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 讓我們從政治局開始 沒收他們海外藏匿的資產」

—制裁自上而下從中共高官開始 中共黨員都參與了國內外犯罪

從最基本的層面上講,改變中共政權的方式就是簡單的以眼還眼。既然如巴爾所言,中共的方針是破壞直至摧毀美國的經濟和民主制度,那麼很明顯,我們的對華政策應該如法炮製,集中摧毀中共,包括解體它用來控制中國、掠奪民眾的政治和經濟結構。 在我看來,實現這個目標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對越來越多的中共官員及其直系家庭成員實施制裁,同時鼓勵我們的盟友進行效仿。拒絕向中共高級官員以及他們的家庭成員提供簽證,同時沒收他們在美國擁有的財產,這是對他們對中國民眾和全世界所犯罪行的一個合適的懲罰。

中共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國家最高決策機構(從左到右):韓正、王滬甯、栗戰書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總理李克強、汪洋、趙樂際,於2017年10月2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記者。

7月16日威廉·巴爾做了演講,為了聽到它我已經等待了25年。

美國司法部長直截了當地宣佈:中國共產黨圖謀「推翻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為在全世界推行專制鋪路。美國應對這場挑戰的方式將決定美國及其信奉自由民主的盟國能否繼續決定自己的命運,決定中共及其專制附庸國能否控制未來。」

巴爾使用了一些任何美國官員都未曾使用過的強硬語言,把中共對美國的進攻描述成「一場經濟閃電戰——一場氣勢洶洶的、統籌協調的、政府整體參與的戰役,企圖控制全球經濟的制高點,超越美國,成為獨霸世界的超級大國。中國(中共)的掠奪性經濟政策正在得逞。2010年中國的製造業產量超過了美國。如今中國已經成了全世界『專制政權的兵工廠』」。

巴爾進一步暗示,我們與中共的較量並不局限於經濟和貿易,而是關係到美國自身的生死存亡。

「中共已經發起了統籌協調的戰役,貫穿了中共政權和中國社會的所有觸角,利用美國制度的開放性達到消滅美國制度的目的。」

他在演講結尾時重申,「中共的威脅不僅威脅到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而且威脅到了我們的生命本身以及生計」。他敦促美國人「站在一起,抵制中共的腐敗專制統治」。

巴爾的演講所描述的中共威脅幾十年來一直與我們生活在一起。在川普當政以前,由於畏懼、貪婪,或者純粹的無知,幾乎沒有哪個有影響力的美國人公開承認過它。我們當中承認它的人,比如說彼得·納瓦羅、章家敦和我本人都曾被視為恐懼販子而被置之不理。

事實上,時至今日,中共一直對美國生活的每一方面都懷有難以形容的敵意。他們不只是拒絕了自由市場和民主制度,而是在積極努力破壞它、消滅它。我們知道——因為他們已經這樣說過——他們是自由民主制度,從人權、公民社會到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方方面面的死敵。

儘管巴爾把美國所面臨的致命威脅講得或許比迄今為止任何官員講得都清楚,他還是小心地把我們的敵人確定為中共而不是其壓迫的民眾:「中共使用鐵腕,統治着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企圖利用中國人民的巨大力量、創造力和才智來顛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讓全世界對極權統治俯首貼耳。」

司法部長甚至暗示,將來有一天中共將不再統治中國。他告訴美國人他們應該「重新評估他們與中國的關係,只要中國繼續被中共統治着」。

努力改變中共政權

如今我相信,正在統治中國的紅色王朝遲早有一天會走到終點,美國需要積極地朝着那個方向努力。泛泛地討論如何促進中國的人權和民主是不夠的,我們需要強有力的計劃,具體針對中共的弱點,促使它走向滅亡。

從最基本的層面上講,改變中共政權的方式就是簡單的以眼還眼。既然如巴爾所言,中共的方針是破壞直至摧毀美國的經濟和民主制度,那麼很明顯,我們的對華政策應該如法炮製,集中摧毀中共,包括解體它用來控制中國、掠奪民眾的政治和經濟結構。

在我看來,實現這個目標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對越來越多的中共官員及其直系家庭成員實施制裁,同時鼓勵我們的盟友進行效仿。拒絕向中共高級官員以及他們的家庭成員提供簽證,同時沒收他們在美國擁有的財產,這是對他們對中國民眾和全世界所犯罪行的一個合適的懲罰。

通過把數額巨大的腐敗案件曝光,這種制裁會在中共不同階層之間製造怨恨和分裂,在中共與中國民眾之間製造矛盾。

眾所周知,這個名為「中共」的犯罪集團的很多成員都從事可以稱之為「國際洗錢」的活動。多年來,成千上萬的中共官員在自己政治上失勢之前,或者在中共自身倒台之前,把他們的一些不義之財轉移離岸,作為一種「保險」。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喬納森·曼索普(Jonathan Manthorpe,文達鋒)估算,有大約1萬億美元「被中共高官及其下屬偷偷轉移出中國」,為的是把他們的資產藏匿在「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或者歐洲各國的可靠的海外避風港」。我相信這個數位遠遠低於實際數位。

這些資金由家庭成員看護着,他們的任務是照料家庭的海外「投資」,為官員們自己營建一個安全的避風港,以便他們在必要時逃離那個國家。

我敢說,中共政治局的25位委員中的任何一位都有一名家庭成員在美國或者在另一個西方國家。甚至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自己的女兒就從哈佛大學畢業,據一些人說,眼下正在攻讀研究生學位。

無數的其他中共各級政府的官員也是一樣。前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每天都在譴責美國,但是與此同時,他有一個孩子正在美國上學。如果美國取消這些家庭成員的簽證,沒收他們的資產,這對中共的打擊幾乎是所有美國採取的其它行動都無法達到的。

好消息是,對中共官員的制裁已經開始,這一次是針對侵犯新疆維吾爾人人權的行為。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會同美國財政部於7月9日宣佈限制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以及另外兩名中共官員進入美國。第四名官員也受到了制裁。對陳的制裁具有特殊的意義,因為作為政治局25名委員之一,他是中共最高級別官員之一。

不出預料,中共進行了報復,對相同數量的美國人進行了制裁。這個新的「四人幫」包括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新澤西共和黨人)、參議員泰德·科魯茲(德克薩斯州共和黨人)、參議員馬克·盧比奧佛羅里達州共和黨人)以及美國宗教自由巡迴大使山姆·布朗巴克。(奇怪的是,四人都是共和黨人,沒有任何一名民主黨人受到制裁。)

當然,中共的制裁行動僅僅是象徵性的,因為「四人幫」並沒有興趣去中國旅遊,更沒有興趣到中國投資。但是美國的制裁行動是實實在在的,因為一些受到制裁的中共官員可能真在美國有家和銀行賬戶,由家庭成員負責照料。特別是對政治局委員陳的制裁一定會震懾其他24名委員,他們現在明白了,他們在美國的財產以及他們進入美國的權利再也得不到保證了。

也許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外交部女發言人在制裁了所謂的「四人幫」之後看上去急於暗示雙方相互制裁目前已經告一段落。

她用哀傷的語調說,「我們不打算實施更多的制裁,希望美國方面也不打算。

我們應該這樣回應:我們的制裁才剛開始

但是我想建議那些制定對華政策的人不要浪費任何人的時間去制裁低級別的或者中等級別的官員。

中共病毒瘟疫的始作俑者和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殺戮的始作俑者是同一伙人。他們不是華為等中資公司的老總,或者新疆的省級官員。確切地說,他們是政治局委員,最重要的是習本人。中國的權力集中在極少數人手裏,這些人應該最先受到制裁。

所以,讓我們從政治局開始,沒收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在海外藏匿的資產

還有什麼方式比沒收——以大張旗鼓的方式——他們在美國的不義之財能更好地向中國民眾展示中共的高級官員如何搶劫他們自己的國家和人民?還有什麼方式比拒絕他們的赴美簽證能更好地展示他們的腐敗犯罪行為是不被文明世界所接受的?

當我們公開曝光政治局委員們的不光彩之後,我們就轉向全體中央委員和人大代表,然後制裁每一名中共黨員。這些行動,如果有序實施,將在中共內部各階層產生巨大騷動,擴大中國民眾與他們的政治主人之間原本已經巨大的裂痕。

中共領導人當然明白,如果美國以這種方式清除他們的統治合法性,他們將面臨的危險會有多大。這就是為什麼制裁中共黨員的想法剛在美國決策圈內討論,《環球時報》就驚慌失措地大談中共如何如何是中國社會的「心臟和神經系統」。

它宣稱「反對全體中共黨員無疑就是反對全體中國人」。

中共喉舌的另一篇文章則狂吼,「美國對中共黨員實施旅行禁令是『多疑症』」。作者寫道:「中共來自中國人民,是無法與中國人民分割開的」。

啊!是的,是可以分割開的。

中共最大的恐懼就是我們的政策。

原文Sanction the Leade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Then Work Downward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史蒂文·W·莫舍爾(Steven W. Mosher,毛思迪)是人口研究學會會長,著有《亞洲的霸凌者:為什麼中國夢是對世界秩序的新威脅?》(Bully of Asia: Why China’s Dream is the New Threat to World Order.)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ven W. Mosher撰文/秋生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9/1482824.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