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疫情死者家屬狀告政府瞞報 「家庭支離破碎 我接受不了」

她決定起訴武漢政府是因為剛開始媒體報道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醫院早已查到病毒的DNA序列,就是當局矢口否認「人傳人」,市民在沒有防護相繼受到感染,更導致她的父親染疫後死亡。她頓了一會說:「就是政府瞞報的一個錯誤,他們要為這個錯誤負責任。」

蘋果日報》早前訪問全國首宗狀告政府隱瞞疫情武漢死者家屬張海,他獲法院「口頭通知」不予立案,還遭到當局打壓要其「閉嘴」。但張海未有放棄,還遊說其他死難者家屬連成一線,終於打開缺口,再多3名家屬近日入稟起訴武漢政府,各自申索約180萬元人民幣(約201萬港元),但最近陸續收到法院通知「不予立案」,還把文件退回訴訟人,要求他們自行諮詢律師意見。

●徐敏:父親感冒打針中招

38歲居住武漢的徐敏向《蘋果》表示,她有把訴訟書寄到武漢中級人民法院,而法院已經簽收。她憶述父親臨終時僅69歲,身體一向十分壯健。徐父今年1月16日左右感冒,到醫院打針後1星期,25日開始發燒,後到接受電腦掃描(CT)發現肺部有陰影嚴重感染,到定點醫院接受DNA檢測後證實確診武漢肺炎,29日開始住院,2月2日凌晨離世。

「我姊姊照顧父親時也被感染了……最大的失誤是他們瞞報。」徐敏控訴武漢醫護和市民早於1月初已感染,但市民還有猜測是否「人傳人」,結果就是政府官員出來「闢謠」。徐敏說:「大家都放鬆警惕,認為沒病,只是個別情況,如果不闢謠,我們就會採取措施。」當時,武漢於1月23日封城,徐敏一家才恍然大悟,知道出大事了,但家裏甚麼防疫裝備都沒有。

徐敏訴說父親去世時沒有探望他,因為武漢肺炎會傳染的,她只能透過電話知道父親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下去。「在住院期間頭兩天,他是一顆米都沒有吃到的。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怎麼可能吃(硬米飯)。」後來,徐父連拿剪刀剪中藥袋的氣力都沒有,也沒有人幫他喝藥,「可想而知,他在那裏一個人是多麼的無助。」

由於徐敏聯絡過張海,相信自己的手機號碼和微信已被當局監控,還威脅她再維權下去,子女上學將來也會受到影響。她坦言:「(控告政府)肯定還是有一點害怕,但我覺得很冤,我很悲憤,我的父親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走了,一個健康的老人,如果不是得這個病,他可能活到80歲也沒有問題。」

徐敏心知在中共政權下,很多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受難家屬到信訪部也沒有結果,「大家團結怎樣做,在國內目前應該不敢這樣(集體訴訟)。」她無奈地吶喊:「我的家庭就這樣支離破碎了,我接受不了。」

●趙蕾:父親吃過家族年飯後染疫

趙蕾在武漢與父母一同居住,全家不知道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蔓延仍然如常過農曆年,65歲的父親就到附近市場買食材準備家族年飯聚餐。1月30日,父親患上感冒、胃部不適還拉肚子,到衞生所求診只開了一些感冒藥就被打發走,但過了兩天還沒退燒就到醫院看急症,「一到急症我爸就不行了,過了幾天,我爸就走了。」

趙蕾指,雖然父親患有糖尿病高血壓,但當時並未意識到長期病患感染到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死亡風險。她說:「當時我們不知道有這種情況,如果知道會影響這麼嚴重的後果,當時(他)一發病,我們不管是不是感冒,立即直接送到醫院去了。」她指,當時家人連口罩也沒有買,最終自己在父親發病的第三天也被感染,「我當時都沒去醫院,直至我爸走那天,我才去醫院看發熱門診。」趙蕾說自己一直低燒,但病情並不嚴重,而醫院遲遲不替她進行DNA測試,「他說我可能是流感,就是不肯給我做核酸檢測,但CT報告已經可以看出來是肺有陰影了。」

趙蕾經由律師協助下,近日已把訴訟書寄往法院,她是少數還沒受到當局騷擾過的家屬。她解釋:「我爸走後,我都沒有去鬧過,沒去公安鬧,所以他們沒有騷擾過我。」她決定起訴武漢政府是因為剛開始媒體報道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醫院早已查到病毒的DNA序列,就是當局矢口否認「人傳人」,市民在沒有防護相繼受到感染,更導致她的父親染疫後死亡。她頓了一會說:「就是政府瞞報的一個錯誤,他們要為這個錯誤負責任。」對於家屬集體訴訟控告武漢政府,趙蕾也不抱太大期望,但仍會堅持下去:「他們發了幾次聲明一直不承認瞞報,他們不承認錯的話,肯定不會理睬我們的投訴的,但是我也要把我的態度表明告訴他們,證明他們是錯誤的決定。」

家屬就武漢中院不予立案作出申訴。(家屬提供)

●楊占青:還有更多家屬加入起訴行列

身處美國紐約、協助「新冠病毒肺炎索賠律師顧問團」的楊占青向《蘋果》表示,目前還有更多家屬加入起訴行列,他指出,法院不會按照 大陸法律規定辦案,「也就是說很可能是不立案,但是還是要起訴,就是要家屬受害者聲音能夠發出來讓政府知道,知道他們的訴求。」 

大陸的維權案件一向備受當局打壓,楊占青坦言:「政府從一開始就一直在打壓,一方面是污名化我和顧問團,說我們是境外的反華勢力,說外媒是反華勢力,不容許這些家屬接觸;另外通過受害者家屬的親友去威脅他們……社區辦講你維權沒甚麼好處,會影響你的生活。」若然家屬仍然堅持下去,就指「維權是犯政治錯誤,是給國外人刀子,讓他放棄。」

楊占青透露,除了張海、徐敏和趙蕾之外,另一名入稟武漢政府的是做教師的兒子感染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後死亡,作為母親要為兒子討回公道,最近獲法院電話通知不予立案。楊說:「她的兒子是在官方公開疫情之前受感染的,當時他們也不知道有這個疫情,所以還正常的生活、工作。」當時,該教師被送到方艙醫院,但由於是重症需要住院,但送到醫院也沒有醫護願意收症,「在很短的時間裏就死亡了。」這宗起訴人是因為政府瞞報後引發更多人感染,而感染者根本得不到治療,而所有醫療資源也由政府控制着,導致該男教師白白送命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52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