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二十年來最大洪水淹沒重慶主城區!位處三峽大壩上游 難道要為下游安全做出犧牲?

2020年夏季,中國長江流域爆發嚴重洪患。

長江5號洪峰來勢兇猛,中國西南大都市重慶多個地方被淹。專家認為,雖然三峽不可能拯救重慶,但它宣稱的抗洪能力在此次的表現中令人失望。

2020年長江5號洪水以及嘉陵江2號洪水日前(8月18日至20日)通過重慶中心城區,所到之處,很多地方成了「觀海區」。這是重慶40年以來最大洪峰過境,也是重慶有史以來第一次啟動I級應急響應,即當地政府下設的所有單位投入防汛工作。中國國內媒體報導,該市有26萬餘人受災,2萬多店鋪被淹,磁器口、南濱路、朝天門等多個地標性地點全部泡在水裏。

與毗鄰降雨不斷的四川省不同,重慶被淹之際烈日當空,那麼洪水襲城不是因為降雨、而是應該有其它原因。中國長江委水文上有局水情預報室副主任張娜對《科技日報》表示,形成重慶洪災主要有3點原因。一是重慶上游地區連續降雨天氣導致洪水峰高量大;二是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在長江、嘉陵江重慶段形成匯集;三是上一輪洪峰剛過,水位還沒有退去。

今年進入汛期後,重慶市對長江上游的水庫、嘉陵江流域的水庫實施梯級聯合調度,來減輕重慶的防洪壓力。專家說,整個上游的來水如果不攔截,進入三峽水庫的長江幹流洪水將突破87500立方公尺每秒,將無從保障長江中下游的安全。

2020年7月,中國三峽大壩泄洪。

重慶為了三峽以及長江中下游的安全,做出自我犧牲?

長江5號洪峰的流量為7.6萬立方公尺每秒,而三峽大壩的最大流量是10.25立方公尺每秒。如果三峽23個泄洪口全開,理論上能夠保住重慶不淹。但目前三峽只打開10個泄洪口,僅發揮不到一半的泄洪能力。儘管如此,這也是三峽建庫以來最大的下泄流量,達到4.8萬立方公尺每秒。簡單計算看出,洪峰到達重慶時,每秒進7.6萬平方公尺,出4.8萬平方公尺,當然要淹。

長江第5號洪峰通過重慶時,該市庫區寸灘站洪峰水位達到191.62公尺,超保8.12公尺。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曾撰文說,「如果大壩水位提高到175公尺,那重慶就危險了。」明知危險,但重慶沒有放閘任洪水下泄。重慶市各地告誡民眾,在接下來5天時間裏可能會停水停電,希望儲存足夠的食物並避免外出。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說,重慶淹水同三峽水庫沒有關係。想解決重慶市的洪水問題,必須依靠重慶上游的水庫實現攔洪削峰,「目前,重慶的問題和全國的很多地方一樣,亟待加強水利設施的建設。比如這次洪水流量達80年之最的綦江,如果建有足夠庫容的調蓄水庫,重慶的汛情就決不會這樣了。」

王維洛博士通過郵件對德國之聲表示,三峽工程的抗洪效益中不包括保護重慶,「因為任何水庫大壩不能通過攔蓄洪水或者削減洪峰來保護上游城市不受洪水威脅,反而是通過抬高大壩壩址處的自然水位,使上游城市所受洪水威脅更大,洪水災害更重。」

中國洪災:重慶市綦江區淹水

如果重慶全力放閘泄洪

新京報》8月20日報導,中國水利部要求長江上游水庫群進行攔蓄調度。重慶處在上游,必須執行國家攔截洪水的任務。

如果不攔截的話,處在重慶以東、長江中下游的地區將被衝垮。以武漢為例。武漢市的防汛能力大概能承受6.1萬立方公尺每秒的流量。超過7萬立方公尺每秒的洪水襲來,武漢會是怎樣的局面?剛剛經歷了史上最嚴厲封城的武漢,接着還要接受洪水的洗禮?

此外,確保長江中下游的安全,並不僅僅是保衛武漢。荊江、岳陽、九江以及整個漢中地區,那裏牽涉了上億人的生命和財產。

當年,三峽工程設計時曾制定了5個目標:防洪、發電、航運、南水北調和區域發展。而其中,防洪是最首要目標。如果每次汛期來臨時,都要論證放棄重慶還是放棄武漢,那麼,很難讓人不質疑三峽的防洪能力。

正像水利學專家王維洛說的,三峽上游希望放水,下游希望卡住,「站在三峽的位置上,它怎麼辦?是放水還是不放水呢?」王維洛明確指出,「今年的洪災當中,三峽工程發揮的所謂防洪效益讓人失望,遠遠低於政治家等在三峽工程決策之前和決策之後向中國老百姓承諾的防洪效益。」

長江流域災情。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802.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