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大壩創新紀錄官方隱匿 重慶淹到前所未見民說凶兆 毛澤東秘書透內幕1句話經典

防群體抗議當局一對一維穩 中國學者:洪災是人為非天災 「大佛洗腳天下亂」百姓惶恐

今天22號周六,三峽大壩水位達新紀錄,中共官方又把入庫水量藏起來了。除了長江流域遭遇第5輪洪水之外,重慶人披露水上派出所兩層樓都被淹。朝天門被淹是非常不吉利。中國學者表示:洪災是亂發展造成,中國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天災專家披露,江澤民召開黨代會用黨紀,強行將三峽工程上馬。還命令毛澤東前秘書李銳閉嘴。李銳說,三峽問題是中共政治體制問題,一個人說了算,絕對不允許有不同意見。1949年中共篡政後首次出現樂山大佛洗腳,百姓議論紛紛說「大佛洗腳天下亂」。

三峽大壩水位達新紀錄,中共官方又把入庫水量藏起來了

8月22日下午4時,長江第5號洪水經過時,三峽水庫的水位達到167.53米,出庫量達到47700立方米每秒,超過建庫以來汛期調洪最高水位(164.50米)3.03米。

三峽水庫的汛期調洪最高水位再創新高。(網絡截圖合成)

儘管官方再次隱匿不公佈三峽入庫流量,但根據水位和出庫量比較,顯然入庫的流量還在繼續增加。

長江沿線的湖北、安徽、江西直至上海,將再經受創紀錄洪水的襲擊。這些地區此前已遭遇4輪洪峰,多地淪為澤國,但更嚴峻大考即將來襲。

三峽水位高漲,受回水影響,重慶面臨巨大壓力。

位於朝天門碼頭下游幾千米的寸灘檢測站水位高峰時,超保證水位8.12米,是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水位。(網絡圖片大紀元合成)

重慶人:水上派出所兩層樓都被淹,朝天門被淹大凶

在長江、嘉陵江洪水夾擊下,重慶主城區遭遇了特大洪水,甚至離重慶朝天門幾公里的寸灘的水位達到1939年來最高。重慶當地民眾感嘆自己從未見過如此大洪水,從未被淹過的南紀門水上分局派出所,兩層樓都被淹。

重慶朝天門位於重慶市渝中區渝中半島的嘉陵江與長江交匯處,城門原題有「古渝雄關」四個大字,是重慶以前的十七座古城門之一。南宋(1127——1279)宋朝偏安臨安(即今杭州)後,時有欽差自長江經該城門傳來聖旨,所以才有了朝天門這個名字。

朝天門左側嘉陵江納細流匯小川,縱流1119千米,於此注入長江。朝天門是兩江樞紐,也是重慶最大的水路客運碼頭。

當地民眾黃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朝天門被淹,非常不吉利。

黃先生介紹,南紀門水上派出所是兩層樓,距離朝天門碼頭上游沿長江方向三公里地方,下面是長濱路。好像2012年大洪水時淹到過長濱路,不過沒有淹到那個派出所。這次基本被淹沒了。

重慶的楊女士也介紹,「嘉陵江那個水漲得很大,很多年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大水。嘉陵江旁邊的房子都被淹了,重慶到磁器口周邊的車都不能通行。」

重慶為防群體事件街道與災民一對一維穩

黃先生表示,原來發生自然災害時,大陸的新聞還會跟蹤報導一點,人們也會持續關注。「現在,只要不是親身經歷的受害者本人或者親屬,基本上很難了解到災情的具體情況。」

他表示,「當地政府為了從根源上杜絕群體性事件爆發,通過當地街道採取維穩方式一對一單獨溝通,除了受害者本人或者親屬外,很難了解到具體補償金額或者安置狀況。」

他因為在網上發了一些真實的內容,多個微信、QQ都被封了。他藉用主旋律電影《平原游擊隊》裏的經典台詞「封鎖越來越緊,說明鬼子的末日就要來到了」,來形容中共的政權走到了盡頭。

黃先生擔心地表示,三峽大壩還在重慶下游,非常危險。「眾所周知,三峽大壩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豆腐渣工程,據說竣工至今仍未通過工程驗收。竣工典禮也無當時國家主要領導親臨參與,草草了事。」

他還介紹,「大概是2008年汶川地震後,我就看過很多預言三峽潰壩的文章。後來,很多類似的文章都在2014年之後被刪除了。」

近年來坊間也在流傳要準備好有大事發生,他也告誡自己的親朋好友,準備好壓縮餅乾、穀子、麥子、豆子、肉乾、葡萄乾太陽能板、全波段收音機、應急包等。

中國不存在嚴格意義上天災,學者:洪災是亂發展造成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對於中國頻繁發生重大水災,中國學者錢方認為這與環境保護不利等因素有關。他說:「這些水患恐怕不是一個簡單的天災問題,更多的恐怕是人禍。統治者奉行的所謂人定勝天,他們不尊重自然規律,一定程度上他們是反智主義。最近這些年,為了所謂的GDP,這種竭澤而漁的所謂發展模式,留下各種隱患。」

錢方說,不少水利工程沒有經過嚴格的科學論證,未考慮自然災害和地質隱患,只是憑長官意志:「往往都是長官意志,拍腦袋就上馬,甚至有一些利益集團綁架了公共事務。所以在中國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天災。」

與往年水災相比,今年中共官方媒體對水災的相關報道明顯減少。

江澤民召開黨代會,用黨紀強行將三峽工程推上馬

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披露:建三峽是江澤民上台後,他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毛前秘書李銳曝光他做出最後努力阻止三峽上馬,卻遭江澤民下令他閉嘴,李銳寫書和上書到此為止。

李銳說,三峽問題是中共政治體制問題,一個人說了算,絕對不允許有不同意見。

李鵬在大陸出版的日記坦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王維洛介紹,三峽工程上馬之前,就是1991年的時候開始,江澤民就說要給三峽工程下點毛毛雨,當時整個宣傳部門就開始狂風暴雨般地宣傳三峽工程怎麼好,這麼好、那麼好。宣稱三峽工程是中國的百年夢想,有防洪、發電、航運、南水北調和地區發展五大目標,其中防洪是第一位也是不可替代的。

王維洛揭當時江澤民是如何確保三峽工程上馬的:在全國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的時候,江澤民就去全國人大召開黨員代表大會,用黨的紀律要求黨員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

他認為:如果江澤民不去做這個報告的話,也許真的三峽工程在當時全國人大是通不過的。把三峽工程從這個政治的決策的體制裏面分離出來的話,那它絕對是沒有上馬的理由的。

三峽工程當時就是這樣,跟支持共產黨還是不支持共產黨連在一起,被強行上馬的。

「大佛洗腳天下亂」百姓議論紛紛

四川樂山大佛位於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交匯處,近日由於江水暴漲,大佛佛腳被淹,這是1949年以來首次被淹。

一位推特網友發佈大佛佛腳被淹的照片,並附上貼文說:「在四川當了整整10年的調查記者,外加3年獨立記者,我並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這幾天,看見這個照片,感到有些震撼。因為2006年有次到樂山出差,當地一個老人跟我說了一句話『大佛洗腳天下亂』,現在想起來有些驚悚。」

這則推文引發不少網友回應:「20年前我去過樂山大佛,就聽當地人說過大佛是不能洗腳的,而且說的時候都面露惶恐之色。」

「怪不得一些陸媒都在炒作『樂山大佛腳趾被淹1949年來首次』,看來很多記者都知道這個預言,都在內心盼著變天呢,所以故意這麼暗示。」

「怪不得黨媒報導說,剛開始當地防汛人員堆了好多沙袋,保護觀景台,原來是害怕大佛洗腳。可惜,水太大了,防不住了。」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王篤若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52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