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老人被狗繩絆倒身亡 也許養狗該用科技改造下了

8月18日,網上流傳的一段監控視頻惹怒了大眾。

視頻中顯示,一名女孩手中牽引的一大一小兩隻狗掙脫控制狂奔,大狗追逐小狗過程中,身上的牽引繩瞬間絆倒了一位正在散步的老人,老人懸空飛起來頭部磕在地上,整個人摔在地上後沒了反應,牽引兩隻狗的女孩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老人,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就倉皇離開。

隨後,這位八十多歲的老人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事後警方發佈公告,牽引兩隻狗的女孩今年12歲,狗不是她家飼養的,她把別人拴養在家門口的狗牽出來玩,狗掙脫了她的約束才引發了悲劇。

近幾年,寵物狗引發的糾紛賠償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安全問題一旦發生,養犬人需要承擔的成本會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高密度帶來高糾紛

▲大量人口集中在胡煥庸線以東.圖片來自:百度百科

和不少人口密度較低的國家相比,同為養狗大國,中國國情不一樣。

根據「胡煥庸線」來看,線的東南方36%國土居住着約95%的人口,而且由於近幾年城鎮化率的突飛猛進,這95%的人口還在往核心城市聚集,進一步提升了城鎮的人口密度。

同時,隨着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居住在城鎮的人開始飼養寵物狗,犬只的飼養密度也在飛速上升。

本來只需要容納居民和少量野生動物的城鎮土地,大量新增了一種同樣渴求「空間」和「領地」的物種,矛盾的發生無可避免。

養狗門檻有多低

在國外部分國家,狗不是一般人養得起的。

一位在德國柏林居住的知乎用戶說,在柏林養狗要考「執照」,養犬人和狗要一起參加為期三個月的培訓,課程結束後還需要考試,合格的主人和狗狗會得到「畢業證書」。

養犬人還要繳納「狗頭稅」,第一隻狗每年須繳120歐元(約842元人民幣),之後還要為狗繳納不低於100萬歐元賠償的保險費,一般每年幾十到幾百歐元不等。

但即使是在養狗規定較嚴格的深圳,養犬人不去登記和辦狗證也沒什麼影響,「該怎麼養還是怎麼養,大城市這麼大,(相關部門)管也管不過來。」一位深圳「鏟屎官」這樣對我們說。

安全養狗,科技幫忙

正如那位深圳「鏟屎官」所說,對於國內的大城市而言,相關部門的確很難僅憑人力做到較為理想的犬只管控。

藉助科技產品來管理是一個不錯的可行方案,這些產品藉助智能科技,成功實現了對養犬人和狗的有效約束,同時也能提供不小的「自由空間」。

1.皮下晶片

犬只的管理一直有一個核心問題急需解決:如何迅速準確判斷犬只主人的身份。

電子晶片可以解決這一問題,更有利於糾紛的解決,如果狗傷人了,可以有效避免養犬人拋棄犬只逃避責任,迅速明確責任人。

例如,深圳市全面啟動為犬只免費植入電子晶片的工作,要求全市所有犬只必須注射晶片,到2020年底前實現系統登記犬只100%注射晶片,未給犬只注射電子晶片的,將視為無證養犬。

電子晶片只有米粒大小,一般用注射的方式植入犬只的皮下,每個晶片對應唯一的數字識別碼,用掃描儀一掃,犬只的血統、出生日期、健康記錄、過往病史、寵主信息、聯絡方式等立即可以顯示。

如果狗繩使老人摔倒身亡的事發地沒有監控,事情很有可能成為一樁「懸案」,有了電子晶片,至少能知道狗是誰家的。

2.GPS定位項圈

▲寵物定位項圈.圖片來自:酷聯數碼專營店

犬只管理另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是犬只的活動範圍管控。

根絕不精確的非權威統計,中國目前約有4000萬隻流浪狗,其中相當一部分是走丟的,這些從小「嬌生慣養」的狗狗在獨立生存時,為了保護自己,可能變得更加具有攻擊性。

根據浙江麗水的記者採訪,戶籍人口約270萬的麗水市,僅2018年1月到5月,全市登記在冊的狗傷人事件已有9千多例,相當一部分人都是被流浪狗所傷。

GPS項圈可以做些什麼呢?

國外一小哥接受測試,給自家的貓戴上了 GPS項圈:「我的貓就睡在我的床尾,它不會去任何地方。」GPS傳回來的結果啪啪啪打臉小哥,原來他的貓會夜間偷偷溜出去,一夜之間翻了4座高山、跨過了許多小河、橫跨兩次高速路、跑進了深山裏、橫跨了半個小鎮,總共走了好幾十里路,第二天神奇地出現在鄰居家院子裏。

▲主人睡了,貓咪偷偷溜出了門

總體來講,不受約束的狗活動範圍更大,跨省也不是什麼稀罕事,給犬只戴上 GPS項圈還是很有意義的,不少 GPS定位項圈可以把定位信息展示在手機 app上,這樣養犬人就能知道「狗狗去哪兒」了。

犬只走丟的時候,GPS項圈可以幫助主人尋回愛犬,不用購買新犬,間接減少流量犬數量,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流浪狗傷人事件發生的可能性。

3.電子牽引繩

在美國部分地區,犬只外出要佩戴牽引繩,但在自家草坪和花園裏是可以任性放養的。可是開放式草坪和低矮的花園柵欄根本攔不住「拆家狗」,把狗拴在這麼大的空地上對愛玩的狗狗也是一種身心「折磨」,於是養犬人選擇給犬只佩戴電子牽引繩。

電子牽引繩其實是一種帶有牽引繩的電擊項圈。

主人可以在手機 app上劃定一個地圖「結界」,當狗狗乖乖在自家範圍內活動時,電子項圈和普通項圈沒什麼區別,狗狗一旦「越界」,電子項圈會立即發出微弱的電流,讓狗狗明白只能在指定區域內愉快玩耍。

電商平台上類似的項圈有不少,電擊的強度和頻率可以由養犬人自己設定。

最微弱的電流和手機震動帶給人的感覺差不多,升級到最高檔的時候,「就像把你每個毛孔都鑿開,撒上一把花椒麵,再養一群四川螞蟻,讓他們去你毛孔里涮火鍋的感覺。」一位親自體驗了電子牽引繩「魔鬼模式」的養犬人是這樣描述的。

微弱的電擊對狗狗也是一種傷害,但是為了避免狗狗「越獄」,這麼做也是不得已為之,所以心疼狗的養犬人更應該做好主動管理,把自家狗子管理好了,也就沒有佩戴電子項圈的必要。

隨帶一提,愛范兒在某電商平台上發現不少商家把「電擊馴犬」作為電擊項圈的主要賣點,有的產品電流甚至超過了連成年人都難以承受的5A,這種用途和電子牽引繩的發明初衷背道而馳。

管狗先從管人開始

《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全國城鎮寵物犬貓數量達到9915萬隻,增長約8%。

寵物犬的數量在增長,寵物犬引發的糾紛也一直保持着上升趨勢,實際上問題不在狗,而在人。

自家的狗把小朋友嚇得哇哇大哭,有些養犬人會毫不在意地說:「我們家狗很乖的,這是和你開玩笑……大驚小怪的,我們家狗不咬人的。」

這番話說的沒錯,作為一種智商不及人類的生物,狗是沒有錯的,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狗不知道該怎樣避免嚇到陌生人,也不會開口描述自己的意圖。

但是牽引着狗的主人,是可以做到的。

按規定養狗,看護好自家的狗,這是養犬人應盡的義務。

另一方面看,犬只管控在國內的確存在客觀難度,但每次狗傷人事件之後,亡羊補牢式應對策略成了慣性選擇,一陣風的「打犬運動」後,狗傷人事件進入了一種「一打就少,一放就多」的怪圈,很難從根源上解決。

監管部門不妨轉變自己的思路,變得更加靈活一些,從「事後懲罰」和「一捕了之」變成「事前管理」,例如藉助經濟手段和科技產品,把可能發生的糾紛和傷人事件儘量消解在未發生時,即使事情發生了,也能通過科技手段快速找到養犬人。

管狗,先從管人開始。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愛范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657.html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