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見證中共罪行 原大連講師劉榮華10年冤獄

大連水產學校的講師劉榮華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摧殘。(網絡圖片)

劉榮華被四人拉到東崗(受刑的地方),推靠在牆上,坐在地上。他們把她的一條腿伸直緊靠在牆上,把另一條腿劈開,盡量往另一邊的牆上靠,靠上牆後,再往上掀腿。劉榮華疼得大汗淋漓,上不來氣,然後昏厥過去。

這是馬三家勞教所的獄警正在對她實施酷刑——劈腿。

現年57歲的劉榮華曾是大連水產學校的講師,因為修煉法輪功,堅持信仰「真、善、忍」,兩次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後被冤判十年,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慘遭摧殘。2019年9月22日,她走出監獄。

接上文:原大連講師劉榮華不堪回首的10年冤獄生活

劉榮華被關押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這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當時這裡關押了一百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另外,一大隊和二大隊還關押着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2009年12月,包括劉榮華在內,馬三家勞教所女所三大隊還有八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所以,這次所謂的「攻堅戰」是針對這八人而來的。

三大隊大隊長張君、獄警張秀榮、方葉紅、年輕的獄警鄒曉光,四人開始對劉榮華進行酷刑「轉化」。

劈腿

上刑前,獄警張秀榮先找個借口,說:「你可以先答應背監規,這樣你就可以先回去。至於上刑以後再說,若不答應,直接就上刑。」劉榮華拒絕背監規。

然後,出現文首描述的「劈腿」的那一幕。

中共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形劈開。(明慧網

當時被關押在馬三家的錦州法輪功學員李錦秋、鞍山周萍、大連於潔也被上過劈腿的酷刑。於潔在酷刑中,痛得昏了過去。她和李錦秋後來走路都一瘸一拐的,連床都上不去。她們在這種酷刑下,仍然不妥協,堅守自己的信仰。

抻刑

在2010年過完年之後,馬三家獄警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對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攻堅戰」。

獄警在給劉榮華上「抻刑」前,對她說:「你轉化了,我們給你減刑。」劉榮華正言回道:「我寧可不減,也絕不妥協。」

獄警大隊長張君、指導員張卓慧、獄警張環、張磊、方葉紅、張秀榮、葉玲把劉榮華帶到了東崗。

她的雙手被分別戴上銬,然後,一手高,一手低,分別被銬在兩張床上。接着,各有兩三個獄警將兩張床突然猛力向兩側拉開,拉到極限。劉榮華頓覺身體像被撕裂似的,痛得慘叫。

就在劉榮華承受巨痛時,被獄警利用的猶大苑淑珍乘機跑過來對她進行「轉化」;另一個人叫趙詠華,大學畢業,研究心理學的,也被獄警欺騙來「轉化」她。

中共酷刑演示:抻銬。(明慧網)

獄警不斷給她上抻刑,還變着花樣折磨她。上刑時,在她前面放一張椅子,椅子上扣放一個盆,盆上面放一張「轉化書」。盆子是用來接她難受時嘔吐的臟物,那張紙用來在她承受至極限時誘惑她簽字,簽了,就停止上刑。

一年多來的酷刑折磨導致劉榮華出現高血壓、心臟異常。給她上刑時,獄警戴上血壓計。見她血壓高了,就把她放下來;等她的血壓低了,就繼續給她上抻刑,以此逼迫她「轉化」。

有一次,劉榮華在遭受抻刑的過程中,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時,其身體突然失控,向後倒下,昏死過去。獄警張磊趕緊拿出帶尖的鑰匙狠扎她的人中,扎出了血,然後從地上撿起一塊擦地的抹布擦她人中處的血跡。

見劉榮華蘇醒過來,張磊讓她看看骯髒的帶有血跡的抹布,又把抹布扔到地上,以此侮辱她的人格尊嚴。

她被上刑最長的一次持續了一周,早晨4點,就被押去東崗上抻刑,晚上11點才回來;吃飯時,只解開一個手銬,不允許上廁所。

2011年2月14日,她因為不背監規,拒絕「轉化」,又被上刑,後又被加期。

一次,因獄警在她那兒搜出了法輪功經文,把她關在三角屋裡。正值冬天,她身上的棉衣被扒下來,只讓穿一身襯衣,被呈十字形銬在鐵欄杆上,一直到後半夜才被放回監舍。

在馬三家勞教所被關押的那兩年里,劉榮華為了抵制非法關押和酷刑迫害,有一年半左右的時間是在斷斷續續地絕食中度過的。加上酷刑的折磨,她的身體遭到嚴重的傷害,多次被送往醫院搶救。

兩年里,她的家人從未被允許見她。她丈夫尹寶君幾乎每個月都到馬三家教養院接待室要求見她,一次次被拒絕,一次次堅持,為的是讓勞教所知道,她的家人十分關注她的安危。

2011年6月、7月間,大連「610」不法人員到馬三家女所去了解大連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情況,看到劉榮華學歷最高,但卻非常「頑固」並「煽動」別人拒絕轉化,對此耿耿於懷,於是開始籌劃陷害她。

再遭冤判10年

2011年7月、8月份,大連中山區檢察院的伊斌來馬三家女所見劉榮華,說道:「你的案子還未處理。」劉榮華問:「這兩年勞教是怎麼回事?」他回道:「這兩年的教養是因為你在看守所煉功。」

9月21日,本是劉榮華重獲自由的日子。可是親人們沒能接到她,卻接到社區打來的電話:「劉榮華已於9月19日,被大連桃源街派出所警察從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帶到大連姚家看守所,並被批捕,要對劉榮華判刑。」

她年近八旬的父母承受着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天天早出晚歸,從派出所一直找到法院,要求釋放女兒,但只得到派出所的答覆:「回去等消息,法庭上見。」

派出所所長李利天揚言,家屬再到派出所來,就告訴檢法(檢察院和法院)往死里整劉榮華,並告訴當班警察把門口和屋裡的椅子全部搬走,害得老人只能站在那裡。

劉榮華的母親淚流滿面,哭着說:「你們牆上寫着為人民服務,所長讓我滾,我不是人民嗎?你們不抓我女兒,我會來這裡嗎?我哪也不去,一直等我女兒回來。」

劉榮華的親人哭訴無門,無奈中寫出公開信向社會求助,希望社會上的正義人士能關注此事。她的父親呼籲為女兒討公道,她的兒子呼籲母子相見。

2011年12月26日晚6點左右,劉榮華的父母突然接到中山區法院的通知,說第二天要對劉榮華開庭。事發突然,家裡正在請律師,手續還未辦好。老父親趕緊打電話給親戚,但電話已被封,打不出去。後經家人交涉,法院同意晚些天開庭。

2012年1月9日上午9點開庭,親友們期盼見到劉榮華。只見她瘦弱的身影出現在法院。由於在看守所絕食抗議了十三天,她瘦得只有七八十斤重。她艱難地用戴手銬的雙手扶着樓梯欄杆,幾步一歇地上到三樓的法庭。而她的親友們都被剝奪了旁聽的權利。

劉榮華在法庭上陳述修煉法輪功無罪,信仰「真、善、忍」無罪。她還當庭揭露馬三家對自己的酷刑迫害,審判長當庭制止她。

當劉榮華走出法庭被強拉上警車時,她的親朋們高喊:「劉榮華沒犯法,更無罪,無條件放人!」喊聲引得路人駐足觀望。

2012年3月30日,劉榮華被誣判十年,將二年勞教抵刑處理。家人震驚,無法接受殘酷的現實。劉榮華不服,上訴。

6月5日,大連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為了營救女兒,她的父母跑遍了大連的公檢法部門,不僅得不到回應,大連桃源派出所所長還威脅老人:「再來就往死里整劉榮華。」

漫漫鐵窗生涯

在大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10個月後,2012年7月,劉榮華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先被送到「集訓矯治監區」即十二監區,這是2010年新增加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被稱作是「魔窟中的魔窟」。

在那裡,她再一次經歷了無休止的「轉化」迫害,所採用的手段陰毒、殘忍。

獄警指使包夾(刑事犯人)強製法輪功學員認罪,強制她們寫所謂放棄信仰的「五書」(「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等)。

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獄警指使犯人對她們私下毆打、上刑,不給她們衛生紙用,即使來月經也不給。

劉榮華被限制使用衛生紙,不準同任何人接觸、講話,連窗戶、門都擋上、關嚴,當時正是夏季七八月份,天氣炎熱不通風,她身上長了皰疹,患處疼痛難忍,徹夜難眠,以致發高燒達四十度,持續一周,最後被送監獄醫院住了十天。

劉榮華在經受了十二監區兩個多月的迫害後,被分配到一監區四小隊,繼續遭受洗腦迫害。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獄警孫爽採取所謂「連坐」的方式。如果有一位法輪功學員不「轉化」,第一天,一個監室的犯人都被停止洗漱、停止看電視(被稱作「雙停」);第二天,兩個監室的犯人被「雙停」;第三天,三個監室的犯人被「雙停」。直至整個小隊都被「雙停」。

犯人們在一整天高強度的勞動後,晚上還得不到放鬆、洗漱,紛紛遷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這正是獄警孫爽要達到的目的。

因長期被關押在這種高度壓抑和精神緊張的環境中,劉榮華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症。她的血壓高達二百多。

為了隱秘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轉化」迫害,獄警孫爽還指使犯人王娜等人毆打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裴麗剛進監獄時,拒絕「轉化」,孫爽又開始指使犯人王娜找來兩名身強力壯的打手,暴打裴麗。

劉榮華曾一次次地勸王娜,別做中共打人的工具。王一再行兇作惡。一天晚上,在二百多人的奴役車間流水線上,劉榮華走到王娜的跟前,當眾大聲揭露、譴責王娜毆打法輪功學員,並用鉗子、機台針行兇、恐嚇、威脅的犯罪罪行。

後來有出獄的法輪功學員將獄警孫爽指使犯人王娜打人的違法行為上告到有關部門,事情被曝光後,孫爽把責任都推到王娜身上,讓王當替罪羊。後來在一次班車事故中,孫爽的下巴被撞得變了形。

終於,在2019年9月22日劉榮華帶着傷痕走出了監獄大門。她飽受十餘年的鐵窗生涯見證了中共對她犯下的罪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