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王維洛的推斷已經應驗:重慶被淹成這樣 三峽大壩是禍首!

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之子、美國馬利蘭大學機械博士黃觀鴻表示,三峽大壩最大的缺陷是不能防止夏季汛潮,由於三峽水庫是個狹長型水庫,當上游從重慶金沙江下來很大流量,庫尾巴就「翹起來」,可能把重慶淹了。

重慶地標建築朝天門的門洞已經完全被洪水淹沒。(視頻截圖)

8月19日,長江5號洪水過境重慶,重慶的主城區磁器口、朝天門、南濱路等地標性地段都被水淹,其中朝天門被洪水完全淹沒。而這正應驗了水利專家王維洛的推斷:淹沒重慶市的部分市區。

水利專家王維洛曾在1998年接受採訪時表示:「三峽水庫的防洪庫容是在大壩處海拔145米到175米之間的庫容,當大壩處蓄水至海拔175米時,大壩上游的水位不是175米,而是高於175米,距大壩越遠,水位增高越大。三峽水庫的表面,不是一個絕對的平面,而是一個有水力坡降的斜面。如果採用三峽論證泥沙組組長林秉南提出的三峽水庫的平均水力坡降為萬分之零點七的數字,屆時重慶市的水位為海拔217米,重慶的朝天門碼頭被淹,重慶火車站被淹,重慶的部分城區被淹。」

這次長江5號洪水過境重慶,重慶長江寸灘站水位達191.62米,超出保證水位8.12米,而此時三峽水庫的水位達163.47米。在汛期,因三峽大壩的攔截,從三峽至重慶長江的水位全部大幅提升,洪水無法正常排出,因此加深了洪水對上游的威脅。

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之子、美國馬利蘭大學機械博士黃觀鴻表示,三峽大壩最大的缺陷是不能防止夏季汛潮,由於三峽水庫是個狹長型水庫,當上游從重慶金沙江下來很大流量,庫尾巴就「翹起來」,可能把重慶淹了。

黃觀鴻並表示,三峽大壩水位升到157米,那絕對受不了;160米的時候,如果來的是每秒5萬、甚至於7萬立方米,那麼大的速度、那麼大流量,重慶「整個尾巴翹得就把朝天門的門洞都淹了」。

這些水利專家的預言,現在都得到了應驗。下面的視頻顯示重慶主城區被長江水淹沒的情景。

重慶地標建築朝天門的門洞已經完全被洪水淹沒。

重慶磁器口鎮水域面積正在不斷擴大。

網友的評論:

「這是合川此刻被洪水淹沒的情景,如果沒有三峽,這事情不可能發生!永遠不可能,這不是天災。」

「不是淹重慶,就是淹武漢,黃萬里又說中了。」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中國人不知所以,必然,還有更大災難在後邊。」

「祖國的大好河山被中共治理得破爛不堪。」

「你說錯了!大壩錯了嗎?!真正的問題在於中共,沒有中共就沒有大壩,沒有大壩就回歸了自然,人為災難也就不可能發生!」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1/1491927.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