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李正寬:中國「基尼係數」隱藏驚人秘密

作者:
作為世界上罕見的貧富分化國家的竊國篡權者,中共又在牆內大肆炒作「美國貧富分化」,無非就是鬼計重演,企圖讓李克強揭露出的「窮困潦倒的廣大民眾們」相信,牆外更加水深火熱,以期達到混淆視聽、轉移公眾視線、逃脫罪責的目的。

中國基尼係數的走向清晰地記錄了中共對人民犯下的罪惡。

2020年7月14日,中國人權研究會發表報告,通過引用美國商務部數據,稱2019年5月美國基尼係數達0.482,超出0.4的國際警戒線,顯示美國貧富差距大;又引用美國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貧困人口達3810萬,貧困率為11.8%;並說美國的貧富分化將導致美國人權問題日益嚴重,云云。

緊接着,以央視為首的眾多中共喉舌媒體開足馬力,在全國範圍內通過手機、電視、網絡、報紙等大肆炒作「美國貧富分化」。一些被中共輿論帶動的「牆內」民眾,一度認為美國的貧富差距比中國還要大。

然而,中共沒有想到的是,它在大肆炒作「美國貧富分化」的過程中,卻無意中將人們的關注引導到中共治下的「中國貧富分化」。如果我們將美、中真實的貧富分化情況稍加梳理,並聚焦一下中國貧富分化的走勢,會發現被中共刻意隱瞞的內幕令人震驚。

中國「基尼係數」是多少?

所謂基尼係數(英文:Gini coefficient),是20世紀初意大利經濟學家基尼所定義的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基尼係數是一個比例數值,介於0和1之間。0表示居民間的年收入分配絕對平均,1則表示收入分配絕對不平均。因此,在0-1之間,基尼係數越小,年收入分配約平均;基尼係數越大,年收入分配就越不平均。

聯合國相關組織對基尼係數有更詳細的規定:0.2以下就表示收入絕對平均;0.2-0.3表示比較平均;0.3-0.4表示相對合理;0.4-0.6表示收入差距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懸殊。(圖一,左)

圖一:聯合國對基尼係數的標準規定(左);歐、美、中的基尼係數對比(右)。

歐洲國家的基尼係數介於0.24-0.4之間;美國偏高一些,介於0.4-0.5。拿2018年來說,法國基尼係數為0.29,德國0.31,意大利0.33,美國0.48。而中國的基尼係數則遠遠超過歐美國家。

據2012由中國人民銀行與西南財經大學共同創立的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的資料顯示,早在2010年,中國基尼係數已經高達0.61!(圖一,右)這大大高於0.44的全球平均水準。據北京大學2015年研究顯示,中國的「收入不平等狀況」逐年日趨嚴重。

德國之聲(DW)在2012年以《中國基尼係數之高「世界罕見」》報導了中國的貧富差距程度之高,文章表示「大批貧困人口沒有從中國的經濟繁榮中獲益」。

2018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份報告稱,中國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統計局官方公佈的所謂基尼係數(連年都低於0.5,並長年穩定在0.47-0.49之間),連中共體制內的人都在廣泛地公開質疑。早在2013年,大陸媒體如《北京晨報》、《網易》等發表了題為《官方基尼係數與民間資料相差極大遭質疑》的報導。而大陸某知名經濟學家則稱:「這個(中共官方公佈的)基尼數字,即使童話的作者也不敢這麼寫。」

此外,無論是世界銀行,還是中國的大學、民間機構,都無法統計到中國人「黑色收入」、「灰色收入」、以及「暗收入」的資料。那麼,如果考慮上中共龐大的權貴集團通過貪污、受賄、洗黑錢等方式得來的「不可見收入」,中國的真實基尼係數會更為驚人!

需要注意的是,基尼係數是一種相對指標,只能從總體上概括抽象的反應居民之間的收入差異程度,無法具體到每類收入階層之間的收入差異程度。因此,要想更加全面的了解一個國家的居民收入分配情況,還需要看該國收入分配的次數分佈數列等指標。

財富集中度、貧困人口數量和處境

我們可以先看看中、美兩國富人掌握的財富量的比較。

早在2006年,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大陸某權威部門在報告中指出,「(中國)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集中度遠遠高於「5%的人口掌握了60%財富」的美國(圖二)。這份報告被大陸中文網路和媒體廣泛轉載和報導。

同樣是2006年,根據中國社科院等部門做的《全國地方黨政部門、國家機關公職人員薪酬和家庭財產調查報告》,在中國資產超過一億美元的大富豪中,中共官員家屬就有9,700多人,占富豪總數的86%。中國各級官員的年收入,已經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到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25到85倍!

 

圖二:中國的財富集中度遠遠高於美國。

2014年7月,北京大學發佈的《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顯示,中國至少有3.5億貧困人口,他們的財產總和僅僅佔中國人總財產的1%左右。

而中共卻通過極力壓低貧困線的標準,來減少黨國貧困人口的數量。中國的貧困線標準僅僅是192元/月(而美國這一標準是465美元/月),實際上,在中共貧困線以上仍有大量的民眾,生活貧困。

2020年5月28日,李克強在中共兩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透露出中國經濟的部分實情——「中國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李克強披露的內容,與後來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的公佈的調查結果不謀而合。

在中國眾多個大、中、小城市中,究竟有多少人租房都困難,生活都成問題,卻未被統計在中國貧困人口之列的?

而在全國各地,由於極度貧窮,數不清絕望悲哀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僅僅是大陸媒體報導出來的例子就已經觸目驚心了。

2002年,陝西寶雞市的丁先生,在兒子拿到復旦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和7,000多元的學費清單時,從七層樓躍下身亡。

2004年8月2日,遼陽農民孫守軍由於交不起兒子每年5,308元的學費,在家中喝下殺蟲劑自殺。孫守軍留下遺書:「我兒⋯⋯只因為我沒有能力讓你上學,沒有臉對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謝罪。」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肅省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28歲的年輕母親楊改蘭在殺死自己的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楊改蘭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兒的後事,也服毒身亡。一家6口撒手人寰,駭人聽聞。原因竟是因為太窮了!

2020年1月13日,體重僅有20多公斤、身高只有1.35米高的24歲貴州大學生吳花燕去世。父母早逝的吳花燕,在極度貧困中掙扎求生,還要照顧有病的弟弟。她每天的生活費僅為人民幣2元,有時一天只吃一個饅頭,更多時候,吃的是白飯就糟辣椒,一吃就是5年。由於飢餓和嚴重營養不良,24歲的她,除了體型異常瘦小外,還患上了心源性水腫、腎源性水腫等多種疾病,連眉毛都掉光了,頭髮也掉了一大半。

吳花燕的去世震驚了國際社會,再一次將中國的貧富分化曝光於世,並在全球範圍內掀起了一場有關中共體製造成的社會嚴重不平等的討論。

一方面,中共給國內的貧困大學生豪無憐憫,任其自生自滅;另一方面,中共對亞、非、拉來中國的留學生卻異常「慷慨」,不但提供高額獎學金,還安排異性陪讀。

例如,2019年,一名漢語不達標的菲律賓籍留學生被北京大學錄取,並且獲得校方提供的高達47萬元的全額獎學金。

山東大學公佈的2019年預算報告顯示,該校資助外國來華留學生教育支出高達5,958.49萬元!除了提供高額獎學金,該校還提供特別服務。據山東大學公佈的資料顯示,該校選拔出141名中國學生為47名留學生做「學伴」(3陪1)。

此外,中共不停地向亞、非、拉的多個國家大撒幣,數目驚人。

2016年6月5日,在清華大學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南南主題論壇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南南合作與發展學院院長林毅夫表示,中國每年外援資金達到1000億美金——大約7000億人民幣!

美國貧富分化的原因、民眾對「富人」的看法?

縱觀人類社會的歷史發展進程,由於人與人之間家庭背景、能力、智商、努力程度、運氣都不同,貧富差距是一個正常的社會現象。有句古話叫:「有德才有福分」。

在美國,有錢階層的民眾致富主要靠兩條管道:多數是靠自己打拼,還有一部分人是靠繼承遺產。

眾所周知,美國有着完善的民主制度、自由的市場機制,在法治和新聞監督的雙重保障下,各行各業基本上都能夠進行公平競爭。所以,美國財富排名靠前的知名大富豪,多數是靠個人的聰明才智和努力拚搏。

由於財富來的合法、乾淨,所以美國民眾對富人並不反感與仇恨。美國無線電視曾做過一項「關於美國人如何看待大富豪」的調查,結果顯示,15%的人表示「羨慕」,79%的人稱「不在意」,而只有3%的人表示出「仇恨」。

中國貧富分化的原因、基尼係數背後的秘密?

而在中國,貧富分化的最主要原因卻是由於中共的腐敗治國導致的。

文革十年浩劫之後,中共的「階級鬥爭」路線走到了盡頭,百業凋敝、民不聊生。鄧小平提出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那我們共產黨的子弟為什麼不能先富起來?」共產黨從革命抓權,開始轉向革命抓錢。

於是,為了讓黨的子弟先富起來,中國在八十年代出現了大量官倒、腐敗現象。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必然對應着剩下的一部分人先窮下去。官倒、腐敗導致了農民、工人的生活每況愈下,而這也直接引發了後來的知識分子要求改革、學生遊行示威、以及六四大屠殺

九十年代,到了踏着學生鮮血上台的「腐敗總教練」江澤民執政時期,中共官場的腐敗更是到了猖獗的程度,貪官遍地,中國貧富分化更加嚴重。

特別是1999年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以後,江澤民、曾慶紅等元兇為了自保,將「人人沾血」、「有罪才上位」定為官場用人的潛規則。因此中共官場的「逆淘汰」大行其道:迫害越賣力、越腐敗的官員就越容易得到重用。因此,一大批在中共官場「平步青雲」的人權惡棍,劉京、吳官正賈慶林周永康薄熙來趙樂際李東生令計劃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張越、周本順等等,無一不是家族式巨貪。

這一點,在後來的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期間,得到了證實。習在2015年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公開承認「社會貧富懸殊、嚴重不公、中共官員及家屬不正常暴富」。而王在2015年,多次強調了中國社會不平等問題,並說,如果這個不解決,中國社會無法繼續下去。

有趣的是,2016年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發表了文章《我國當前貧富差距問題與對策》的節選,裏面列出的中國貧富變化的時間點剛好佐證了中共是中國貧富分化的元兇。

文章引用了世界銀行報告顯示,1979年全國城鄉人均收入的基尼係數低於0.3。1988年基尼係數是0.382;1994年是0.434;1997年是0.4577;到了新世紀,超過0.5(2000年保守估計0.5),貧富差異度已非常大了。如果再補充上由中國人民銀行與西南財經大學報告顯示的2010年基尼係數0.61,可以得到以下曲線(圖三)。

圖三:中國基尼係數的走向清晰地記錄了中共對人民犯下的罪惡。

在過去幾年裏,中共高層太子黨家族一如既往地圈錢、圈地、洗錢,各個家族的資產動輒成百上千億元,更甚者其資產需要以兆來計算。比如,「中國第一貪」江澤民家族今年6月份再次被海外各大媒體起底,江家在海內外持有的現金和資產,合計超過5000億美元——超過3兆人民幣!

另一方面,普通民眾在經歷了「中美貿易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重創後,失業率暴增,更大範圍民眾民不聊生。如今的中國,貧富差距之更加懸殊不言而喻。

由於中國很多富人的錢都是靠貪污、受賄、官商勾結等不正當手段得來的,所以中國民眾有比較普遍的仇富心理,以致於中共當局此前通過反腐曾經籠絡了一些人心。

從「中國人權研究會」看中共賊喊捉賊?

上文提到的「美國貧富分化」報告是由中國人權研究會發表的。該研究會是1993年由中共成立,並於1998年設立了「中國人權網」,在2002年創辦了《人權》雜誌。

那麼,中共的人權研究會發表的報告有無公信力?不妨先看看中國的人權狀況如何。

2019年3月1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國務院公佈《2018年人權國別報告》的發佈會上說,中共當局在侵害人權方面「無人可比」。

2019年12月5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中共是地球上最大人權侵害者,我們必須公開點名它。」同一天,佛羅里達共和黨籍的聯邦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表示:「大批中國民眾因信仰和人權問題,被中共拘禁;被拘禁後,中共可能摘取你的器官。」「它們(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環境污染者、人權踐踏者……」

2020年7月15日,蓬佩奧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發表講話表示,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已經惡貫滿盈,中共在侵犯人權上犯下的罪惡是「世紀之污」。

作為世界上頭號人權惡棍,中共卻成立了一個人權研究會,研究起民主國家的人權,並稱「美國的貧富分化將導致美國人權問題日益嚴重」,這是不是又一場「賊喊捉賊」的鬧劇?

中共氣數已盡,施「鬼計」也難挽敗局

作為當今地球上危害人類的最邪惡政權,中共在被聲討追責中已經將它「賊喊捉賊」的鬼計運用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了。

明明自己就個是邪教組織,中共卻成立了一個「反邪教協會」;明明是破壞中華民族傳統的最猖獗者,中共卻自表為中華民族的捍衛者,並拿着「反華勢力」的大帽子隨時給反對它的人扣上;明明是淫亂和黑社會的發源地和靠山,中共卻響噹噹地高喊「掃黃打黑」;明明是中共國爆發的武漢肺炎,它卻說是「美軍帶病毒到武漢」;明明自己利用華為抖音等間諜公司竊取美國的機密,中共卻倒打一耙說美國是「駭客帝國」;明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大人權侵害者,中共卻成立一個人權研究會,反過來攻擊民主國家的人權問題……

如今,作為世界上罕見的貧富分化國家的竊國篡權者,中共又在牆內大肆炒作「美國貧富分化」,無非就是鬼計重演,企圖讓李克強揭露出的「窮困潦倒的廣大民眾們」相信,牆外更加水深火熱,以期達到混淆視聽、轉移公眾視線、逃脫罪責的目的。

然而,氣數已盡的中共的畫皮一戳即破,當它的魔鬼真面目被曝光於世時,只會令民眾更加憤怒和厭惡,而中共必將在可恥中被拋棄、清算、解體。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5/1481167.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