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大連疫情升溫 防疫草木皆兵

7月30日,沙河口區西安路的中央大道購物廣場臨時封閉,因五混檢測出現陽性,其中一人當時正好在該廣場,導致整個廣場全部封閉,全員核酸檢測。(網友提供)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再次侵襲遼寧省大連市,疫情越演越例,確診病例持續攀升。上級下達死命令,全民核酸大排查,各區防疫草木皆兵。

7月30日,沙河口區西安路的中央大道購物廣場臨時封閉,因「五混」檢測出現陽性,其中一人當時正好在該廣場逛街,導致整個廣場全部封閉,全員核酸檢測,一直至晚上10時許才解封。

五混檢測現陽性逛街者突被帶走封廣場

30日中午12時許,位於西安路中央大道的購物廣場內的電子城、超市等突然被全部封閉,現場出現救護車以及身穿白色防護服工作人員,現場一位女士說,有一位女性客人接到「這邊(防疫中心)電話通知,問她在哪裡,說在優客超市裡逛街,然後告訴她『別動,在那裡等着』,隨後來車給接走了。」

大連核酸大排查採用五混檢測法,五個人一組,一旦發現有一組呈陽性,這五個人就得重新檢測,那位女士說:「那個人也不一定是有,是一組人做的檢查,她只是碰巧在核酸檢測裏面,所以說是疑似。」「整個電子城和超市裡的人,都做了一遍核酸檢測,晚上10點中央大道那邊的封鎖才解除。」

據悉,該女士所居住的候一小區30日也用鐵柵欄全封,此外興華路也被封閉。

突然接通知被強制集中隔離

7月22日,大連公布的一名確診病例,一名58歲的石姓工人16日出現發燒、乏力等癥狀,22日確診。石某居住於大連西崗香爐礁工七巷(工人村小區),每天從香爐礁站搭乘地鐵3號線到大連灣上班。他從18日至21日連續4天,都有到工人村附近的棋牌室。

結果多名去棋牌室的顧客被強行集中隔離。造船廠工人付先生於7月22日下午4時許在上班時間突然接到防疫中心的電話,讓他到棋牌室對面集合,這時他才知道自己成為了密切接觸者,他與另外十餘人被直接帶到付家莊的海天白雲酒店隔離。

付先生說:「我沒有和他(石某)接觸。我是去那間棋牌室,石某是下午三點多走了,我五點去的,我對他不熟悉,這人我都沒見過,不認識。」

付先生現在非常後悔去了棋牌室,而且因為他連累了同一宿舍的其他工友,全部被隔離。「我住宿舍,我同宿舍的人也都被隔離了,我都沒見過這人,就給我們工友都影響了,人家上班呢,現在掙不到錢。」他說。

付先生還表示:「我在那待了十分鐘時間,我的老鄉在那裡,坐下閑聊一會兒,就給我整進來了。我要不去棋牌室肯定沒這個事了。人家(政府)一句話,咱們還得配合,沒辦法。」

另一位被集中隔離的造船廠工人楊先生也表示,「我跟他(石某)沒接觸,我去了棋牌室,我沒見過石某,不認識他。」他們單位有4人被隔離,都是去了棋牌室。「在隔離期上了火,肛門囊腫都犯疼,十分難受,疼死我了,待得上火,憋屈,天熱。」

被確診的石某另外的行動軌跡,還去過嘉生鮮超市工人村店,導致這家超市閉店,全員集中隔離。

該超市的店員李女士對記者說:「我和石某沒有接觸,我不認識這個人,我們在店裡幹活,消防員去我們店消毒,消完毒就把我們隔離了,我連家也沒有回,換洗的衣服和東西都沒帶。」

李女士的先生也被集中隔離,她的先生根本不在此超市上班。

被中共官方指定的這些密接者全部都是就地帶走,無任何準備,也不允許他們回家拿必備衣物等。

集中隔離者擔心隔離費與隔離期間工資

付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不是第一次被隔離,過年時他回瀋陽老家後回到公司上班,公司規定外地人員回來要在宿舍進行集中隔離,當時還說隔離期間每天給100元補助,結果至今未見發放。

付先生說:「隔離期間,那給你開什麼工資了,都不用想,沒上班能給你開支嗎?」他說,他們單位工資一天上班含加班工資四百多,「你說這十四天隔離,六千多就沒了。」

付先生還擔心隔離是否要自費,「現在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呢,一開始說這隔離還自費呢,他們頂多給出住宿費,吃飯每天還六十。」

他還透露,一起與他隔離的朋友在隔離期間被老闆炒了魷魚。

楊先生也擔心,「隔離期間的工資還給不給?沒了工資,有沒有補助啊?」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