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為與習核心保持一致李克強的博士論文也必需加密?

我們《夜話中南海》本周一節目的文字稿《法學學士李克強法學碩士王滬寧和法學博士習近平習近平》在自由亞洲網站上刊登次日,即被中國大陸境內的一家網站引用。好事者接着筆者文章內容創作了如下文字:「習近平法學博士、李克強法學學士、王滬寧法學碩士,還有黨規建設者栗戰書、崇法用法者汪洋、法治遠見者趙樂際、法之創新者韓正,有了他們有了中國的崛起,有了他們有了……。」

圖為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在中國兩會開幕會上

是真心讚美還是高級黑,本專欄的看官和聽眾們自有評判。反正是,如上這段文字在這家中國 大陸號稱是從事「探索法律和媒體聯合攻防的理論體系、制度體系、運營體系」的普法網站上,只停留了很短一段時間便被刪除了。

有文學城的讀者感慨:「原來如此,難怪一尊只會用文革家法掌控中國,並邁步統領世界。只研究馬列思想共產主義的函授博士們,怎能明白資本主義國際社會之規則。」

也有海外中文網友把筆者的上篇文章內容乾脆當「笑話」講。某網站刊登的一則網友感慨是:「講一個笑話:法學學士李克強,法學碩士王滬寧,法學博士習近平。而最大的笑話是,這不是笑話,而是事實!中國的悲哀,中國人的悲劇,中國教育的鬧劇!」

另一位文學城網友評論說:「習包子和他的同僚們原來是中國辦假證的先驅。」

事實確實如此。自習近平上台之後,整個中國官場上政策源頭就是在鼓勵假學歷和偽學歷。

早在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開過之後,筆者即已經在本專欄發文《十九屆中央政治局成員與官場學歷腐敗》,揭露了中共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的二十一個「高學歷」,只有四個是沒「注水」的。

當時撰寫此文的揭露和批判依據是,官方媒體對十九屆中央政治局成員們的「高學歷」統計:這25人中,多數還都有着多所院校學習的經歷。在這其中,擁有博士學位的至少有7人(佔比28%),擁有碩士學位的至少有14人(佔比56%),擁有大學學位的至少有2人(佔比8%)。也就是說,大學以上學歷的佔比92%。

而如上統計中的七大「博士」,即習近平,李克強,李希,黃坤明,楊潔篪,蔡奇、陳全國,包括李克強在內,全部都是所謂的「在職博士」或者所謂「論文博士」,至於「碩士」學位就更是笑柄。

去年四月初,薄煕來當年的「發小」、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帆建議,公開中國大陸上所有博士論文以辯真偽,立刻被外界認為是劍指習近平。當時一家網絡媒體以《北京教授向冒牌博士開炮劍指習近平來頭太大了》為題報道說:在一則4月1日轉發的微博中,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帆建議,應清查改革開放以來所有博士論文。他說,「現年60歲左右的博士們,他們的博士論文都沒有公布,授予他們博士的單位也不允許其他人去查,不知是根據什麼規定?」楊帆建議,中國社會科學院、教育部、中國科學院要承擔取消假學位的責任,法院也應該受理這樣的訴訟,「要允許公眾去自由查閱所有的博士論文,依靠群眾進行檢舉」;「這些二三十年前的博士們,許多人早已身居高位,撈足了利益......。」楊教授指出:「不懂存量,就不能禁絕增量,不公平的事情,在歷史、人心裏,總是站不住腳的。」

楊帆呼籲說:「所有的論文都是公共產品,是獲得個人升遷的重要條件,絕對不可以有造假」,「所有博士論文,必須在教育部『知網』等網站公布,博士學位授予單位應公開所有博士論文,允許公開查詢,複製,不得為他們保密,保密就說明有鬼。」

楊帆此言一出,北京知名學者榮劍立刻發表評論:「中共現在有兩個不敢公開,一個是財產不敢公開,一個是博士論文不敢公開。可以斷言,凡是當官期間獲得的博士學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筆,那個代筆的十有八九是抄別人的或抄自己的。因此,只要審查博士論文,肯定露餡。楊帆建議審查40年來所有博士論文,打死他們也不敢實行。官員博士論文已成了國家機密。」

當時楊帆對借博士打假暗懟習近平得到榮劍的響應,令筆者想起了幾年前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發表的一篇文章內容。該文章作者甚至甚至認為,習近平上台之後打壓網絡和微博,就是始終擔心網絡和微博的力量有一天會涉及到他的學歷問題。該文章作者說:「因為習近平自己高叫反腐,但上台之後卻從沒有談到文憑和學歷反腐,他自己在此問題上心虛。」

該報道文章作者所以揭露習近平博士學位問題,因為他們已拿到習近平博士論文的複印件;而網上只能查到習近平博士論文的500字介紹,檢索不到原文。從學術角度講,這篇長達161頁的論文不但漏洞百出,且缺乏原始調研結果,很可能是綜合官方調查報告和外國研究成果後,由專人以馬列主義理論詞彙合成。中國已建立「博士論文檢索系統」,但習近平的論文就是不進入這個「系統」,這本身也說明「習主席」可能心虛(不是謙虛),知道自己的文章是作弊的。

再往前更早的時間裏,中共官媒也曾有過幾篇抨擊官場學歷造假的重磅文章。比如,當年《中國青年報》就有文章揭露高官們憑藉權力製造假學歷的評論文章指出:現在的官員們一窩蜂地"攻讀博士",那些手握重權的省長、市長、司局長、縣處長們,甚至有實權的鄉長、科長們,什麼都不放過。過去的以權謀私只在金錢、職位和美色上,現在又擴展為以權謀學位,不僅要權財色應有盡有,更要用高學歷的知識標誌來包裝,這樣才算真正的功德圓滿。至於由此造成的"學術"腐敗,則不在他們的關心之列。反正腐敗已經深入和普及到所有領域,高校和學術界有什麼理由保持清高!

該文揭露說:官員們讀學位、拿博士文憑,決不會"十年寒窗苦",而是輕鬆加愉快,只要報上名,被學校列入博士生名單,就算大功告成。他們既不用參加統一的正式考試,也不用按時上課和埋頭於學術,更不用為畢業論文發愁,黨和國家的大事都忙不過來,哪有時間準備考試、上課、讀書、寫論文。畢業時,想找個操刀手簡直太容易了,有太多的飽學之士願意效勞,作出一篇優秀的博士論文。至於學術尊嚴和學者良知,怎麼能比得上權力好用!

王歧山的連襟、曾經先後被迫在山西省長和北京市長位置上「引自咎辭職」的孟學農,當年在接受《北京青年報》專訪,被問到對官員時興在職讀博士的問題時質疑說:「有些人讀什麼博士?圖虛名,招實禍……。真想建議中組部把這些博士招來,考一下。(最近揭露的)好幾個貪官都是博士。」

法新社記者曾經在審讀了中國『知網』上的中國官員12篇碩士或博士論文後發現,其中6篇論文涉嫌抄襲。這6篇論文的作者包括:中共原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長張述元、中共國家知識產權局直屬機關黨委書記肖興威等。

依筆者之見,習近平之所以不敢把他的博士論文公開,恰恰不是因為他論文的內容和法字不沾邊。因為在中國大陸,把馬克思主義、思想政治教育等的「學術門類」全都歸入了「法學大類」,這本身不是習近平的錯。最有可能的應該是習近平或者說習近平的下屬們,最擔心億萬臣民中的好事者們利用現代檢索系統查出破綻。已經發生的一個重大「政治事故」,就是因為新疆「再教育」集中營而受到習近平大力表彰的陳全國,居然被外國人查出了涉嫌論文剽竊。英國《金融時報》不久前報道了陳全國博士論文是抄來的,這意味着陳全國所謂的博士頭銜名不副實。報道中說,陳全國在2004年發表的論文以《中部地區人力資本積累與經濟發展相關性研究》為題,論文令他成功獲得武漢理工大學管理學博士學位。不過該論文有13段內容,與中共社科院莫志宏的2002年論文相同。論文另有65段內容,與暨南大學 Zhu Yimin於2002年撰寫的論文相同。不過,陳全國均沒有標註出處。

其實,《金融時報》後來又進一步檢視了十份在網上找到的中共高官博士論文,結果發現有三篇論文都是大篇幅抄襲他人文章,沒有標註出處。涉嫌剽竊論文的,包括中共政協副主席王正偉、國家自然資源副總督察陳塵肇,以及中共中央統戰部任副部長侍俊等。

筆者去年三月在本專欄發表的《翟天臨事件又戳了習近平的心窩子》一文中,寫了如下一段落內容:「相信如上文章作者也曾經嘗試了檢索習近平,但和筆者一樣是無功而返。有興趣的讀者和聽眾不妨登錄那個大名鼎鼎的、翟天臨博士居然根本沒有聽說過的《中國知網》,輸入『論我國經濟的三元結構、李克強』幾個字後,你想要的東西就出來了。但輸入『中國農村市場化建設研究、習近平』幾個字後,立刻冒出來數不清的東西,就是沒有習近平這篇論文的原文。」

今天,為撰寫本文筆者再次進入《中國知網》,輸入「論我國經濟的三元結構、李克強」幾個字後,得到的回答是「找到0條結果」。鍵入「中國農村市場化建設研究、習近平」,得到的回答完全一致:「找到0條結果」。

筆者不能斷定是不是因為自己文章的內容「提醒」了中共有關部門,導致李克強在《中國知網》上,被網管對他和習近平「一視同仁」。

當然,也許是楊帆去年早些時候公開發文要求「應公開所有博士論文,允許公開查詢,複製,不得為他們保密」,而且強調「保密就說明有鬼」,導致本來無意要令自己當年的博士論文列入「國家機密」的李克強,也被迫在這個問題上必須和習一尊「保持一致」。不知道習近平在政治局生活會上一再要求李克強「擺正自己的位置」,是否也與這件事情有關。雖說李克強當初應該是沒有主動要求什麼相關單位或者網站,把自己的博士論文曬到網上,但對習近平的博士學位以及他博士論文的質疑,早在習近平還沒有接班總書記,他李克強也還沒有接班國務院總理的年代,即已經開始了。他李克強不可能是聞所未聞。所以,他和習近平雙雙接班之後,特別是習近平一再要求全體政治局成員都要與他這個習核心保持高度一致之後,他李克強在毫無疑問是明知習近平的博士論文已經被「保密」的前提下,仍然任憑自己的博士論文可以被公眾在網站上任意檢索的事實本身,怎可能不令習近平心生怨憤?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