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寨」弄虛作假的蓋子是如何被揭開的

作者:

「大寨」位於山西省晉中市昔陽縣,自然環境十分惡劣,後在其領頭人陳永貴的帶領下,開闢了層層梯田,並通過引水澆地改變了靠天吃飯的狀況。而「農業學大寨」是上個世紀60年代毛親自樹立的一面旗幟,在全國影響深遠,陳永貴甚至出任了國務院分管農業的副總理。

然而,真實的大寨究竟展現的是怎樣一番景象呢?真實的陳永貴和宣傳中的一樣嗎?不妨先從1978年專家眼中的大寨說起。

1978年夏,中國農學會在山西太原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會議結束後,組織代表們參觀大寨。時任副總理的陳永貴親自出面接見,並發表了講話。據參會的代表回憶,當時陳永貴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談農業科學的重要性,譬如幾年前大寨的玉米得了一種什麼病,農業技術人員告訴他必須趕快把病株拔出燒掉,以防傳播開去。他不相信,就是不拔,結果全部玉米病死,顆粒無收,他才信服了,等等。

陳永貴的坦率不免讓與會的專家們瞠目結舌:一個分管農業的副總理,竟可以完全不懂農業科學常識而讓全國農業向他學習。

有意思的是,在陳永貴講話時,台上右角落裡還坐着一個年輕人提醒他農業的統計數據和名詞術語,與會者完全可以從擴音器里聽到他的聲音。

聽完陳永貴的講話後,代表們還被「安排」分組在大寨村裡進行了一次參觀活動。路線是固定的,都有人帶隊。代表們不僅在參觀過程中沒有看到大寨的農民,在田間也沒有看到,而且家家戶戶大門緊閉,也不能進去探尋。有趣的是,幾乎家家的窗口上,都放有金魚缸,裏面養着金魚;同時,每家的小天井也必有一個大缸,裏面種上花木,而且都在開花。代表們明顯感到這是「做秀」給參觀者看,因為當時就連沿海城市,也並非家家養金魚、戶戶種花木,何況大寨人的勞動時間長,哪有此等閒情逸緻?!

當代表們來到嚮往已久的大寨山頭最高處時,放眼四周,大失所望。因為大寨為了人造山間小平原,砍掉了樹林,把小麥種到了山頂上,但麥苗卻長得差強人意,夏收季節已過,麥苗只有六、七寸高,麥穗抽不出來。即使抽出來的麥穗,也小得可憐,每穗只有幾粒癟籽。至於玉米,大寨附近生產隊地里的,生長得都不好,只有大寨範圍以內的玉米地是一派大好風光。這說明大寨的玉米是吃「小灶」的,即有國家額外支援的物資化肥之類為後盾。

代表們議論紛紛,有的說沒有樹林,沒有畜牧業,談不上綜合經營;有的說大寨的經驗連自己附近的生產隊都未推開,還談什麼全國學大寨。

當時參會的農業專家、農業部副部長楊顯東也深覺大寨無科學,因此在回到北京後,組織了60多人參加的座談會,決定「揭開大寨的蓋子」。

1979年春,在全國政協小組會上,楊顯東披露了大寨虛假的真面目,並指出「動員全國各地學大寨是極大的浪費,是把農業引入歧途,是把農民推入窮困的峽谷」。他還批評道:「陳永貴當上了副總理,至今卻不承認自己的嚴重錯誤。」楊顯東的發言引發了軒然大波,一位來自大寨的政協委員大吵大鬧,說楊顯東是誣衊大寨,攻擊大寨,是要砍掉毛主席親手培植和樹立起來的一面紅旗。不過,楊還是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支持。

1981年,在國務院召開的國務會上,正式提出了大寨的問題,才把大寨的蓋子徹底揭開了。大寨的主要問題是弄虛作假,而且在文革中迫害無辜,製造了不少冤假錯案。據說大寨人在那些年月里經常引以自豪的是村子裏的一個嬰兒,剛剛一周歲,不會說話,卻能表現出鮮明的愛憎:只要他的父親一喊「親親毛主席」,他就舉起手做出笑的樣子,如果父親喊出「恨恨劉少奇」,他就會做出咬緊牙關的痛恨之狀。

而大寨造假最早被發現於1964年。那一年的冬季,大寨被上級派駐的「四清」工作隊查出,糧食的實際畝產量少於陳永貴的報告。此事等於宣布大寨的先進乃是一種欺騙,其所引起的震動可以想見。結果上達中央政府,導致周恩來親自追究。而恰在此時,毛卻將陳永貴請到了自己的生日宴會上,大寨的問題也在這一夜之間不再是糧食產量的多少,而是對毛的態度如何。如此一來,陳永貴便擁有了巨大的政治資源來渡過危機。正因為有了毛的支持,大寨成為了一面鮮明的旗幟,陳永貴繼續造假才有恃無恐。

因為大寨成為了全國樣版,所以通往昔陽的公路,在1978年時即被修築成柏油大馬路。昔陽城裡也興建了氣魄非凡的招待所,可以一次容納上千人同時用餐的大食堂,參觀者在這裡不吃大寨玉米,而是可以吃到全國各地的山珍海味。由此可知,當時從中央到省,為大寨輸送了多少資金和物資,才樹立起這個全國農業樣版。

另據縣誌記載,1967年至1979年,在陳永貴統轄昔陽的13年間,昔陽共完成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工程9,330處,新增改造耕地9.8萬畝。昔陽農民因此傷亡1,040人,其中死亡310人。至於昔陽糧食產量則增長1.89倍,同時又虛報產量2.7億斤,占實際產量的26%。虛報的後果自然由昔陽的農民承擔了,給國家的糧食一斤也沒有少賣。

此外,昔陽挨斗挨批判並且被扣上各種帽子的有兩千多人,佔全縣人口的百分之一。立案處理過的人數超過三千,每70人就攤得上一個。劉樹崗上台後,昔陽開始了大平反。1979年全縣就複查平反冤假錯案70餘件,許多因販賣牲畜、糧食、佔小便宜、不守紀律、搞婚外男女關係、不學大寨等問題而被處分之人被取消了處分;一些由於偷了一點糧食,罵了幾句幹部,說了幾句「反動話」被判刑的老百姓被釋放出獄。1980年,昔陽「平反」達到高潮,並持續到次年。全縣共糾正冤假錯案3,028件,為在學大寨運動中被戴上各種帽子批鬥的2,061人恢復了名譽。

而全國掀起的十幾年的「農業學大寨」運動,給中國農業帶來的是僵硬、刻板以及弄虛作假。奇怪的是,雖然從20世紀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後期,大寨共接待參觀者達960萬人次,但學大寨的始作俑者毛澤東卻沒有去過一次,甚至都不曾提出過什麼時候去大寨看一看。陳永貴也在1980年辭去了職務,隨之,黨媒開始集中批判大寨,陳永貴失去政治局委員職務。

1983年,陳永貴被分配到北京東郊農場當顧問。1986年3月,因晚期肺癌在北京去世,終年71歲。去世後,只有華國鋒一人參加了他的追悼會。想來,陳永貴也是毛時代下的又一個悲劇性人物。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