戒備絲毫沒有鬆懈。

與中國合作高科技領域科學家再被捕

來自西伯利亞托木斯克市的64歲科學家盧卡寧因為涉嫌向中共提供機密科技情報在星期二,9月29日被捕。盧卡寧在當地的住宅已被來自莫斯科的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特工人員搜查。俄羅斯媒體說,盧卡寧如果因為叛國罪受審,他將被判處12年到20年徒刑。

莫斯科共青團報說,盧卡寧在中國瀋陽一所大學的實驗室中工作。他所研究的領域是高壓電源和固體材料破壞時的放電和相關題目。據報道,盧卡寧在疫情爆發前返回俄羅斯,但受疫情影響而滯留,無法再前往中國。

莫斯科回聲廣播電台說,盧卡寧曾任教於托木斯克理工大學,後來轉入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強度物理和材料學研究所工作。

托木斯克是俄羅斯西伯利亞主要城市,當地因為有許多著名大學聚集,也是俄羅斯的科研和教學重鎮。著名的托木斯克理工大學在航空等眾多領域同前蘇聯和今天的俄羅斯國防領域一直擁有密切聯繫。

位於托木斯克的強度物理和材料學研究所更是俄羅斯材料學研究領域的主要科研機構,所涉及領域波及許多新材料和納米等技術。從這家研究所退休後,盧卡寧前往中國工作。但盧卡寧的友人在當地社交媒體上強調,盧卡寧的研究領域同國防無關。他的研究課題涉及粒子加速器的電源,氣體放電設備,用於測量核物理中電磁輻射電荷的電子設備等。

數月來第二起諜案俄中你來我往不手軟

這是最近以來第二起俄羅斯科學家涉嫌向中共轉交科技情報,被指控犯下叛國罪的案件。在6月份,來自聖彼得堡的研究北極的學者米季科也因為類似的嫌疑罪被捕。70多歲的米季科曾多年在蘇聯海軍中服役,擁有海軍上校軍銜。

俄羅斯安全部門指控米季科接受中共下達的間諜任務,為中共從事科技情報收集。他在2017年到2018年去中國旅行時,向中共提供了海軍聲納技術,以及尋找水下潛艇方面的技術情報。

目前外界都認為俄羅斯與中國關係在不斷走近,但在這一背景下,俄羅斯對中共的防備心態卻絲毫沒有減弱,而中共針對俄羅斯的相關情報收集也毫不手軟且日趨活躍,俄羅斯科學家接二連三不斷被捕,顯示了俄中關係的特殊性。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認為,儘管克里姆林宮周圍的一些權貴階層在與中國的合作中獲利豐厚,但俄羅斯仍把中共視作威脅,俄羅斯社會中對中共一直存在着反感情緒,特別是中共試圖獲得俄羅斯先進科技而不擇手段,因此很難改變俄羅斯社會中對中國的負面看法。

尼科里斯基:「不管怎樣渲染和宣傳俄中關係如何密切,這都沒法改變和影響這股對中國的反感和戒備心態。官媒記者所寫的宣傳材料也無濟於事,更何況如果仔細研究的話,那些官媒記者所寫的有關宣傳文章也並不多。」

尼科里斯基說,與西方交惡後,在俄羅斯反而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擔心中共試圖更多佔俄羅斯的便宜,相信俄中兩國為了達到某個目標應該更密切合作的人正在減少。

俄中科技間諜案頻發

俄羅斯科學家因為向中共提供科技情報被捕的案件這些年來頻繁發生。這些科學家所工作的機構大多涉及航空、航天、火箭導彈、材料等等眾多領域。

在2010年,來自聖彼得堡一家俄羅斯海軍著名高等學府的兩名教授被捕,他們後來以叛國罪被判處重刑。他們兩人被指控在中國講學期間向中共軍方情報部門提供了布拉瓦導彈水下發射後的飛行軌跡等資料,兩人為此獲得了7千美元的報酬。但兩人都對指控他們的罪行予以否認。

布拉瓦洲際戰略導彈由戰略核潛艇發射,是俄羅斯海基戰略核打擊力量的關鍵組成部分。

在2016年,俄羅斯太空科學家拉佩金也因為類似的罪名被判處重刑。俄羅斯司法部門指控拉佩金向中國提供了俄羅斯聯盟號太空飛船穿越大氣層的計算資料。相關資料被認為對中國的神舟號太空飛船計劃提供了幫助。

還有一些俄羅斯科學家也被指控向其他國家提供了科技情報被捕,但相比之下,因為與中國合作而被捕的科學家數量最多。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01/150731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