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二代飯局言論驚人 傳有人準備將江山交人民

本身是紅二代的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日前接受美媒專訪時坦言包括她在內的部分中層紅二代愧對人民,都在反思體制之惡。她特別提及一個紅二代飯局上,反思的言論深刻程度令人震驚。中共紅二代歷來非鐵板一塊,早有傳言說紅二代中有人做好將江山交還人民準備。

美國之音9月12日發表的蔡霞專訪,談到幾年前的一個紅二代飯局。蔡霞談到,當時有人說,我們應該反思到1989——天安門之後這個國家整個走歪了。也有人質疑從1989年反思不夠,應該從1978年後重新反思,改革開放這條路是否真能解決毛時代的問題。但還是有人認為,不行!我們要從1966年「十年浩劫」開始反思。馬上又有人反駁:應該從1956年反思,那年中共召開強調黨內民主、反對個人崇拜的「八大」。會場裏沒有毛像,沒有黨徽,沒有紅旗。

更有人說,應該從1949年反思,反思共產黨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究竟對不對。直至最後一位紅二代發話了:真正的反思必須始自1920年——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中華民族這百年來走過的路,其間有怎樣的歷史邏輯、歷史聯繫值得好好反思。

蔡霞說,當時他們這一番討論讓她很是吃驚。她說:「其實『紅二』內部的人,他們的反思深度,遠遠超過外面人的想像。」

蔡霞認為紅二代有原罪,中共在執政以後,建立了一套等級特權制度:你父母的等級有多高,你享受的特權就有多少。

她表示相對來講紅二代中層的這批孩子反思特別多。無論是軍隊的孩子還是地方幹部的孩子,這群人是自己的父母在1949年以後,50年代到60年代處在軍、師兩級,就是軍級到正師以上這兩級中層的紅二代。但再高層一點的,她對他們整體的情況了解不多。

蔡霞說,她知道頂層紅二代當中,所謂太子黨那一類中有反思很深刻的,如前中國勞動部部長馬文瑞之女馬曉力,還有前總參謀長羅瑞卿之女羅點點。

她說,2013年後,一大批「紅二」孩子們——年齡都是經過文革的,也對現在的情況是有感受的,他們開始反思49年以後,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和制度究竟對還是不對?

她認為,當初說的是人民的國家,沒說是你自己打下來的政權,你就霸着政權不放了,沒那個話呀。如果說1949年到50年代初,人民還是認可這個政黨,認可它的執政的話,那麼現在都已經70年了,它還在吃28年的老本。歷史的合法性早已不存在了。現在必須要通過民主選舉來選。

蔡霞說,也因此這個時候,中共特別怕外界把這個黨和人民分開。這一分開,它什麼合法性都沒了,連偽裝的這層皮都給它扒掉了。

在參與反思的紅二代中,蔡霞沒有提到羅瑞卿的二兒子羅宇,也沒有提任志強

但實際上,紅二代中,羅宇最先和中共決裂。中共1989年開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的當年,時任空軍大校的羅宇就憤而辭職流亡海外。

羅宇在中共十九大前曾連續發公開信,呼籲習近平拋棄中共,全面否定鄧小平六四開槍鎮壓學生,全面否定江澤民法輪功的迫害政策,抓捕江澤民;並呼籲習近平走民主道路。但羅宇並未如願。

今年3月因批習文章被抓,近日受審的紅二代任志強,他對中共的反思也是比較徹底。他早在2012年的北大光華管理學院一次會議上公開批中共這個制度已經爛透了。他在會上還公開呼籲國人把「面前的牆推倒」,建立民主社會制度。

時評人長平此前在德國之聲撰文引述一位知情者披露,紅二代並非整齊劃一的群體,而是大體分為三類:一類作為特權階層分得大塊領地,埋頭各自經營;一類對習近平執政強烈不滿,但是樂見江山回到自己人手裏;還有一類,則深刻反思父輩革命道路,痛惜今日中國變成與他們追求的民主自由相反的專制政治,悲憤不已。

另一時評人陳破空曾表示,據他所了解的體制內情況,紅二代、太子黨並不是鐵板一塊,並不見得都要捍衛他們父輩的紅色江山。其實很多太子黨、紅二代對現在習近平的做法看不慣,他們做好了把紅色江山交還人民的準備。他覺得很多紅二代和太子黨有這樣的覺悟,只不過沒有公開地說出來、報導出來而已。所以對他們不能一棍子打死。

陳破空直指,這江山本來就是人民打下的,這些人是踩着白骨累累、血流成河上去的,有什麼資格談這個江山是你們的?這個江山是人民的。歷朝換代,只換了朝代,沒有換國家,沒有換民族;千百年來,這個國家都是屬於人民的。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岳文驍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916/1501342.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