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高調為打工妹超高規格「換心」 中共險惡用心露餡

—武漢協和醫院高調「換心」的幕後

作者:
中共花費巨額資金,投入眾多人力物力,無非是要「講好自己的故事」,宣傳中共國的正面形象,宣傳中共所謂的「愛心」,所謂的「制度先進」,拉那些有器官移植需要的人尤其是政要商人入套。這是中共大外宣的陰險用心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不斷被曝光,始終被國際社會追討。

武漢護士張某婉因曝抗疫黑幕遭打壓而墜樓身亡的悲劇,曝光出武漢協和醫院黑幕重重。上百年的一家大型國有三甲醫院,折射出的是體制內的腐敗黑暗,嗅出的是不寒而慄的冷酷無情。可見協和医院裏那幫披着白大褂的院長、主任,甚至教授、醫生們很會整人,也敢下黑手。

張某婉出事前在協和醫院心內科工作。同院的心外科,在不久前也出了一件事,與張某婉案不同的是,那是個給醫院和中共臉上貼金的「喜帖子」。為此,人民日報做了長篇報導,多家官媒也跟風熱捧。

什麼事能佔據人民日報的大幅版面?

24歲的山東威海孫姓女子,兩年前以實習生身份來日本愛知縣一家電子設備製造廠打工。2019年5月她因藥物過敏突發嚴重心力衰竭,被送進藤田醫科大學醫院救治。9月醫院為她做了體外人工心臟安裝手術。

要擺脫這種體外人工心臟的生存方式,需要移植一個人體心臟。但小孫被日方醫院告知,她無法在日本做心臟移植手術,因日本心臟源有限,等一個心臟供體需三年以上。

於是,小孫父親在國內到處為女兒找「心」,來到武漢協和醫院向心臟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國教授求助,他是心肺移植主任,表示願意為小孫「換心」。

此後,中日雙方醫院就小孫的病情多次進行網上會診,並定於2020年1月24日讓小孫飛回武漢做移植手術。不巧的是武漢疫情暴發航班被取消。

為送小孫回武漢,中方包了一架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民用737航班,但需要改裝:包括座椅、電源連接、安裝搶救專用擔架床及輸液掛架、UPS、監護儀、吸氧器、除顫儀等醫療設備的位置等等。

6月12日,在中共駐名古屋總領館的全力協調下,兩國外交、地方、出入境管理部門及醫療界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重重困難,聯手搭起生命救援的「綠色通道」,小孫成功登上了南航從名古屋飛往武漢的飛機。

6月16日,小孫回武漢的第四天,就有一例本地心臟供體,但評估後認為供心冠脈質量不好放棄了。

6月19日,另外一個來自湖南的心臟,條件十分好,但小孫高燒39度,擔心手術風險大,又放棄了。

6月25日,以董念國為首的二十人的教授專家團隊為小孫做了心臟移植手術。據報,這例供體的心臟是來自廣州33歲的車禍腦外傷男性。他心臟條件好,跳動十分有力。

為手術成功,十天里董主任找來3個心臟供體待用,而且,捨棄的輕鬆,得來的容易。

故事講到此為止了,但是留給我們的疑問,值得想一想。

首先,讓人質疑的就是器官。在日本3年等不到的1個心供體,但在中國10天就能找到3個。這樣短的時間,是器官等人的反配型現象。所以供體心臟不太可能是來自公民自願無償捐獻的正常渠道。

準備的3個心臟供體,很可能是由醫院的OPO組織提供的,稱之為「腦死亡捐獻器官」。「腦死亡」在中國至今沒有立法;鑒定腦死亡的資質也是醫院自己說了算。對「腦死亡」的判定,既無法律依據,也無監控機制。再有,既然是捐獻器官,為什麼各醫院都告訴患者,肝源30~50萬,腎源20~30萬?難道這就是黃潔夫向世界吹噓的中國器官移植模式?

活摘器官罪是中共的死穴,它做賊心虛,會不失時機地為自己的罪行做掩蓋,為不明器官漂白。

6月,當日本得知小孫回國「換心」後,引起輿論大嘩。中日新聞,東京新聞,NHK和富士電視台,都以「特大素材!」醒目標題做了報導。儘管這些媒體沒敢說出在中國「患者可以在短時間內接受心臟移植」,但是日本人都知道那些什麼也沒說的「特大素材」標題報導,潛台詞說的是什麼。

參加富士電視台節目「特大素材!」的醫學記者伊藤淳彌最終還是忍不住給捅破了:「武漢的等待時間很短,幾個月後就可以接受移植。」當再被問到「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供體嗎?」伊藤回答:「我認為該系統不同於日本,人口眾多,移植的觀念也不同。」

而中共假裝沒聽見,依然厚着臉皮煽情,說小孫的故事是「中日間的一場生命接力,這份愛,值得我們用心傳遞下去。」中共想為血腥器官漂白、想為臭名昭著的武漢移植正名,看來都是枉費心機,連日本人都不信中共的這套鬼話,難道還真想瞞天過海?

另外,讓人眼暈的是,為這場移植花了那麼多錢,竟然包機轉運。中國南方航空公司的那家航班並不適用,還需改裝。如果量體裁衣對飛機進行改裝,那就不是包機,而是買機了。買架飛機再改裝,這是天價!誰來買單?

小孫6月12日開始住進武漢協和醫院的ICU(重症監護室),術前術後一直在裏面。按收費標準1萬/日計算,這筆住院費也相當可觀。小孫家是無力支付的,那由協和醫院自己消化嗎?如果是,那要問問審計,它屬於哪筆正常財務開支?

圍繞小孫「換心」,自始至終都有中共駐日本名古屋總領館在積极參与。疫情之下,國際轉運障礙重重,但都由名古屋總領館疏通了。據說,當初小孫父親去武漢協和醫院「找心」,背後就是中共駐日本名古屋總領館在暗中指點。

中共駐外使領館賣力參與的事,一般和中共大外宣有關。中共花費巨額資金,投入眾多人力物力,無非是要「講好自己的故事」,宣傳中共國的正面形象,宣傳中共所謂的「愛心」,所謂的「制度先進」,拉那些有器官移植需要的人尤其是政要商人入套。這是中共大外宣的陰險用心。

搶在大疫之下給人洗腦用的「換心」故事,正是中共大外宣講的一個故事。由中共一手策劃導演出爐的。

看似幸運的平民子弟小孫被選作主角,聲名狼藉的武漢協和醫院被選來充當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然後用中共邪惡的器官移植展開故事情節,以生死救命賺取善良人的感動和眼淚,進而宣揚中共國的偉大強盛,從中把中共裝扮成愛民如子的救世主。中共用苦肉計耍弄愛國主義,邀買人心,卑鄙無恥。而真實情況是中共從來是卸磨殺驢,過河拆橋,即使是中共自己的間諜也是如此,更別說那些小粉紅。那位自稱曾是「小粉紅」、不惜放棄獲得美國綠卡也要回國的女碩士王然的遭遇就是明證。

中共人心散盡,它需要加大力度「軟硬兼施」,「恩威並重」。但也越來越被人戳穿識破,中共的畫皮正在脫落,正在被全世界追索圍剿。中共末日臨頭。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